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907 (60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本知名小說家栗本薰(1953-2009),本名中島梓(一說是本名今岡純代,舊姓山田),在今年5月26日因為罹患胰臟癌辭世,享年56歲,自從去年底她經過醫院精密的儀器檢查,診斷出胰臟癌末期,旋即進行手術矯正,或者還能擁有五年或以上的壽命,可能因為是末期的緣故,為時已晚,亡羊補牢,阻止不了癌細胞擴散,對她的病情還是回天乏術。在她生前,寫作多元化,並且積極參與文化交流的活動,從栗本薰的簡介查看,她的身份和她的作品種類幾乎是相當的。

  早期在日本想要成為小說家,必須擁有傲人的學歷,如早稻田大學、東京帝大(東京大學),所以北村薰、折原一等人都是出身於早稻田,之後破除了這項規定,沒有學歷的限制,日本文學仍然大放異彩,深深地擄獲讀者的焦點。栗本薰的寫作多元化,她是推理小說家,也是評論家,也寫過劇本,其餘青春、風俗、傳奇、時代、耽美等小說,她亦涉獵其中,小說在她的筆下多彩多姿,五花八門,《屬於我們的時代》(皇冠版)是一本兼具青春色彩的推理小說,是栗本薰獲得江戶川亂步獎的得獎之作,最新的版本《我們的無可救藥》近日由臉譜出版社出版,恰好是作者辭世不久,這樣一位多才多藝的作家,寫作伸向多個觸角,長袖善舞,自然成為當代日本推理文壇的巨匠之一。(不大懂得「耽美小說」的意思,應該是愛情小說的一種吧?)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  一次讀到以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(Elizabeth II.1926-?)做為主角的小說,「非普通讀者」除了女王,只有大人物才能勝任如此的頭銜,英國、英國聯邦和其它15個國家奉她為女王,不過,真正的女王是否如《非普通讀者》一樣,真是耐人尋味,自從二次大戰之後,來自英國的新聞實在少之又少,即便是查爾斯王子和黛安娜王妃之間的糾葛,早已塵埃落定,那麼,還有什麼可以「炒作」的呢?讓女王靜下心來讀一本書,洗滌一下由繁瑣的事務所擾亂的心靈,不也很好?

  女王處處想要表現的,其實就是做自己而已,然而她畢竟是一國之王,白金漢宮的當家主人,她得對國家負責,在國際之間扮演好女王的角色,雖然政事大都由首相負責。女王改變了自己的習慣,找到了真正的興趣,卻把皇宮裡身邊的人搞到雞飛狗跳,大家非得和她一塊兒讀書,才能知道她在想什麼,至於她的貼身侍從更加忙亂了,忙到不可開交的同時,彷彿連宮裡的規矩也要跟著變動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國推理小說新秀茹絲.紐曼的《扭曲的翅膀》,寫一位童年飽受父親家暴的凌虐的女孩,其中性侵害,動輒到全武行的演出,過去的景象慘不忍睹,長大後在校園裡又受到校園謀殺案的波及,她做偽證,也替人扛罪,倒楣到無以復加,理察.貝爾醫師撰寫的《我遺失的時間》,他將診斷筆記,以小說的型式寫成,故事裡的凱倫,如同《扭曲的翅膀》用了顯微鏡放大數倍,深刻的描摹,對一位家暴的受害者寫到入木三分,除了嘆息,似乎只能為她抱不平。

  理察.貝爾醫師是一位精神病權威,行醫30年,具有雄厚的醫學資歷,他擁有伊利諾州立大學的精神病學醫學博士學位,以及西北大學創作碩士學位,既能行醫,也能創作,實力堅強,臨床經驗豐富,從《我遺失的時間》可以證實到這一點,在書中隨時可以見到的,是他在臨床診斷所做的筆記,一個人可以分裂成17種不同的人格,比起史蒂芬.金的「黑塔」系列作裡,具有雙重人格的蘇珊娜要來得強,多種人格在一個人的體內進行八國聯軍式的肆虐,會不會讓那個人失去自我,迷失了自己?我想是會的,說不定在生活的重重壓迫之下,還能藉此痲痺自己呢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同《小婦人》一樣的四仙女,伊莉莎白.諾柏以四姐妹-莉莎、珍妮佛、艾曼達和漢娜,織就了《來不及告訴女兒的事》,她們的媽媽芭芭拉死在癌的魔爪底下,四姐妹四種不同的性格,年齡差距懸殊,有三十出頭的,也有才剛踏入青春期的,做媽媽的想必是忙翻天,然而,癌症決定什麼時候帶誰走,沒有人可以阻止,於是,這位媽媽選擇寫下一封又一封的家書,留給她最愛的女兒們。

  能夠為女兒寫出許多家書,想必是一位非常有耐性、有愛心的媽媽,芭芭拉是個有心人,心細如髮,記憶超強,儘管四個女兒的年齡差距很大,如她的信上寫著-我竟然能在四十五歲的高齡懷了妳,還平安生下妳。(P.40)芭芭拉老蚌生珠,步入中年再得一女,雖然她癌症過世,倒也不是年紀輕輕蒙主寵召,到蘇州賣鴨蛋去了,而是以一個甲子的年紀離世,為人父母的過世了,心中仍然會牽掛自己的家人,尤其芭芭拉和女兒們互動良好,如同Lily Franky的《東京鐵塔》裡的老媽,希望死後還能繼續守護著孩子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於遺產題材方面的推理小說,實在不勝枚舉,族繁不及備載,從雷金納.希爾的《兒戲》、島田莊司的《斜屋犯罪》、約翰.狄克森.卡爾的《歪曲的樞紐》和《女巫角》等書,可以窺見幾位推理小說家在這方面的運用,真假繼承人、產權糾紛、謀財奪命……,在日本,還多了收養子女,即使不是親生子女,只要對方同意被收養,改成養父母的姓氏,一樣享有繼承的權利,山崎洋子的《幽靈飯店》便是假繼承真殺人的意圖,故事中的女主角美次,險些成為對方設下的甕中之鱉,一位城府深的老太太,看似行動不便,實際上,她暗中設下圈套,請君入甕,不知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哩。

  山崎洋子出生在京都,定居在橫濱,作品中許多不難看見以橫濱為舞台的題材,橫濱是她的第二個家,她的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品《花園迷宮》,之前讀過的《橫濱神祕骨牌》,《幽靈飯店》也是,還有其它數本,礙於作者的中譯本不多,大都已經絕版,實在無從提起,情節中的橫濱,一景一物,都是鉅細靡遺,同時,和《橫濱神祕骨牌》相仿的是,故事的場景當中,穿梭的不只日本人,還有其它有色人種,基於「幽靈飯店」歷史悠久,更有了租賃的性質,以致於龍蛇雜處,相當複雜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  港作家鍾曉陽,在18歲那年寫下轟動兩岸的處女作《停車暫借問》,2001年拍成電影,由劉德凱執導,周迅飾演趙寧靜,張信哲演出林爽然,戰亂下的東北動盪不安,人心惶惶,作者寫出滿漢女子趙寧靜的一生,兩段刻骨銘心的感情,死生契闊-先是和日本青年吉田千重相戀,礙於國仇家恨,只得忍痛分開,之後和遠房表哥林爽然意外重逢,表兄妹看起來是兩小無猜,打打鬧鬧之間,在亂世的東北寫下了另一頁的風花雪月,愛情有時堅不可摧,有時又吹彈可破,這段感情命運般地烙印在寧靜心中,哪怕是屋外砲聲隆隆,滄海桑田,表哥永遠是寧靜一生的最愛。

  鍾曉陽生在廣州,在香港長大,最後在美國完成大學的學業,她在人生的每個階段,總在不同的地方(城市)度過,如今在澳洲定居,她「漂泊成性」,主要是因為戰亂,另一方面,鍾曉陽也和書中的女主角趙寧靜如出一轍,是個滿漢混血女子,媽媽是滿人,爸爸是印尼華僑,兩人就在瀋陽邂逅,一路向南走,離開位在長城外的母系家鄉東北,來到
香港這個四季如春的英國殖民地。(P.252)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書寫女性紊亂的情感關係為主,夏樹靜子的悲劇三大小說-《W的悲劇》、《M的悲劇》和《C的悲劇》,繼《W的悲劇》之後,描述女性為主的悲劇與黯淡,《M的悲劇》則是書寫男性,「W」和「M」代表的意義有些相似,「M」除了男人「Men」,也是「Mist」(霧),也是真淵的羅馬拼音,讀過《W的悲劇》的朋友們便能明白作者在其中的意思,在海霧迷濛中走出來,有點謎樣的男人中澤弘一(清川徹)於焉出現,他是早奈美的丈夫真淵洋造新收的徒弟。

  《M的悲劇》是作者寫完《W的悲劇》之後,到北海道旅行時構思的小說,《M的悲劇》的故事舞台正是落在北海道幾個重點城市裡,牽扯的人性成份不夠多,而是以三位主角及其身邊的人,所產生的糾葛釀成的悲劇,仔細一看,環繞在真淵和中澤兩人的悲劇其實沒有太嚴重,但我不能理解,一個人為了其所犯下的過錯,產生的彌補或贖罪的行為(心理),可以不惜將自己的枕邊人一併奉送,實在沒這個必要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  本知名小說家栗本薰(1953-2009),本名中島梓(一說是本名今岡純代,舊姓山田),在今年5月26日因為罹患胰臟癌辭世,享年56歲,自從去年底她經過醫院精密的儀器檢查,診斷出胰臟癌末期,旋即進行手術矯正,或者還能擁有五年或以上的壽命,可能因為是末期的緣故,為時已晚,亡羊補牢,阻止不了癌細胞擴散,對她的病情還是回天乏術。在她生前,寫作多元化,並且積極參與文化交流的活動,從栗本薰的簡介查看,她的身份和她的作品種類幾乎是相當的。

  早期在日本想要成為小說家,必須擁有傲人的學歷,如早稻田大學、東京帝大(東京大學),所以北村薰、折原一等人都是出身於早稻田,之後破除了這項規定,沒有學歷的限制,日本文學仍然大放異彩,深深地擄獲讀者的焦點。栗本薰的寫作多元化,她是推理小說家,也是評論家,也寫過劇本,其餘青春、風俗、傳奇、時代、耽美等小說,她亦涉獵其中,小說在她的筆下多彩多姿,五花八門,《屬於我們的時代》(皇冠版)是一本兼具青春色彩的推理小說,是栗本薰獲得江戶川亂步獎的得獎之作,最新的版本《我們的無可救藥》近日由臉譜出版社出版,恰好是作者辭世不久,這樣一位多才多藝的作家,寫作伸向多個觸角,長袖善舞,自然成為當代日本推理文壇的巨匠之一。(不大懂得「耽美小說」的意思,應該是愛情小說的一種吧?)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一次讀到以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(Elizabeth II.1926-?)做為主角的小說,「非普通讀者」除了女王,只有大人物才能勝任如此的頭銜,英國、英國聯邦和其它15個國家奉她為女王,不過,真正的女王是否如《非普通讀者》一樣,真是耐人尋味,自從二次大戰之後,來自英國的新聞實在少之又少,即便是查爾斯王子和黛安娜王妃之間的糾葛,早已塵埃落定,那麼,還有什麼可以「炒作」的呢?讓女王靜下心來讀一本書,洗滌一下由繁瑣的事務所擾亂的心靈,不也很好?

  女王處處想要表現的,其實就是做自己而已,然而她畢竟是一國之王,白金漢宮的當家主人,她得對國家負責,在國際之間扮演好女王的角色,雖然政事大都由首相負責。女王改變了自己的習慣,找到了真正的興趣,卻把皇宮裡身邊的人搞到雞飛狗跳,大家非得和她一塊兒讀書,才能知道她在想什麼,至於她的貼身侍從更加忙亂了,忙到不可開交的同時,彷彿連宮裡的規矩也要跟著變動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日推理小說功臣 傅博寫傳奇
2009-05-25 中國時報 【邱祖胤/專訪】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爾蘭驚悚推理作家約翰.康納利的「菜鳥派克」系列終於來到了第四集-《蒼白冥途》,可喜可賀的是,查理.派克梅開二度,還準備再當爸爸,他的新歡瑞秋大腹便便,準備待產,此刻派克接到一個新的任務,他不能陪在新婚妻子的身邊,只能踏上旅程展開調查。《蒼白冥途》的靈感主要來自T. S.艾略特的長詩〈荒原〉中代表的隱喻,書中也有位同名主角是律師艾略特.諾頓,正是派克的委託人,黑人靈歌當亦有「蒼白冥途」的句子,它更藉由故事中的人物口中說出這條理應不存在的一條路的意涵。

  許多作家筆下的偵探,素行不良的比比皆是,或是一副怪脾氣讓人難以親近,派克沒有不良嗜好,也沒有怪怪的性格,但他和李查德的傑克.李奇一樣都是不幸的人,兩人「各有千秋」,背景相當,唯獨在年齡上有些差距,李奇沒有家累,孑然一身,但派克的妻女慘遭剝皮凌虐致死(還被兇手做成人皮面具收藏),所以,派克背負妻女的慘死,不共戴天,心裡念念不忘,和瑞秋一起追憶亡者,瑞秋是一位具有無限包容心的女子,不和派克的亡妻爭風吃醋,還和派克一起緬懷她們,因為,和死人一爭高下的大有人在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於遺產題材方面的推理小說,實在不勝枚舉,族繁不及備載,從雷金納.希爾的《兒戲》、島田莊司的《斜屋犯罪》、約翰.狄克森.卡爾的《歪曲的樞紐》和《女巫角》等書,可以窺見幾位推理小說家在這方面的運用,真假繼承人、產權糾紛、謀財奪命……,在日本,還多了收養子女,即使不是親生子女,只要對方同意被收養,改成養父母的姓氏,一樣享有繼承的權利,山崎洋子的《幽靈飯店》便是假繼承真殺人的意圖,故事中的女主角美次,險些成為對方設下的甕中之鱉,一位城府深的老太太,看似行動不便,實際上,她暗中設下圈套,請君入甕,不知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哩。

  山崎洋子出生在京都,定居在橫濱,作品中許多不難看見以橫濱為舞台的題材,橫濱是她的第二個家,她的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品《花園迷宮》,之前讀過的《橫濱神祕骨牌》,《幽靈飯店》也是,還有其它數本,礙於作者的中譯本不多,大都已經絕版,實在無從提起,情節中的橫濱,一景一物,都是鉅細靡遺,同時,和《橫濱神祕骨牌》相仿的是,故事的場景當中,穿梭的不只日本人,還有其它有色人種,基於「幽靈飯店」歷史悠久,更有了租賃的性質,以致於龍蛇雜處,相當複雜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看之下,《哭泣的樹》如同《來不及穿的8號鞋》一樣,都是為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至慟書寫,讀完全書,它不只書寫身為父母心中的傷痛,還是它的番外篇,奧勒岡小鎮的史丹利副警長夫婦-奈特與艾琳,從他們沉浸在悲傷裡開始,槁木死灰,每天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,逐漸調整自己的步調之後,一個選擇原諒,一個繼續怨懟,很訝異的是,一個懷胎十月把孩子辛苦生下來的母親,竟會跳出心靈的枷鎖,勇敢地走出來,她以一種悲天憫人的胸懷,願意寬容殺害自己孩子的兇手,更站在兇手的立場為他仗義執言呢。

  故事從殺人兇手執行死刑的那一天開始說起,之後立刻回溯到19年前,艾琳和她的一雙兒女-薛普和布麗絲快樂的生活,唯美、甜蜜的畫面和之後的情景形成天壤之別,快樂的家庭生活羨煞每一個人,你我都徜徉在其中過。變調的日子就在奈特決定搬家之後,最怪奇的事情是,史丹利一家沒有鎖門的習慣,現成的「大同世界」戶外而不閉竟然出現了,諷刺這個短暫的景象的,兇手丹尼爾.羅賓潛入家中槍殺了薛普,讓他一命嗚呼,丹尼爾旋即鋃鐺入獄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  書寫女性紊亂的情感關係為主,夏樹靜子的悲劇三大小說-《W的悲劇》、《M的悲劇》和《C的悲劇》,繼《W的悲劇》之後,描述女性為主的悲劇與黯淡,《M的悲劇》則是書寫男性,「W」和「M」代表的意義有些相似,「M」除了男人「Men」,也是「Mist」(霧),也是真淵的羅馬拼音,讀過《W的悲劇》的朋友們便能明白作者在其中的意思,在海霧迷濛中走出來,有點謎樣的男人中澤弘一(清川徹)於焉出現,他是早奈美的丈夫真淵洋造新收的徒弟。

  《M的悲劇》是作者寫完《W的悲劇》之後,到北海道旅行時構思的小說,《M的悲劇》的故事舞台正是落在北海道幾個重點城市裡,牽扯的人性成份不夠多,而是以三位主角及其身邊的人,所產生的糾葛釀成的悲劇,仔細一看,環繞在真淵和中澤兩人的悲劇其實沒有太嚴重,但我不能理解,一個人為了其所犯下的過錯,產生的彌補或贖罪的行為(心理),可以不惜將自己的枕邊人一併奉送,實在沒這個必要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顧日本本格推理凶宅當中,島田莊司《斜屋犯罪》裡的流冰館,堪稱是凶宅的鼻祖,舉凡暴風雪山莊,孤島山莊等等,因本書長紅、於本書濫觴,推理作家既晴在導讀文當中,列舉了多位作家的仿作,有的和《斜屋犯罪》平分秋色,不分軒輊,有的青出於藍,勝於藍,一棟棟造型特殊的凶宅,可謂是推理建築的美學,足以做為密室犯罪,以及連續殺人的詭計,或者安排其它道具、解謎過程的技巧,正因如此,許多本格推理作家對它愛不釋手,促成了他們一寫再寫的誘因。

  那麼,既晴也說得絕妙的在於,多位本格推理作家紛紛起而效尤的,那便是「島田莊司現象」,這種「現象」帶給推理界的震撼,正是一種風潮、流行,而島田莊司本人忠於本格推理,關注推理小說,不僅只於寫小說而已,推動本格推理蓬勃發展,他也鼓勵後起之秀,尤其關切台灣地區,這正是「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」的緣起,同時也在在證明,島田莊司對本格推理的貢獻,無可計量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日推理小說功臣 傅博寫傳奇
2009-05-25 中國時報 【邱祖胤/專訪】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川博子擅長描寫妓院和劇場的題材,她的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的作品《吃人劇場》當中,三則短篇小說裡都是以劇場為題,皆川博子曾經多次獲獎,也有兩次入圍直木獎的經歷,她的直木獎得獎作品《戀紅》,是一本以妓院的背景為主,劇場描述做為輔助的小說,一位從小在妓院長大的少女,看盡了歡場生活,心中萌生厭倦的念頭,最後和一位演員私奔,過著自己一心嚮往的生活。

  
在熱鬧地方走失的孩子,會給可怕的男人抓去,賣到可怕的地方,尤其是妓院。(P.3)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爾蘭驚悚推理作家約翰.康納利的「菜鳥派克」系列終於來到了第四集-《蒼白冥途》,可喜可賀的是,查理.派克梅開二度,還準備再當爸爸,他的新歡瑞秋大腹便便,準備待產,此刻派克接到一個新的任務,他不能陪在新婚妻子的身邊,只能踏上旅程展開調查。《蒼白冥途》的靈感主要來自T. S.艾略特的長詩〈荒原〉中代表的隱喻,書中也有位同名主角是律師艾略特.諾頓,正是派克的委託人,黑人靈歌當亦有「蒼白冥途」的句子,它更藉由故事中的人物口中說出這條理應不存在的一條路的意涵。

  許多作家筆下的偵探,素行不良的比比皆是,或是一副怪脾氣讓人難以親近,派克沒有不良嗜好,也沒有怪怪的性格,但他和李查德的傑克.李奇一樣都是不幸的人,兩人「各有千秋」,背景相當,唯獨在年齡上有些差距,李奇沒有家累,孑然一身,但派克的妻女慘遭剝皮凌虐致死(還被兇手做成人皮面具收藏),所以,派克背負妻女的慘死,不共戴天,心裡念念不忘,和瑞秋一起追憶亡者,瑞秋是一位具有無限包容心的女子,不和派克的亡妻爭風吃醋,還和派克一起緬懷她們,因為,和死人一爭高下的大有人在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莉.海金斯.克拉克,是美籍愛爾蘭裔,擅長撰寫懸疑小說,在美國享有懸疑天后的美稱,她的女兒卡蘿.海金斯.克拉克(Carol Higgins Clark)也是懸疑小說家,母女倆有時會共同撰寫小說,目前已經出了四本,很顯然卡蘿打算繼承母親的衣缽。

  瑪莉.海金斯.克拉克的筆下有多位女性,在故事中艱困登場,憑著內心的自覺性逐漸堅強起來,克服(命案)意外帶來的困境,《睡吧,我的美人》正是其中之一。早期台灣的書市已經引進她部份的作品,可惜大都絕版,目前高寶書版計劃性出版瑪莉的作品,從前年開始,出版得頻繁起來,最近的一本是
《不要再來找我》,我個人很榮幸可以一路閱讀到《睡吧,我的美人》,目前餘下《詭屋》和《不要再來找我》兩本,如能再找齊先前絕版的小說,就能徹底接觸瑪莉所有的中譯本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看之下,《哭泣的樹》如同《來不及穿的8號鞋》一樣,都是為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至慟書寫,讀完全書,它不只書寫身為父母心中的傷痛,還是它的番外篇,奧勒岡小鎮的史丹利副警長夫婦-奈特與艾琳,從他們沉浸在悲傷裡開始,槁木死灰,每天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,逐漸調整自己的步調之後,一個選擇原諒,一個繼續怨懟,很訝異的是,一個懷胎十月把孩子辛苦生下來的母親,竟會跳出心靈的枷鎖,勇敢地走出來,她以一種悲天憫人的胸懷,願意寬容殺害自己孩子的兇手,更站在兇手的立場為他仗義執言呢。

  故事從殺人兇手執行死刑的那一天開始說起,之後立刻回溯到19年前,艾琳和她的一雙兒女-薛普和布麗絲快樂的生活,唯美、甜蜜的畫面和之後的情景形成天壤之別,快樂的家庭生活羨煞每一個人,你我都徜徉在其中過。變調的日子就在奈特決定搬家之後,最怪奇的事情是,史丹利一家沒有鎖門的習慣,現成的「大同世界」戶外而不閉竟然出現了,諷刺這個短暫的景象的,兇手丹尼爾.羅賓潛入家中槍殺了薛普,讓他一命嗚呼,丹尼爾旋即鋃鐺入獄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