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005 (61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本芥川獎作家伊藤たかみ,中國譯為伊藤高見,台灣東販出版社不直接譯成中文的理由著實費解,另一方面尖端出版、皇冠文化等皆譯為伊藤高巳,伊藤たかみ(下稱:伊藤高巳)從學生時代開始寫作,累積了許多寫作的經驗,作品中常見自己的奇想,自此他自成一格,亦是蔚為一種奇觀,從書名難以揣測他在作品中所要詮釋的主題為何,1995年尚在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系就讀之際,發表了處女作《在助手席上跳舞》(日文原名《助手席にて、グルグル・ダンスを踊って》)並獲得第32屆文藝獎,《捨棄在八月的路上》是他獲得第135屆芥川獎的得獎作,不僅如此,除了受獎作以外的,彷彿他個人偏愛以富有深層寓意的文字做為書名,當讀者全然瞭解了其中的含義,便覺他的作品裡擅長以形容的字眼囊括全書。

  芥川獎的評審方式乃是獎掖文壇新人,從純文學領域當中篩選短篇新作,這也是芥川獎得獎作品份量單薄的理由,只見頒獎典禮上(記者會),得獎作家捧著發表在刊物上的「作品」,也就是一本文學雜誌接受鎂光燈的洗禮,但礙於發行版面的緣故,剛出爐的作家們勢必要再撰寫一~二篇的短篇小說,才能將書本付梓,於是,在伊藤高巳的得獎作當中,除了同名短篇,另外還有一則《貝殼中看到的風景》收錄其中,篇幅比同名短篇少了一些,至少解決了出版社在芥川獎得獎作品方面遇到的「困擾」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位女子,三段迥然不同的心路歷程,田村小夜子、楢橋葵和野口魚子三人,來自不同的家庭,分別擁有不同的人生,她們又如何過著自己的生活,在成長的過程中找到真實的價值存在,從角田光代的直木獎得獎作《對岸的她》加以剖析,它是一本屬於女性的成長小說。

  角田光代和江國香織、吉本芭娜娜三人,是當代日本知名女作家,並有舉足輕重的地位,在文學領域當中呼風喚雨。角田光代和山田詠美一樣,同是具有芥川獎和直木獎的實力作家,曾經3度入圍芥川獎,在以《空中庭園》一書入圍過第128屆直木獎之後,《對岸的她》為這位擁有特殊實力的作家贏得了第132屆的直木獎,儘管過程當中比起山田詠美要區折了些,但能兼具兩項大獎的實力不容置喙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部美幸筆下的系列作,泰半只有兩本,主角往往只活躍在兩本書裡,或者正因如此,筆下的主角們形形色色,活躍在社會的各個層面裡,其中的杉村三郎系列最為特殊,無意間邂逅了豪門之女,並與之結褵,而非入贅到豪門裡,於是他的髮妻從今多菜穗子變成了杉村菜穗子,豪門私生女下嫁給平凡上班族,唯獨杉村三郎是靠著裙帶關係在岳家的企業裡任職,岳父就是他的頂頭上司。杉村三郎出現的作品當中,一是《誰?》,另一本是《無名毒》,平時他是個好丈夫、好爸爸,偶然間需要趕鴨子硬上架,充當臨時偵探,找出箇中的底蘊,這樣的生活歷練,往往是岳父出給他的人生申論題,饒富趣味。

  杉村三郎初登場,岳父今多嘉親商請他為剛辭世不久的員工,也就是他的私人司機梶田信夫,由杉村三郎代為捉刀立傳,由於梶田信夫才剛過世,他的遺族裡只有兩個女兒-聰美、梨子,整本書便是由杉村和兩位女主角攀談,一面尋找父親的殺人兇手,一面尋找父親的生前軼事,在這其中,杉村逐漸地瞭解了聰美和梨子的童年往事,也瞭解了梶田家的整個秘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位不學無術、吃人軟飯的小混混被殺了,他是木山浩(阿浩),生前曾和一位菲律賓籍脫衣舞孃雪拉.勞蓉(莎莉.布朗、派翠西亞.亞曼斯、派蒂)同居,一個小混混魂歸九泉,對社會整體或者是件好事,這位死者的罪行令人聯想起2006年的割喉之狼,笹倉明的直木獎得獎作品《異國來的殺人者》為弱勢族群發聲,同時他的作品中經常帶有異國色彩,一位非法入境的異國女子在日本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,不慎因自衛殺人遭到判刑,而後遣返回國,乍看之下,像是作者為自己的國家打廣告,一心一意只為建立國際形象,向國際宣示日本固然是戰敗國,但是個接納外國人,展現自己寬大為懷的國家。

  藉著死者的死去,從中帶出女主角非法入境,等同偷渡到日本謀生,其間不乏人力仲介的惡意,哄騙一位身材曼妙動人的女子離開自己的故鄉,出賣自己的肉體,但在書中的敘述看來,菲律賓做為開發中國家,當地的國民普遍都有向國外找工作謀生的觀念,不只是菲律賓,位處熱帶國家的人民生活閒散,不若其它國家積極的行動力(所以才會被殖民),這樣的情形是令人匪夷所思的,然而在糧食足夠的情況下,無形之間就有閒散的念頭,熱帶國家因豐沛的經濟作物致富,相對的也使人散漫,無盡的諷刺著實無言以對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第一屆恐怖懸疑大獎(ホラーサスペンス大賞),首獎由黑武洋的《肅清之門》奪得,該書舊名是「ヘリウム24」,直譯是「氦24」,更名的理由竊想是涉及書末的關鍵劇情,同時不能切入故事的要點,而後出版社將之改成《肅清之門》,從肅清的字面上看來,一者是整頓,一者是清理,兩者結合起來大有一種「清理門戶」的意味,然而,負責清理門戶的「承辦人」和「被掃地出門的人」究竟是誰?以及雙方各自有多少人?動機和手段又是什麼?這些都是耐人尋味之處。

  總而言之,該獎項一經日本新潮社和幻冬舍兩大出版社促成之後,黑武洋的作品做了一個很驚豔的示範,看完《肅清之門》之後,頗有一種投下原子彈的震撼,誠如美軍當年在廣島和長崎投下的原子彈,《肅清之門》的歹徒殺人不眨眼,殺到片甲不留,一群人牆倏地成為肉牆,血流成河,況乎陳屍地點亦是使人驚駭,作者帶給讀者的震撼,從頭到尾沒有冷場,試想該書的場景如何拍成電影呢?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村美紗的《燃燒的新娘》屬於凱薩琳系列,是一本驚豔之作,美豔無比的美籍偵探凱薩琳向超自然謎殺下戰帖,被害人以女性居多,最引起社會大眾為之嘩然的,莫過於名模死於非命,以及其它兩位被害人身穿白紗後香消玉殞,彷彿犧牲者穿上新娘禮服後啟動了點火器,倏地引發祝融大火,當事人及周邊的物品付之一炬,儼然就和道格拉斯.普萊斯頓、林肯.柴爾德的《硫磺之火》如出一轍,這樣別具新意的詭計,成了本書受歡迎的不二理由。

  作者做為京都人,生於斯長於斯,作品的舞台泰半以京都為主,並融入當地古色古香的傳統美,令書中具有唯美、華麗的氛圍,書中以新娘、名模、服裝設計師等身份切入命案的核心,三者都是一種美麗的頭銜,尤其兩位犧牲者身穿白紗,美麗地死去,在早期的推理名家當中,佈下華麗的場景著實罕見,即使是身在21世紀,作者故後的14年之中,以唯美、華麗取勝的作家仍是少數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野圭吾的《時生》於2002年出版,從罕見遺傳疾病格雷戈里綜合症開始探討,進而探討親情的力量與糾結,做為罹患罕見疾病的孩子,發病到死亡只有短暫的時間,故事中的宮本時生則是三年左右,然而痛苦的不只是病人,身為父母即將面臨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楚,他們痛不欲生之際,猶是忍不住想要脫口說出「有沒有『來到世上真好』的感覺?幸福嗎?恨不恨我們?可我問不出口。」(P.12),藉由罕見疾病和親情的糾結,時生的父親拓實猛地想起年輕的自己,一段類似超時空旅行、奇幻的際遇頓時展開。

  格雷戈里症候群(グレゴリウス症候群)在書中純是輕快地帶過,此等罕見遺傳疾病好發於男性,女性發病的機率不高,因而誕下男孩,做父母的便是要有心理準備,年少時發病、殞命,對整個家族而言,過世的幾乎是清一色的男性,隨著時日一久,罹患格雷戈里症候群的家族自然也是女系家族,該疾病不僅比類風濕性關節炎還要嚴重,四肢動彈不得,病情日趨惡劣之下,更導致多重器官衰竭、意識混亂,當病人進入彌留、一命嗚呼的時候,身上想必是插滿了管子。然而,格雷戈里的資料網上難求,多的是和本書相關的連結,格雷戈里原是個人名,於是搜尋的結果不是中古歐洲的某位教皇,或是類似田伯光(詳見《笑傲江湖》)淫亂俄羅斯上流社會的大淫蟲等,搜尋的過程只能宣告終止,想要認識該疾病,只能從劇情側面了解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房花燭夜的隔天清晨,赫然發現另一半橫死在自己身邊,這樣的情節曾在阿刀田高《拿破崙狂》裡見到,不用說生者會受到警方強烈的質疑,當推理小說設下這樣使人困惑迷陣之際,這起疑似密室犯罪,是否真是生者所為?

  山村美紗在生前寫下多本以「京都」做為書名開頭的作品,《要命的再婚旅行》便是其一,該書日文原名是《京都再婚旅行殺人事件》,在中譯本做了些許更動,要人命的婚姻旅行書系在日文原著一共四本,當年皇冠日本金榜名著上只出版三本,倘若那本遺珠如獲出版,中譯的名稱極有可能是《要命的蜜月旅行》(日文原名《京都新婚旅行殺人事件》)。在《京都再婚旅行殺人事件》裡,29歲的女主角中川麻矢是杉原太郎的續弦妻,洞房花燭夜的隔天,丈夫太郎死在自己身旁,氣絕多時,儘管麻矢是再婚妻子,好歹還是個新娘,才做了一天的杉原太太,怎地開始當起寡婦,說起來挺哀傷莫名的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松本清張於1980年開始發表他的「惡女三部曲」-《黑革記事本》、《獸之道》和《壞傢伙們》之後,本格推理名家多岐川恭(1920-1994)亦於1984年開始陸續發表了以惡女、消失的女人為主的三部曲-《消失在京都的女人》(暫譯,日文原名《京都で消えた女》)、《消失在長崎的女人》(暫譯,日文原名《長崎で消えた女》)和《消失在仙台的女人》,多岐川恭是第40屆直木獎得主之一,和城山三郎同時成為該屆的得主,在以《冰柱》(暫譯,日文原名《氷柱》)一書入圍第39屆之後,在第40屆以《墜落》(暫譯,日文原名《落ちる》)一書獲獎。

  最值得一提的,在獲得直木獎的同年,他亦以《濕濡的心》(濡れた心)贏得第4屆江戶川亂步獎,有別於藤原伊織的《恐怖份子的洋傘》同時摘下直木獎與江戶川亂步獎,分別以兩本書在同年贏得日本文壇的最高榮譽,固然多岐川恭的得獎經歷不在多次,能在同一年之中抱走兩項大獎,亦是一件誠為可貴之事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小雲書寫形形色色的女性,其中以《水手之妻》和《無情海》最為特殊,兩本小說描述的是船員的生活,做為船員的妻子,她們一面守望著無垠的大海,一面持家維持生計,內心裡蘊藏著巨大的孤獨,為了愛,所以必須要一直等下去,期待夫妻相見之日,再見面之後,縱然要面對分離的痛苦,送君行淚,一次次的等候、見面、離別,時間的拉距戰乏人問津,這就是船員夫妻的寫照,箇中的甘苦恐怕只有同行才能知曉。

  初識船員這份職業,乃至於遠洋運輸,端賴船員個人在時間上的犧牲所致,實際上在國際貿易當中,船務運輸佔有極大的份量,其中在背後默默耕耘的便是船員,楊小雲不寫船上船員生活的枯燥,她擅長描摹女性的心理,維妙維肖,而是撰寫船員妻子們的生活,就在形同是夫妻分居的情勢,為了工作必須兩地相思。就楊小雲書寫的船員兩本小說-《水手之妻》和《無情海》,其中又以《水手之妻》完全勾勒出船員妻子的苦,不僅是耗上下半生的心力,後者僅僅寫出一部份,但故事的舞台亦是在海邊一帶,兩者之間尚有些許差別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已故推理小說家山村美紗,著作產量豐富,並塑造三種系列-凱莎琳、舞妓小菊,和葬儀社石原明子,山村美紗生於京都,曾隨著父母家人在韓國首爾居住了十餘年,戰後又回到京都,長住、逝世,山村美紗生前是個京都通,擁有槍械狩獵和賽車執照,更嫻熟花道、茶道、日本舞蹈等多項傳統技能,並熱愛國外旅遊,因此在她的筆下風景是多采多姿,能寫出屬於道地京都文化的推理小說,三種系列三種截然不同的面貌,主角們的背景更是讓讀者嘖嘖稱奇,由此可見,作者的多才多藝全然表現在她的作品當中,1996年當她與世長辭之際,日本推理女王亦如同她的諡號一樣出現在她的作品當中,形影不離,更見山村美紗在推理界受歡迎的程度。(希代版譯「凱莎琳」,林白、新雨版譯「凱薩琳」,本文《美艷女探出擊》隸屬希代,所以使用「凱莎琳」,在此特別一提)

  正因山村美紗在生前寫出了三種迥異的系列,其中又以凱莎琳系列的作品量居冠,《美艷女探出擊》原名「京都友禪之謎」(京友禅の秘密),便是該系列作之一,凱莎琳是美國某位前副總統的掌上明珠,職業是美國雜誌的攝影師,偵探屬於副業,基於職業性使然,但見凱莎琳出門,相機幾乎不離身。於是,當她離開美國來到日本,正因京都是作者的原鄉,凱莎琳亦是活躍其中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愛、音樂、幸福和生活,構成了角田光代《明日遙遙》的故事,以15年的光陰蹉跎、15年的生命歷練、15年的戀愛負擔,人生能有幾個15年?可以不斷地接受生活上的種種磨難,無情地鞭笞?栗原泉(小泉)從少女時代就開始渴望真愛的出現,從高中時期的初戀對象開始,小泉對自己心儀的對象總是積極以對,全心以赴,但一次次的失敗,小泉鎩羽而歸,但她是一位愛情的鬥士,不折不撓,直到生命中的真愛出現,不僅真心愛她,還能為她排除生活上的種種煩惱。

  小泉不愛自己的家庭,她厭倦勞碌命的爸爸,唾棄虛榮心的媽媽和姐姐,上了大學,她終於如願以償地離開家,從此過著極度頹廢的生活,全書以各式各樣的音樂環繞著小泉的生活,無非就是藉由音樂澆愁,西洋搖滾音樂是她的最愛,坦言之,栗原一家都喜愛音樂表演,唯獨小泉偏愛西洋音樂,她的心思往往不自覺地飄到不切實際的空間裡,然後,降落,任自己在其中無法自拔,說不定媽媽和姐姐反而會說小泉是個怪人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清張的作品裡除了推理之外,尚有詮釋愛情的題材,寫在大眾閱讀以外書寫歷史、時代、傳奇,以及評論並對當代的社會做出研討等等,寫作多元令人咋舌,尤其在他每每撰寫一本作品之際,故事場景之遼闊著實無法想像,想必具有相當的財力才能做到,而說起當年松本清張以《某小倉日記傳》(暫譯,日文原名《或る『小倉日記』伝》)成為第28屆芥川獎得主之後,他在一夕間成名,並以急遽的速度向過去捉襟見肘的生計揮別,劃下句點,寫作讓他致富,松本清張人生中的今與昔差距懸殊,當然能夠飛越大半個地球,遊遍世界各國不無可能。

  松本清張的作品之一《沙漠之死》,成書於1967年,並在1965年開始於「婦人公論」刊物上連載一年有餘,在日本和台灣兩地普遍還是百業蕭條之際,這本橫越歐洲、中亞和非洲三地的愛情小說,便是如此以驚人的面貌付梓了,論起在他之後問鼎推理界的幾位旅情推理名家,尚且還不能做到如此遼闊的舞台,撰寫旅情推理背後所需的高成本旅遊經費,說起天價比擬當時還不為過。
(根據書本的折頁介紹,松本清張每年平均的版稅約台幣七千萬)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木獎作家之一的櫻庭一樹,在過去曾以撰寫輕小說「GOSICK」系列聞名,在書市大受好評之餘,並且擁有多種譯本在海外發行,輕小說代表年輕、青澀,輕盈利於攜帶閱讀,它的題材可以是天馬行空,也可以是超乎奇想,屬於年青世代閱讀族群的讀本,縱然出版業尚未將之定位、定義,但在閱讀的界限裡大致屬於普通級或輔導級,此外輕小說的設計、裝幀大都採取如漫畫的包裝,舉凡尺寸、封面設計、插圖等都和漫畫相若,輕小說的特徵大致如此。

  「GOSICK」系列第一集,故事的場景乃是歐洲一處架空的祕境-西歐蕞爾小國「蘇瓦爾」,此刻會聯想起恩田陸《沉向麥海的果實》一書裡的三月之國,「蘇瓦爾」如同法國和西班牙交界的安道爾,微小絲毫不起眼,但無三月之國裡忽男忽女的怪校長,還有變裝癖,男主角久城一彌是日本人,他遠渡重洋到西歐留學,蘇瓦爾準確的位置彷彿就在摩納哥(因為能和瑞士交界的區域照理說是看不到海岸線的),書中濃烈的奇幻色彩,和恩田陸的作品一樣如幻似真,久城一彌留學的過程出現了豔遇,就在聖瑪格麗特學園裡邂逅了女主角維多利加.德.布洛瓦,如妖精般的少女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國華裔小說家馮麗莎,1955年出生於巴黎,成長、定居於洛杉磯,對洛杉磯唐人街有深入的瞭解,亦對華人文化產生濃厚的興趣,尤其祖父也是華人,她的身體裡便流淌著華人的血液,從華人的後裔和唐人街的接觸,強化了她研究華人文化的決心,於是她的作品裡,無論是推理、親情、愛情與友情等各式題材,都和中國人有關,尤其她能發掘出中國逐漸式微、沒落的傳統文化,更能見到作品裡對世人的貢獻,不僅有跡可循,功不可沒是有目共睹的。

  詮釋中國湖南省江永縣的「女書」文化,以及三寸金蓮裹小腳帶給女性無邊的痛楚,過去女性處處受壓抑的年代,無論在各朝之間都是如此,「女書」這種如此奇妙的文化便應運而生了,詳細的典故並不可考,唯有一位嫁入深宮的妃子失寵之後,為了排遣深宮的寂寞才有了女書出現,女書是一種文字,只有女性方能通曉,男性既不瞭解也不能學習,中國長久以來一直是父系社會,女性只能依附在男性身邊,在家靠父母,出嫁靠丈夫,夫死靠兒子,沒有兒子便是地位低落,於是「不孝有三,無後為大」,對女性的衝擊更是劇烈,女書限於女性之間魚雁往返的文字,常繡在扇子、手帕等,透過女紅的技巧,湖南省江永縣一帶的女性皆是通曉女書,有了女性的朋友之後可以傾吐心事,泰半是婚姻家庭,女書就是一種媒介、一種寄託,進而抒發情感,喜怒哀樂一針一線地繡在扇子等女紅物品上,這就是《雪花與秘扇》裡兩位女性主角-義金蓮與盧雪花維繫情感的媒介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真理子是直木獎現任的評審委員之一,起初,1982年以寫散文在文壇崛起,《買個快樂氣氛回家》散文集(暫譯,日文原名《ルンルンを買っておうちに帰ろう》)登上暢銷書排行榜,日後則以撰寫愛情小說成名,尤其是婚外情的題材,在日本文壇奠定了極受歡迎的地位,1986年以《只要趕上末班機》一書和森田誠吾同時成為第94屆直木獎得主,林真理子寫作量豐富,膾炙人口的作品亦是非常的多,如今以直木獎評審之姿把關文學之路,林真理子當之無愧。

  林真理子的《談一個像電影一樣的戀愛》,成書於1989年,日文原名是《ローマの休日―小説ロマンチック洋画劇場》,直譯是羅馬假期-浪漫電影,本書是一本短篇小說集,藉由幾部膾炙人口的電影,經典而不朽,諸如「飄」、「羅馬假期」、「儷人行」等書寫愛情故事,12齣電影12則愛情故事,愛情的酸甜苦辣盡付其中,各式各樣的愛情面貌如斯呈現,談一個像電影一樣的戀愛或者轟轟烈烈,但未必全是如此,對照到生活中,有時會羨豔螢光幕前,男女主角悱惻纏綿的愛情,只是一個過度理想化乃至於不切實際的情境,那麼,林真理子如何重新詮釋電影的情境呢?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小雲的小說世界裡,擁有許多女性,男性大都屬於陪襯的作用、擔任配角的性質,主要是為了刻劃女性的內心世界,以及,走出自己的一片天,無論身在各種時代,大致上都是如此,包括代表作之一的《她的成長》,女主角林盼弟在衝破兩性平等的迷思之後,受到親人的肯定之後,儘管過程中有諸多磨難紛至沓來,最終她還是在多舛的際遇中找到了自我。

  尋找自我的價值難,肯定自己也難,對於活在兩性不平等,主張重男輕女的家庭中尤其如此,林盼弟來自外省家庭第二代,和作者的祖母一樣,在家中擁有極度權威與威嚴,祖母的話就是懿旨(聖旨),一家三代同住一個屋簷下,此外還有祖母的貼身女僕王媽,雖然是陪嫁過來,對林盼弟的母親而言擁有兩個婆婆,那末林盼弟就是擁有兩位祖母,一慈一嚴,差距之大,林家的人都和王媽比較熱絡,對祖母則是又敬又畏,祖母嚴重與極端的重男輕女讓林盼弟有強烈的壓迫感,林家位高權重,但是一處女生宿舍,和隔壁男主角甘明仁成長的家庭截然不同,以及母親的娘家也是如此,甘家和舅舅家的男生宿舍讓林家羨豔,在祖母偏執的性情之下,林家的女孩子的內心都存在著一分自卑感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芥川獎作家伊藤たかみ,中國譯為伊藤高見,台灣東販出版社不直接譯成中文的理由著實費解,另一方面尖端出版、皇冠文化等皆譯為伊藤高巳,伊藤たかみ(下稱:伊藤高巳)從學生時代開始寫作,累積了許多寫作的經驗,作品中常見自己的奇想,自此他自成一格,亦是蔚為一種奇觀,從書名難以揣測他在作品中所要詮釋的主題為何,1995年尚在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系就讀之際,發表了處女作《在助手席上跳舞》(日文原名《助手席にて、グルグル・ダンスを踊って》)並獲得第32屆文藝獎,《捨棄在八月的路上》是他獲得第135屆芥川獎的得獎作,不僅如此,除了受獎作以外的,彷彿他個人偏愛以富有深層寓意的文字做為書名,當讀者全然瞭解了其中的含義,便覺他的作品裡擅長以形容的字眼囊括全書。

  芥川獎的評審方式乃是獎掖文壇新人,從純文學領域當中篩選短篇新作,這也是芥川獎得獎作品份量單薄的理由,只見頒獎典禮上(記者會),得獎作家捧著發表在刊物上的「作品」,也就是一本文學雜誌接受鎂光燈的洗禮,但礙於發行版面的緣故,剛出爐的作家們勢必要再撰寫一~二篇的短篇小說,才能將書本付梓,於是,在伊藤高巳的得獎作當中,除了同名短篇,另外還有一則《貝殼中看到的風景》收錄其中,篇幅比同名短篇少了一些,至少解決了出版社在芥川獎得獎作品方面遇到的「困擾」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家的腳步行遍各地,所留下的視角與足跡也格外令人嘖嘖稱奇,這種半遊記式的行腳文字也就越來越多了,多數人喜歡旅遊,也喜歡到處走走停停,在每一個行進之間,都有可能找到意外的東西,讀在王文娟的《微憂》之前,光是看到封面,大有一種舒國治閒晃散步的況味從其中竄出,不僅如此,封面和整本書的設計趨於古典、懷舊的風格,也像舒國治的作品,的確,人到一定時候,總想要回頭往過去看,看的又是哪些?那就是一去復返,讓人們若有所失的舊東西。

  王文娟的文字和舒國治的作品大不相同,首先,兩人的文筆了得,但基於成長的年代,與生長的背景不同,兩人觀看的視角就會各有所異,他(她)們喜歡懷舊,和古典、舊夢相擁,並沉浸其中,王文娟的文字總是在有意無意之間提及外省人,與眷村等,想必她的背景和此有關,縱然過去她從花蓮,和父母舉家遷徙來到台北,呼吸的空氣也許不同,但外省、軍眷等的人文風情大致上是相仿的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部美幸筆下的系列作,泰半只有兩本,主角往往只活躍在兩本書裡,或者正因如此,筆下的主角們形形色色,活躍在社會的各個層面裡,其中的杉村三郎系列最為特殊,無意間邂逅了豪門之女,並與之結褵,而非入贅到豪門裡,於是他的髮妻從今多菜穗子變成了杉村菜穗子,豪門私生女下嫁給平凡上班族,唯獨杉村三郎是靠著裙帶關係在岳家的企業裡任職,岳父就是他的頂頭上司。杉村三郎出現的作品當中,一是《誰?》,另一本是《無名毒》,平時他是個好丈夫、好爸爸,偶然間需要趕鴨子硬上架,充當臨時偵探,找出箇中的底蘊,這樣的生活歷練,往往是岳父出給他的人生申論題,饒富趣味。

  杉村三郎初登場,岳父今多嘉親商請他為剛辭世不久的員工,也就是他的私人司機梶田信夫,由杉村三郎代為捉刀立傳,由於梶田信夫才剛過世,他的遺族裡只有兩個女兒-聰美、梨子,整本書便是由杉村和兩位女主角攀談,一面尋找父親的殺人兇手,一面尋找父親的生前軼事,在這其中,杉村逐漸地瞭解了聰美和梨子的童年往事,也瞭解了梶田家的整個秘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