目前日期文章:200811 (5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西村京太郎份屬同一時期的推理作家夏樹靜子,《蒸發》是她早期的作品,以女性做為撰寫題材,書中每位角色的立場都十分詭奇,關係太過複雜,如果對照到現實的人生中,是否活得太辛苦?然而,第一次看見姘夫尋找姘婦的下落,是新奇了些,反而松本清張的《零的焦點》會來得順理成章。說到有婦之夫和有夫之婦搞起不倫戀,現代的社會是司空見慣,第三者理直氣壯地上門理論,更是不在話下,論叫囂謾罵都比元配大聲,錯誤的一方得理不饒人,看不慣這樣的題材,即便是到了水落石出的地步,作者對於角色的安排、人物的設定,讀過的朋友們肯定要引以不齒。(是一本讓人生氣的小說~@@)

  蒸發,從人間蒸發、銷聲匿跡,做為推理小說,想來是兇手刻意讓被害人化為一具不會說話的屍體,消失無蹤了,最重要的,被害人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,斷了音訊,不留下痕跡,作者以此切入小說的核心是一針見血的,主角冬木悟郎和警方分頭進行,找出真相,看似毫無關連的兩樁案件,實際上錯縱複雜,四男三女發展出出難解的不倫戀,珠胎暗結,最終釀成難以收拾的場面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女蔣珊紅,有個怪奇的暱稱「阿狗」,父親出走、母親早逝,陪伴她成長的,是貌合神離的祖父母,還有一段坎坷的童年,取個難聽的小名,閻羅王就越不願意把你捉去,所以你的命越硬(P.17),阿狗是難聽了,人不像人,蔣珊紅的名字卻是花繁似錦,恰好是互補的作用,但,命硬可有否極泰來、撥雲見日的一天?

  28歲的蔣珊紅,年輕,和不計較她的過去的男友朱子,在北京賃屋同居,回溯在石頭鎮的一切,宛若前塵往事,如同前世夙願,滄桑、苦難的靈魂讓她益發地早熟,她和石頭鎮的老老小小一樣,心中的宿命論,濃濃得化不開,尤其是她是個孤兒,心裡渴望著得不到的父愛,看著形同陌路的祖父母,儘管祖輩沒有離婚,祖母像是被休了的棄婦一般,哀怨度日。石頭鎮是窮鄉僻壤,東海的一座孤島,人們以海為天、以魚為食,完全靠老天爺吃飯、媽祖庇蔭,天公若是不作美,島上的漁民便不能出海捕魚,一但能夠出海,也要戰戰兢兢,因為
討海人與閻羅王只隔著三寸船舷板(P.19)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氰酸鉀做為犯罪工具,目前我在推理小說中見到的《無名毒》是第一本,「名偵探柯南」裡,歹徒偏愛這種白色粉末犯案,應該說青山剛昌偏愛這樣的犯罪工具,凸顯歹徒的惡行罪無可逭,服下劇毒的同時散發一股杏仁味,致命的幽香令人不寒而慄(例,第191、219集)。三年前在台中驚爆千面人在提神飲料裡(蠻牛、保力達B)下毒,使用的正是氰化物,猜想和氰酸鉀相去不遠,當時從被害人服下之後,到毒發身亡的時間非常短暫,動畫裡服毒致死的時間更是迅速,慶幸的是之後雖有模仿犯出現,那些不肖之徒很快就被逮捕了,最終千面人只能在牢裡「獨當一面」,對著牆壁「面面相覷」了。(氰酸鉀又有一說是翻譯的誤差,是氰化鉀?)

  那麼,宮部美幸在2006年發表的《無名毒》,書中的兇手和台灣的真實事件裡都是犯下連續殺人的罪行,並且更將毒區分成實體和無形的毒,毒品可以引來大家的恐慌,人心的毒害讓人煩不勝煩,戕害身心的毒物,無形更勝有形,許多的事物也是如斯一般,無形勝有形、無聲勝有聲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輕時候的李昂,剛完成碩士學位和林懷民一起去白先勇的家中作客,當時是1977年,白先勇推薦一本陳定山的《春申舊聞》,當中的一則短篇《詹周氏殺夫》,成了她日後撰寫《殺夫》的靈感來源。《詹周氏殺夫》改寫自上海的真實事件,在當時轟動整個上海,詹周氏把當屠夫的丈夫大卸八塊,這段往事是從白先勇的散文集《第六隻手指》裡看來的,裡頭囊括許多作家的名人軼事,《殺夫》一書裡也有提到,鹿港的施家三姐妹都曾是「現代文學」裡的一員,她們先後在刊物裡投稿,一文定江山,從此也奠定了她們在文壇的地位。

  書名裡帶個「殺」字都是聳動無比,無論是《詹周氏殺夫》還是後起之秀《殺夫》-繼往開來都是為了「殺」字,青出於藍還是那個「殺」字,我也儘可能避開聳動的書名,然而《殺夫》是李昂的成名作,看與不看都是很讓人對此舉棋不定,此外推理小說的書名裡也有許多帶著「殺」字,聳動的書名比比皆是,如果非看不可的話,還是挑一些成名作看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有太多的跌宕起伏,只有喋血的超感官刺激,寫足人性的幽微處、現實面,傑佛瑞.迪佛的《血河變奏》正是如此,光是原文書名當中的「Bloody River」是血流成河,言下之意正是喋血案,配上「Blues」象徵憂鬱,是什麼樣的情節、元素可以將喋血和憂鬱相提並論,挺耐人尋味的。

  約翰.裴倫是個景探,便是從事電影片場探勘的工作,和橫山秀夫的作品《動機》裡的山本洋司一樣,被衰神盯上、附身,不得以犯下殺人的罪行之後,帶著永遠抹不掉的前科四處討生活,知道一個有前科的人的反應大致有兩種,一是排擠、疏遠,一是威脅、利用,儘管自己夢想拍電影,擁有導演的資歷,但也只能淪落到探勘景點的「景探」,原先以為「景探」是作者為偵探裴倫塑造的稱號,才知道裴倫不是偵探,反像是「名偵探柯南」的毛利小五郎一樣,是一塊凶案磁鐵,只要小五郎一出現,就有凶案被吸附過來,因而被他的好友目暮警部訕笑,裴倫就是這麼一位倒楣鬼,更夾在警方和黑道的兩相脅迫,還有突來的美女溫存,吉凶未卜,未來是一片茫茫不可測的迷霧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界各國都有原住民的存在,他們的社會型態可以說是部落,維持在小眾人口的狀態,無法大到成為一個國家,所以,對於台灣的九族(阿美族和卑南族等九大族)和平埔族、中國的苗族和傣族等、紐澳的毛利人和其它人種、北美洲的印第安人、非洲的祖魯人,或漂泊在歐洲各地的吉普賽人,受了生活環境的侷限,和外來其它民族的壓迫,他們的人口始終成長得不夠快速,相形之下,他們只能退居在人煙罕至的山區,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,堅守著傳統的信仰,還有巫術、神靈,這就是他們的一切。

  《笛鸛》就是一本屬於原住民的小說,作者巴代(林二郎)是卑南族人,卑南族的語言和閩南話一樣,遺憾的是沒有屬於自己的文字,很多方言亦是如此,只能仰賴人與人之間的對話,從中辨別聲音、語調,將語言代代相傳,書中的內容其實不多,為了能讓讀者更貼近卑南族的語言,特別用羅馬拼音表示,至於閩南話則用國語的諧音,剩下的就是小說的主文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顧警察和記者的小說一直讓我好奇,題材越少越是能撩弄讀者的好奇心,《動機》是我閱讀橫山秀夫的第五本書,作者的風格沒有太多的變化,透過微量的推理,導出真實的人性、警察和記者的糾葛,以及他們各自在內部應付的人事問題,對工作的向心力、忠誠度,或是一宗犯罪之下,透過警察和記者的介入,延伸媒體和輿論的方向,水可以載舟、亦可覆舟,報導和輿論如同水,當事人便是在水上的那艘船,不堪一擊。

  《動機》收錄四則中、短篇小說,其中以《逆轉之夏》的篇幅最多,佔了全書的一半,四則故事裡環繞著當事人、警察和記者三個角度,藉由一起事件(或案件),探討人性的核心,在三者重重的環繞、壓迫之下,當事人必須亂中生智,從紊亂的思緒理出一個整齊的源頭,做出最恰當的危機處理,否則任憑媒體的炒作,其他人和輿論的眼光相左右,最後的結果一定是為他帶來兩極化,不是大好就是大壞,不一定要大好,博得完美的結局,寧可不要大壞,惹來一身腥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以善小而不為,勿以惡小而為之,是劉備給扶不起的阿斗的遺言,這句話一直到很多年以後才慢慢領悟,看來我也是個扶不起的阿斗了……這段話套用在「堅強淑女偵探社」書系非常貼切,在民風純樸的波札那,犯罪是小之又小、微乎其微,等到看得見功利主義的影子時,人情開始淡薄起來,隱藏在小到迷你的犯罪之下,還有一些令人防不勝防的小惡,讓蘭馬翠姊措手不及。

  被懷疑吃霸王餐、家中遭小偷、箱型車被偷、學徒查理高攀貴婦人吃軟飯、負氣離職等瑣碎的事讓蘭馬翠姊既哭笑不得,又是心煩意亂,就連查理有了錢也開始在蘭馬翠姊他們面前招搖、擺闊,擺起現實的嘴臉,她嘆息純樸的民風離波札那漸行漸遠,保持著善良,又固守著赤子之心的人,恐怕就要變成蘭馬翠姊夫婦、馬庫琪小姐幾位了,他們一面應付層出不窮的事,在獨善其身之餘,一面也抱著希望,尋找和他們一樣善良的好人出現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  女蔣珊紅,有個怪奇的暱稱「阿狗」,父親出走、母親早逝,陪伴她成長的,是貌合神離的祖父母,還有一段坎坷的童年,取個難聽的小名,閻羅王就越不願意把你捉去,所以你的命越硬(P.17),阿狗是難聽了,人不像人,蔣珊紅的名字卻是花繁似錦,恰好是互補的作用,但,命硬可有否極泰來、撥雲見日的一天?

  28歲的蔣珊紅,年輕,和不計較她的過去的男友朱子,在北京賃屋同居,回溯在石頭鎮的一切,宛若前塵往事,如同前世夙願,滄桑、苦難的靈魂讓她益發地早熟,她和石頭鎮的老老小小一樣,心中的宿命論,濃濃得化不開,尤其是她是個孤兒,心裡渴望著得不到的父愛,看著形同陌路的祖父母,儘管祖輩沒有離婚,祖母像是被休了的棄婦一般,哀怨度日。石頭鎮是窮鄉僻壤,東海的一座孤島,人們以海為天、以魚為食,完全靠老天爺吃飯、媽祖庇蔭,天公若是不作美,島上的漁民便不能出海捕魚,一但能夠出海,也要戰戰兢兢,因為
討海人與閻羅王只隔著三寸船舷板(P.19)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書本介紹得知,連城三紀彥(Renjo Mikihiko)是一位跨推理與愛情小說的雙棲作家,這樣說意味了他是一位通才,《情書》是一本愛情短篇小說集,收錄五則短篇小說,日本是個怪奇的國度,光是小說的性質(種類)千奇百怪,文學反映時代,越是承平的年代,晦暗、怪奇的小說越是走在暴增的狀態,《情書》雖是愛情小說,裡面的愛情可謂是五花八門,讀來荒謬、怪誕,雖說天下之大,無奇不有,小說裡的愛情,發生的機率微乎其微,整體說來似乎比較貼近「Made In RM」呢。

  怎麼個五花八門法呢?桐野夏生的
《柔嫩的臉頰》,筆下的佳須美,彷彿是武則天再世,四處臨幸男人已經是荒唐無比,在《情書》裡,刻劃了五種不同的愛情,有的是習慣性出走愛情、有的是移情作用產生的愛情、有的是一夜情、有的是不倫戀、有的是婚外情,這樣的愛情仔細探究之下是少有的,遇上了可能是千分之一、萬分之一的難得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不喜歡壁虎的朋友們,慎入~
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夠安穩的愛情,不分男女,對誰來說都讓人七上八下,和不婚族的男性交往,彷彿就是收到一張空頭支票、對婚姻沒有把握而有恐懼的人,另一半亦會因為他格外辛苦,兩種情形算不算是愛情地雷?《還好沒有愛得那麼深》裡的男士中島洋太郎、上條康夫給了女性高澤夏美、伊藤和可子不夠安穩的愛情,愛得太深和愛得太少始終是天壤之別,一但愛情產生裂痕,受傷最多的也是愛得多的那一人。

  離過一次婚的洋太郎並不打算再跳進愛情的墳墓裡,面對他眼前新的女伴夏美、廣瀨麻美,他寧可選擇逢場作戲,當個花花公子對他才是沒有損失,夏美和麻美完全不清楚洋太郎對婚姻的想法,她們都認定愛情的終點就是婚姻,夏美並沒有把死黨和可子的話聽進去,可能愛情的當下,夏美當局者迷,以致於麻美出現的時候,她才知道自己已經被洋太郎判出局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輕時候的李昂,剛完成碩士學位和林懷民一起去白先勇的家中作客,當時是1977年,白先勇推薦一本陳定山的《春申舊聞》,當中的一則短篇《詹周氏殺夫》,成了她日後撰寫《殺夫》的靈感來源。《詹周氏殺夫》改寫自上海的真實事件,在當時轟動整個上海,詹周氏把當屠夫的丈夫大卸八塊,這段往事是從白先勇的散文集《第六隻手指》裡看來的,裡頭囊括許多作家的名人軼事,《殺夫》一書裡也有提到,鹿港的施家三姐妹都曾是「現代文學」裡的一員,她們先後在刊物裡投稿,一文定江山,從此也奠定了她們在文壇的地位。

  書名裡帶個「殺」字都是聳動無比,無論是《詹周氏殺夫》還是後起之秀《殺夫》-繼往開來都是為了「殺」字,青出於藍還是那個「殺」字,我也儘可能避開聳動的書名,然而《殺夫》是李昂的成名作,看與不看都是很讓人對此舉棋不定,此外推理小說的書名裡也有許多帶著「殺」字,聳動的書名比比皆是,如果非看不可的話,還是挑一些成名作看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作家辻仁成擁有多重身份,小說、詩集、音樂和電影等多元化的創作令他聲名大噪,同時活躍在文壇和演藝圈的雙棲作家委實不多,尤其他獲獎之多,顯得雙棲作家的彌足珍貴。

  曾經看過友台比喻《再見,總有一天》類似張愛玲的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,我深有同感,張愛玲筆下的振保,也就是本書中的「模範青年」東垣內豐一生最愛兩個女人,一位是聖潔的妻子光子,一個是熱烈的情婦真中沓子,張愛玲的文字說得實在,不只是振保,或是東垣內豐,每個人的心裡都同時存在著一紅一白的玫瑰花,聖潔和熱烈若能合而為一,對於男人,此生定當沒有遺憾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界各國都有原住民的存在,他們的社會型態可以說是部落,維持在小眾人口的狀態,無法大到成為一個國家,所以,對於台灣的九族(阿美族和卑南族等九大族)和平埔族、中國的苗族和傣族等、紐澳的毛利人和其它人種、北美洲的印第安人、非洲的祖魯人,或漂泊在歐洲各地的吉普賽人,受了生活環境的侷限,和外來其它民族的壓迫,他們的人口始終成長得不夠快速,相形之下,他們只能退居在人煙罕至的山區,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,堅守著傳統的信仰,還有巫術、神靈,這就是他們的一切。

  《笛鸛》就是一本屬於原住民的小說,作者巴代(林二郎)是卑南族人,卑南族的語言和閩南話一樣,遺憾的是沒有屬於自己的文字,很多方言亦是如此,只能仰賴人與人之間的對話,從中辨別聲音、語調,將語言代代相傳,書中的內容其實不多,為了能讓讀者更貼近卑南族的語言,特別用羅馬拼音表示,至於閩南話則用國語的諧音,剩下的就是小說的主文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年,我們愛得閃閃發亮,在星輝斑斕處,江國香織擅長寫出愛情多樣的面貌,《愛我請告訴我》詮釋同性戀,以及異性戀女子介入,看似擦槍走火,實際上是漸入佳境,他們的長輩常常為他們擔憂,說穿了便是急死太監的那一方。

  岸田睦月是位醫生,醫院裡許多同僚和他一樣都是同志,他有位嗜酒成癮的翻譯家妻子笑子,情緒經常失控,比起菲立普.狄雍筆下
《巴黎野玫瑰》裡的貝蒂遜色了些,此外他真正的親密愛人才是紺,三人行必有弔詭之處,相愛的戀人的「另一半」突然以合法的身份介入,究竟笑子是第三者,還是紺?此刻似乎開始模糊了起來,李安的電影「喜宴」是假結婚,睦月和笑子是真結婚,但他們的情形雖然有「利害」關係,又不如莎拉.杜南特撰寫的《維納斯的誕生》裡的阿蕾桑德拉的婚姻悲慘。新婚燕爾,不是愛到濃烈處,睦月和笑子十分瞭解彼此的情況,他們的相處如同朋友一樣自然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以善小而不為,勿以惡小而為之,是劉備給扶不起的阿斗的遺言,這句話一直到很多年以後才慢慢領悟,看來我也是個扶不起的阿斗了……這段話套用在「堅強淑女偵探社」書系非常貼切,在民風純樸的波札那,犯罪是小之又小、微乎其微,等到看得見功利主義的影子時,人情開始淡薄起來,隱藏在小到迷你的犯罪之下,還有一些令人防不勝防的小惡,讓蘭馬翠姊措手不及。

  被懷疑吃霸王餐、家中遭小偷、箱型車被偷、學徒查理高攀貴婦人吃軟飯、負氣離職等瑣碎的事讓蘭馬翠姊既哭笑不得,又是心煩意亂,就連查理有了錢也開始在蘭馬翠姊他們面前招搖、擺闊,擺起現實的嘴臉,她嘆息純樸的民風離波札那漸行漸遠,保持著善良,又固守著赤子之心的人,恐怕就要變成蘭馬翠姊夫婦、馬庫琪小姐幾位了,他們一面應付層出不窮的事,在獨善其身之餘,一面也抱著希望,尋找和他們一樣善良的好人出現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直木獎評審委員之一,也是人氣女作家林真理子,以「骨髄バンクに『受刑者が骨髄移植のドナーになることができるかどうか』問い合わせたところ」和「は現実味に欠けると」(欠缺真實性)為由並召開記者會陳明,刷掉了橫山秀夫的鉅著《半自白》的獲獎機會,一如推理小說中強調的結局意外性,當屆入圍作品虎視眈眈之下,第128屆當屆得主從缺了,基於評審會錯意誤解小說的意思、捍衛作家的尊嚴,還有讀者對他的支持,橫山秀夫認為這個理由侮辱了讀者,夠性格地動輒發表了「與直木賞訣別宣言」,雖看不見宣言的全文,但對於阿茲海默症和骨髓捐贈等事,橫山秀夫在書中表明他對人性與罕見疾病的關懷,入世的精神,「欠缺真實性」的評斷形同是莫須有、極度荒謬的了。

  節錄維基百科裡橫山秀夫在日文版的簡介-『半落ち』は現実味に欠けると批判され落選した。また本作が数々の賞を受賞したことに対して、選考委員・林真理子が講評の記者会見で「欠陥に気づかず賞を与えた業界も悪い」とミステリー業界を批判し、のちに雑誌で「欠陥があるのに売れ続けるなんて、読者と作者は違うということ」と読者をも批判した。目黒考二は選考委員を非難し、「直木賞にそこまで権威があるのか」と論議が起こる。横山はミステリー作家たちだけでなく読者までもが侮辱されたと反論し、直木賞と訣別宣言をする。後日欠陥と指摘された事項について、この作品の場合必ずしも当てはまらないことが判った。看不懂假名,從漢字片面的瞭解,可以略知讀者大眾對於這次「橫山事件」的反應,支持橫山秀夫的讀者還是很多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次翻閱《奔跑的記憶》時,很難以想像為了尋找失落以久的親人,毫不考慮,不惜跳上自己的單車,橫越整個美國,直奔東太平洋的彼端,他既有「阿甘正傳」裡的傻勁,勇往直前,也有「練習曲」裡的執著,還有林義傑徒步橫越撒哈拉沙漠的壯舉,守住夢想,為了愛,讓他決心不計一切地向前衝。

  「我就是這樣愛你,鉤子。我愛你,勝過世界上任何其他東西。就連我發瘋的時候,我都會想著你的好,希望好事會發生在你身上。還記得你怎麼找我嗎?還記得你是怎麼在水塔底下找到我,讓我騎著你的腳踏車回家,你跟在一邊跑嗎?所以我才擔心。我擔心你已經停下來,不跑了,我不要你這樣。我要你一直跑。我要你記得,繼續跑下去。」(P.290)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夠安穩的愛情,不分男女,對誰來說都讓人七上八下,和不婚族的男性交往,彷彿就是收到一張空頭支票、對婚姻沒有把握而有恐懼的人,另一半亦會因為他格外辛苦,兩種情形算不算是愛情地雷?《還好沒有愛得那麼深》裡的男士中島洋太郎、上條康夫給了女性高澤夏美、伊藤和可子不夠安穩的愛情,愛得太深和愛得太少始終是天壤之別,一但愛情產生裂痕,受傷最多的也是愛得多的那一人。

  離過一次婚的洋太郎並不打算再跳進愛情的墳墓裡,面對他眼前新的女伴夏美、廣瀨麻美,他寧可選擇逢場作戲,當個花花公子對他才是沒有損失,夏美和麻美完全不清楚洋太郎對婚姻的想法,她們都認定愛情的終點就是婚姻,夏美並沒有把死黨和可子的話聽進去,可能愛情的當下,夏美當局者迷,以致於麻美出現的時候,她才知道自己已經被洋太郎判出局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