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001 (6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棒兄弟象的假球案自去年(2009)爆發至今,只見被約談的球員如滾雪球地增加,目前象隊計有23人涉案,此外尚有其它隊的球員一併參與,如今假球案風波籠罩整個職棒,一片黑壓壓的愁雲慘霧化也化不開。假球案不只去年爆發的這一起,據悉早在數年前便是不斷地有傳聞,關於黑道介入,指使球員打球等層出不窮,那麼日本暗黑小說名家馳星周的《夜光虫》,便是以台灣職棒為題,1998年在日本出版,道出一位職棒投手加倉昭彥從日本飄洋過海來台,求發展的同時,為微薄的收入疲於奔命,奉獻自己的體力還得仰人鼻息,箇中的辛酸與無奈,真是無語問蒼天。

  加倉的過去並不如意,成長的路途一路走來,備極艱困,尚得獨自承受父母離異,和弟弟分離的痛楚與孤寂,說穿了,加倉孑然一身,平時充當好友張俊郎的電燈泡,大的發亮,內心裡卻傾慕好友的妻子宋麗芬已久,三人儼然存在著一種亦真亦假的三角戀情,故事的開場,落在加倉和俊郎受到黑道的恫嚇之上,「下一場球賽你們要輸球,贏了的話就得死。」(P.14),唯在俊郎報警之後,那萬劫不復的噩運就此向他們報到,並與之形影不離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坂幸太郎的小說泰半富有寓意,讀來具有截然不同的況味,題材新穎,從書名難以判斷作者意欲詮釋的內容,文字間流露幾許晦暗的成份,但在另一方面,主角的心態能帶給讀者光明、向上的感受,時而具有療癒的作用,又令推理與娛樂兩者並濟,充份展現出奇想的境地,在日本文壇獨樹一格。

  《蚱蜢》成書於2004年,伊坂幸太郎在此以昆蟲的變化,猶如螞蟻和蚱蜢(蝗蟲),隱喻工商社會人們為求生計,萬頭攢動的景象,尤其是交通時間的人們,更顯得庸庸碌碌。作者藉由主角之一鈴木,在本書初登場之際,開門見山地提出自己的論點,同樣都是群居動物,卻因人口激增,在有限、狹隘的空間下意識之間互相推擠,事實上不只是螞蟻和蚱蜢,蜜蜂等其它動物亦是如此,尤其是蚱蜢(蝗蟲),會因群聚生活改變自己的生活形態,此處和人們相仿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讀松本清張的小說之際,多少需要日本地圖從旁輔助,松本清張酷愛旅遊,在他的筆下,故事的舞台遍佈全日本,難得的是地點的重複性不高,範圍遼闊的同時,主角必須要跑遍日本的大江南北,時而當起空中飛人,時而扮演列車乘客,以《黃色風土》為例,從東京出發,前往在靜岡縣的熱海,忽地來到北海道小樽,並循著火車路線,來到各大車站。當在日本各地命案開始頻傳之際,這就意味了主角必須具備了高度的行動力,宛若超人無懈可擊的體能,馬不停蹄地奔赴現場尋找線索,為伸張正義努力到底。

  推理小說中的偵探們,從不計較辦案的成本,與委託的費用,他們只在意如何和歹徒鬥智,和關係人的互動,跨越了現實的生活,身在小說的情境裡,游走在各大城市,或在許多偌大的空間當中飛馳,或豪宅、或某處虛無的境地,那末松本清張的小說便能從此處得到最好的證明,尚且集高成本、高消費、高難度於一書,同時更連結多個舞台空間,構築成一齣社會化濃厚的007電影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秋雨的「余秋雨眼裡的中國文化」系列作四書,《從都江堰到嶽麓山》是系列作最後一本,顧名思義,書中介紹的場景主要在都江堰到嶽麓山一帶,除了開場兩篇散文,一處在廣西柳州,一處在三峽,整本書的主題不外是名山古剎,其間那些失意的文人遭到放逐,在人煙罕至的山區裡踟躕,於貶官的歲月裡譜出動人的文字,痛苦使人的心靈昇華,含英吐華之後,一如蚌類含沙蘊釀珍珠,無比燦爛,光芒自是凌駕了昔日在天朝為官的生活,若問三李的作品何時最為精湛?無非是在失意的歲月裡,同理可證,當代文豪不會江郎才盡,只會越挫越勇。

  仁者樂山,智者樂水,那些昔日是朝廷重臣的文豪們,不僅是政績斐然,在思想上亦是獨樹一幟,在山水間留連的同時,他們依山傍水,自是樂山也樂水。可惜當年樹大招風,他們揚名立萬,曾幾何時被一群奸佞小人誣陷,複雜的人性當中,嫉妒是首當其衝的一個,於是他們精湛的文字在剎那間變成一座文字獄,若說文字獄在明、清兩朝才正式啟用,並將之推廣,那麼伴隨這些貶官的,無非是一座文字獄的濫觴,身邊無數的小人們,以及昏聵到無可救藥的皇帝,便是讓此一概念開始萌芽,唐、宋兩朝讓中國文化變得耀眼,那麼在相形之下,一些不該有的負面渣滓應運而生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責拍攝車禍現場的景象,並將其哀鴻遍野、血肉模糊的淒慘現場做一個冰冷的直擊,話說A報的「讀者新聞攝影年間獎」的最高獎「猛撞」,由業餘的山鹿恭介獲得獎項,令一群專業的攝影師跌破眼鏡,縱然拍攝災難現場的照片可以給予世人心生警惕的作用,隔岸觀火,間接將自己的快樂和別人的痛苦相連結,等同於幾家歡樂幾家愁的場面。當台鐵鐵路還沒地下化之際,曾經在火車站內見過災難現場的照片,不外是路人或車輛硬闖平交道,硬闖的結果便是慘絕人寰的景象,候車的月台邊也增添了幾分淒厲的氛圍呢。

  於是最高獎的作品一經刊出,來自各界的批評褒貶不一,甚至有些好事之徒開始調查背後的真相。坦言之,能夠選在車禍肇事機率最高的地點捕捉鏡頭,當事人的心態或立場實在弔詭,不僅是評審所言的-
如此生動有魄力的報導照片,若非遇到「一萬分之一或十萬分之一的偶然」是得不到的,因此,我認為對報導照片者的山鹿先生而言,是捕捉了千載難逢的機會。(P.16、17)回想一下山鹿汲汲營營的作風,刻意在肇事現場等待一場車禍,如九彎十八拐一樣處處充滿致命的危機,甚至動輒攀上起重機的頂端守候,急欲捕捉另類的鏡頭,不難聯想到在高速公路路肩上拍攝超速的警車,兩者有些不謀而合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田陸的短篇作品《圖書室之海》,從書名判斷,這是一本具有無限想像,綿長且遼闊的作品,從她先前既有的,已經出版過中譯本的小說來看,在部份的短篇當中,都可以找到似曾相識的番外篇,或是前傳,或是序曲,似乎作者在那些小說當中,對劇情仍有些許保留,欲言又止,於是挪至此書當中,化成逐個短篇,或是另外開啟一個篇章,意猶未盡地訴說著,延續它先前既有的氛圍。

  針對大部份的作品而言,《圖書室之海》收錄的番外篇,往往都在那些小說出版之後,偶爾有些例外,例如《夜間遠足》,那便是它的前傳,至於其它短篇,或者作者日後仍有意將之化為前傳者,不無可能,那麼,屆時本書會是一本耐人尋味的短篇集子,懷舊的氛圍更加濃郁了,喜歡小夜子和水野理瀨等人的讀者,可以對其再三玩味,低迴不已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新婦,別名女郎蜘蛛(ジョロウグモ),分佈在北太平洋各國,如日本、韓國、台灣和中國,讓人望之生畏而又細長的腳上,黑、黃兩色相間,乍看之下蘊藏了無比的劇毒。絡新婦也是妖怪名著《畫圖百鬼夜行》榜上有名的妖怪之一,自古以來,妖怪若是修煉成精,也能出來肆虐,為禍人間,京極夏彥博覽群書,在京極堂系列第五彈《絡新婦之理》當中,隆重地推出絡新婦的故事,一句「妳……就是蜘蛛吧?」,戳破妖怪幻化成人形的真相,往往也讓讀者認為兇手本身-人即是妖、妖即是人的道理,人心險惡,未必妖比人可怕,京極夏彥對妖怪愛不釋手的理由,恐怕就在於此。

  京極夏彥的作品當中,就「京極堂」系列來說,人物上泰半以女性為主,男性的份量居次,截至目前為止,以《姑獲鳥之夏》、《魍魎之匣》和《絡新婦之理》可以看見這番景象,尤其是《絡新婦之理》,針對女性在自古以來,無論是宗教、社會,地位上永遠比男性卑微,如不是女權運動喚醒了她們,巾幗英雄恐怕還是寥寥無幾,佘太君、穆桂英永遠是傳說中的人物,女人未必就是比男人遜色,只是當時以偏蓋全,長期以來深植於人心,左右人們生活習慣的宗教,是男尊女卑的罪魁禍首,如今兩性平等,宗教未必能再支配現代人,作者從女性的角度出發,書寫在過去日本江戶時代,甚至更早,關於女性的傳統文化,屆時才恍然大悟,日本女性同樣活得卑微、慘澹,甚至是,嚴重違反女權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清張的作品大都以長篇為主,《紅籤》是推理短篇集,收錄九則短篇小說,書寫紊亂的男女關係,所謂色字頭上一把刀,想要沾染,自己非要有通天的本領才行,畢竟偷吃要懂得善後,然而,這些食髓知味的人們,大都執迷不悟,沉淪其中而無法自拔,或者只有故事中的少年周吉較為純情,僅管在事過境遷,他仍願意保留先前美好的情景,為自己鍾情的女人留下完美的印象,其餘不外以性命相拼,在爾虞我詐之間互相較勁,婚外情便是其一,為情慾迷失的人很多,說不定松本清張想要詮釋的目的,便是在於此處。

  大體而言,松本清張的寫作風格極其貼近,清一色的旅情推理,社會寫實的氛圍,同時,他還是個道地的日本通,全日本走透透,若問日本國內旅遊的景點,抑或是溫泉度假名勝,想必他能如數家珍地告訴讀者,甚至在旅遊節目裡當個主持人,他勢必是一位以專業的角度為觀眾做導覽,閱讀他的作品,便能走一趟細膩的紙上日本之旅,加之以松本清張極度留心當地的一景一物,並將之訴諸文字,一切躍然紙上,相信未來的日子裡能對當地不虛此行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名的大陸學者、散文大家余秋雨,寫下了多本膾炙人口的散文作品之後,尤以1992年出版的《文化苦旅》一書,在海峽兩岸打響了他個人的知名度,字裡行間裡不難看出他精練的文字,來自他走入塵囂之外的寂靜,沉澱、洗滌了心靈之後,將所學的一切昇華,並融入他獨到的見解,所以,古人的智慧與足跡,盡收眼底,自此之後,余秋雨的文字廣受好評,並對中國的文化抱持高度的重視,學問之淵博,當今學者少有人能出其右,更顯他的可貴之處。

  「余秋雨眼裡的中國文化」系列叢書,是他為天下文化精心編纂之作,僅管都是從他先前的作品《文化苦旅》和《山居筆記》擷取而來,系列作的四本書-《吳越之間》、《北方的遺跡》、《從敦煌到平遙》和《從都江堰到嶽麓山》,分別用大量的攝影圖片嵌入其中,由攝影師們遠赴大陸各地,捕捉珍貴的鏡頭之後,作者再悉心加入圖說注解,文字簡短,詩(古)意盎然,讓既有的散文更具空靈之美,值得激賞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歹徒的角度刻劃整起犯罪事件,那便是倒敘推理,《綁架遊戲》的主角佐久間駿介,他決心向葛城勝俊下戰帖,一手策劃綁架案向對方挑釁,然而,葛城的千金樹理卻甘願被綁架,還和佐久間合作無間,產生情愫,於是兩人珠胎暗結,整本書變成一整個詭譎莫名的模擬犯罪事件,那麼,無非是佐久間的計劃引來樹理的共鳴,為了一場企劃案被駁回而心生怨恨,就此策劃綁架案者委實器量狹窄,恰好亦是葛城斥責他膚淺對號入座了,說穿了佐久間在意的事面子問題,而耿耿於懷。

  
「佐久間的作法很新奇,或許可以在短時間內為大眾所矚目,但欠缺長遠的眼光。他的企劃案有一種單純易懂的特色,但無法深入掌握人心。以遊樂園為基礎去辦一個新車活動的想法並不新穎,而且膚淺。日星希望在賣出汽車的同時也能讓人買到驕傲,但是根本不會有客戶為了得到驕傲而去遊樂園。希望下次交給『能看到未來之後的未來』的人來做。」(P.30)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製人是個醫學禁忌話題,在社會的道德與倫常之上,幾本推理名作先後以此為題,對此不厭其煩、再三探索的,以土屋隆夫《不安的初啼》等書最負盛名,東野圭吾的《分身》也是其一,早先日本在二次大戰期間,曾經以密集的方式進行的優秀人種培植的試驗,或者複製人的實驗就是其中一項,但優秀如何介定?彷彿還是個爭議,一個人一種性格,存在著多樣難以辨別的體質,接著由不同的家庭撫育成人,因而即使是相似度百分之百的雙胞胎,也會造就出南轅北轍的性格出來。

  18歲的氏家鞠子和20歲的小林雙葉,便是從如此忌諱的醫學試驗之下,所誕下的試管嬰兒,和東野另一本作品《宿命》有所不同的是,鞠子和雙葉在年齡上相差兩歲,那麼,其中的緣由唯有在醫學實驗中心裡方能求證,在她們成長的過程當中,心裡最大的疑問與困擾,莫過於對自我的存在與價值,鞠子懷疑自己不是媽媽的女兒,雙葉喜歡表現自我,卻不斷地遭到媽媽反對,這樣的情形一直持續到鞠子讀完教會學校、雙葉的臉孔在螢光幕前曝光之後,自然而然地,也引起了當年進行實驗的一干人等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下一大五郎是東野圭吾系列作之一的偵探,環顧東野圭吾的作品,鮮有系列作,且系列作的作品亦為數不多,天下一大五郎第一次出現在《名偵探的守則》,正是1996年,同年當他二度出現之際,於《名偵探的詛咒》(暫譯,原著書名《名探偵の呪縛》)一書,其餘如偵探伽利略書系、加賀恭一郎書系,陸續有新作出現,天下一大五郎似乎是銷聲匿跡,亦不若浪花少年偵探團書系,天下一在同年出現、同年消失,如曇花一現,幻化成風,令人費解。

  《名偵探的守則》如同作者的另一本作品《超.殺人事件》,以及《黑笑小說》、《怪笑小說》等書,其中的文字況味,不乏以黑色幽默出現,揶揄、諷刺等詞句層起迭次,大刺刺的筆調非常毒舌、辛辣莫名,將所有本格推理型式羅列而出,全書共收錄12則中、短篇小說,就本格推理的諸多層面逐一陳述,言辭間毫無保留,說話不帶保留的餘地,因而是惡狠狠地將之痛宰一頓,或者其餘本格推理作家難以釋懷,或一笑置之,然而其中意有所指地伸向如謀殺天后的作品,或其它名家之作,彷彿又像含沙射影,所幸那些人泰半已經做古,否則將引起某種程度的反彈,那便是適得其反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人心弦的兒女戲碼最受歡迎,聯合報小說獎得主蔡素芬,她以描摹台南海邊鹽埕人家的情景,刻劃當地人為生活庸庸碌碌的寫照,撰寫《鹽田兒女》一書,從書名「鹽田兒女」判斷,兒女乃是男主角大方、女主角明月,一對青梅竹馬、兩小無猜,儘管是婚姻不如所願,然兩人未竟未了的情緣,又時時藕斷絲連,彼此牽掛、互相羈絆過了一生,論起天下有情人不能成為眷屬,或白頭偕老,總是讓人扼腕不已,其餘在愛情的形式上和此相仿的,如《停車暫借問》等,楊小雲的小說中有許多亦是如此,足見這樣的愛情小說受歡迎的程度。

  對照一下現實生活,大方和明月已是年逾七旬的老人了,垂垂老矣、齒搖髮禿,回溯一下七十多年前的南台灣,以及他(她)們奮鬥的年代,那正是中日戰爭過後,在百業蕭條之際,尤其是明月,她在生活周圍如同停不下來的陀螺,繞著自己的家庭轉圈子,哪怕是容顏老去,多病的媽媽、年幼的弟妹和嗷嗷待哺的孩子,不容她稍做思考,一切都是如此地刻不容緩,經濟重擔推著明月咬緊牙關撐起整個家,加上她奉父母之命,表面上是招贅,令她不得不嫁給一個嗜賭成性的丈夫慶生,實際上為家裡帶來不幸,養著一個拖油瓶白吃白喝,從故事的整體看來,明月橫看豎看便是一位「走老運」(台語)的女人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利亞.貝萊和機.丹尼爾(機.丹尼爾.奧利瓦)再次合作,在此之前,有過《鋼穴》和《裸陽》兩本書中培養出的合作默契之後,他們的情誼更上層樓,這一回,他們在《曙光中的機器人》當中三度合作,尤其,我們必須了解的是,和丹尼爾同樣是人形機器人的機器人慘遭殺害,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,這位人形機器人詹德.潘奈爾和人類戀愛,相信這樣的情節,對艾西莫夫當時是個挑戰,他要如何循著機器人三大法則,創造一個集科幻、推理和愛情三位一體的故事呢?

  
嘉蒂雅喃喃說道:「詹德.潘奈爾,那個機器人,他不是我的戀人,」接著,她堅定地高聲說道,「他是我先生!」(P.170)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島由紀夫書寫了若干本關於海的小說,如《潮騷》、《午後的曳航》和《幸福號起航》等,顯然海之於三島追求的唯美,是一個很好發揮的題材,然而將與海有關的走私,實在不難想像,走私與偷渡幾乎是劃上等號的跨國性不法情事,但要將歌劇和走私之間建立連結,似乎要稍事想像,否則容易產生勉強拼湊的矯飾,反而適得其反。

  敏夫和山路三津子在單親家庭中成長,兄妹倆和媽媽正代三人相依為命,敏夫是個混血兒,因此擁有俊美的外貌,對於妹妹三津子而言,雖是異父兄妹,哥哥待她如同情人一樣的呵護,如同韓劇「藍色生死戀」裡的兄妹-恩熙和俊熙,敏夫和三津子在表面上是手足情深,實際上許多人對此竊竊私語,質疑兄妹倆的手足情感,但又莫可奈何,他們是如假包換的兄妹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錢的人遭人覬覦,蒙受不明的損失與冤屈,也許是傾家盪產、也許是妻離子散、又也許是身敗名裂,甚至是家破人亡等,付出的代價不等,富裕有的是赤手空拳打拼而來,或是克紹箕裘繼承得來,但富裕的起點仍是從貧窮當中開始,固然生財之道端看一個人的理念,與方法,有好有壞,但起點終歸是相同,東野圭吾的《殺人之門》便是建立在這之上,有錢不一定是個錯誤,但遭人覬覦、怨恨,那便是樂極生悲,如啞巴吃黃蓮,有苦說不出。

  主角田島和幸正是這樣的人,他原先是一個牙醫之子,亦是個天之驕子,小時候親眼目睹父母婚姻失和、爸爸和女傭偷情,和媽媽毒害祖母,三種極具家庭和睦殺傷力的負面情事,巨大的陰影緊緊攫住和幸的內心不放,俗話說家和萬事興,家不和所以萬事皆敗,然而,當時他做為一個小五生,年紀太小,和幸不能拯救整個家庭的危機,力挽狂瀾,父母仳離了和爸爸過著單親家庭的生活,也只能得過且過,美滿和樂的家庭充其量是個遙遠而不復追尋的記憶,他,在《殺人之門》裡只能茍且度日,從此,他是一位社會邊緣人,紈絝子弟淪為邊緣人,人生一敗塗地,僅管這是虛構,多少讓人對此心生慨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下父母心,每位父母都殷切地期待著「望子成龍、望女成鳳」這件事,於是他(她)們對子女的教育抱著高度重視的態度,與極其憧憬的想望,堅持著好還要更好的信念,超越身為父母的自身,做為下一代的泰半肩負著長輩們的心願。東野圭吾的《湖邊凶殺案》,以為人父母對子女的期待做為礎石,幾家的父母們又以並木俊介夫妻為首,他和妻子美菜子兩人,精心策劃一個度假活動,表面上俊介安排孩子們到別墅裡散心,同時養精蓄銳,凝聚在課業上的實力,另一方面,他的情婦高階英里子也尾隨而至。

  固然俊介的情婦躡手躡腳地來到別墅,她卻成了本書不二的犧牲者人選,兇手不是別人,而是自己朝夕相處的枕邊人,足見他們的感情早已來到了七年之癢的階段。不過,作者向讀者拋出一個謎團,著實耐人尋味,然而,最教匪夷所思的真相,和最耐人尋味的謎團,所構築而成的《湖邊凶殺案》一書,令這些在湖畔齊聚一堂的大人們,大搞不倫的男女關係,美其名曰「親上加親」,實際上,這樣的男女關係,說穿了便是來到別墅公然玩起「大風吹」的遊戲,交替洗牌的結果,產生了另類的外遇配(派)對,一但真相公諸於世,那便是身敗名裂,令這群「狗男女」無地自容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川次郎的處女作《幽靈列車》是一本推理短篇小說集,描述著一位中年喪偶、鰥居刑警宇野,驀地在出差辦案的途中,邂逅了一位美女大學生永井夕子,這位集年輕、活潑、慧黠、美麗於一身的夕子,對宇野來說是場豔遇,說起豔遇這回事,人人心而嚮往之,但多數屬於露水姻緣,無論是男是女,下意識裡都會期待豔遇,明知眼前有位美女對自己投懷送抱,剎那間讓宇野敬謝不敏,但時日一久,宇野不禁對她的推理能力感到欽佩,自然而然地也拜倒在夕子的石榴裙下。

  說起來宇野豔福不淺,邂逅夕子,甚至可說是夕子有備而來,似乎是掐指一算,料定了宇野這回有案子需要出差,對一位鰥居男而言簡直是可遇不可求,怎奈宇野又是位神經大條的人,總是沒問清楚夕子的住所,或是讓夕子顧左右而言他閃避了,明明是投懷送抱在眼前,下一秒又是若即若離,一張小紙條宣示了她的不告而別,當宇野的愛苗在心中開始萌芽之際,此刻他的心裡感到扼腕不已,乍看是夕子放長線釣大魚,以自身的青春魅力,征服一位熟男的心,然而,令人不解的是,這位「疑似」有戀父情結的妙齡女子,怎地看上了大她十來歲的中年男人呢?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到有栖川有栖,相信很多推理讀者大概都知道,他的作品分有兩大書系,一是走出青春路線的「江神二郎」系列,一是以國名系列為主的「火村英生」系列,除此之外,有栖川偶爾也寫寫兩大系列作以外的作品,以目前的四本中譯本《幻想運河》、《虹果村的密室之謎》、《魔鏡》,和《山伏地藏坊的放浪》,四本的風格各有所異,尤其《山伏地藏坊的放浪》的主角以安樂椅神探類型寫成,有別於江神和火村兩人,親自到現場尋找線索,主角地藏坊正是這位安樂椅神探,他是一位「修驗道」的修行僧,換句話說,他是一位出家人,一個與世無爭的人扮演安樂椅神探的角色,有點滑稽,書中的七則短篇故事,就是他一路遊歷過來,所遇到的事蹟。

  書名中的「山伏」,乃是「修驗道」的修行僧,在書中登場的年紀是45歲。根據書本上的譯注說明,那是役小角在日本平安時代末期創立的宗教,「地藏坊」就是這位修行僧的法號了,僅管如此,與世無爭的出家人四處流浪,在酒吧裡和他的粉絲們飲酒做樂,抽煙喝酒樣樣都來,六根不夠清淨,每每地藏坊大師來到「April」酒吧,就會接受現場賓客們的請客,一根Dunhill煙,配上一杯「浪人之夢」的(調)酒,彷彿就是故事中五位賓客賞給大師說故事的鐘點費,故事中以一位32歲的青野良兒的角度,描述他和其它人聆聽大師說故事的過程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罷維多莉亞.希絲洛普的處女作《孤島戀人》之後,那是一本在大時代的變遷,講述一個女系家庭的故事,在痲瘋病的羈絆之下,交織著悲歡離合的故事,接續她的處女作之後,於2008年出版她的第二本作品《火舞戀人》,維多莉亞.希絲洛普的兩本作品當中,往往將她的現居地英國,和書中的故事背景相連結,並將英國做為次要的場景安排,和前作《孤島戀人》相較之下,同樣亦是由大時代的環境支配,但無若干位女子銜接劇情,由書中的主角宋妮雅擔綱演出,那無非是為了她的人生的追尋,與夢想的圓成,以及,她踏上尋找母親家鄉的溯源之旅。

  《火舞戀人》動感而曲折,動感乃是基於西班牙的佛朗明哥舞,曲折則是西班牙境內佛朗哥政權帶來的動盪不安,宋妮雅和好友瑪姬兩人,都熱愛舞蹈,尤其宋妮雅遺傳了父母的舞蹈基因,媽媽是西班牙人,易言之她不僅是個英、西兩國的混血兒,西班牙最著名的佛朗明哥舞,更是令她心之所至,趨之若鶩,如不是西班牙境內動盪不安的局勢,宋妮雅或者能夠在舞蹈中恣情徜徉。表演藝術往往是極權政治下的犧牲品,多數人在此當中做出了生命的獻祭,創作的靈感驀地被迫中止,或是被冠上反派的帽子,極權象徵了過度的操控,神經質的思想惹人不快,自由在瞬間蕩然無存,若是論及幸與不幸,似乎端看他們逃亡的過程順遂與否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