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006 (60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白版和志文版的《青春的徬徨》是一本松本清張短篇推理的推理拼盤集,兩家出版社的版本同書名、不同內容,出版順序是林白版時間較早,當之後各家出版社陸續推出松本清張的譯作,才赫然發現星光、新雨版的《共犯者》,新雨版的《水之肌》、和志文版的《紅籤》等書,都先後譯出《青春的徬徨》一書裡的短篇,另外,由獨步出版、宮部美幸編的《松本清張推理短篇集》三冊,亦有可能收錄了部份的短篇,固然可見松本清張的短篇名作受歡迎的程度,但也零零散散地分佈在各家版本當中,是好也是壞。

  日文原著當中,《青春的徬徨》一書收錄9則短篇(喪失、市長死す、青春の彷徨、弱味、ひとりの武将、捜査圏外の条件、地方紙を買う女、廃物、運慶),在此則有11則,原著網羅的短篇小說集比中譯本較少,因此本書極有可能只保留同名短篇,餘者都是由其它短篇小說集「搜括」而來,就著作權而言,說起來是一種慘不忍睹的現象,當然在過去台灣的推理尚未引來一陣風潮之前,版本的引進自是有所不同,並且在內容上有所刪改,未能做到忠於原著,而是拼拼湊湊當中不負責任隨意出版,對早期的推理迷而言相當吃虧,是一種偌大的損失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清張寫下了許多關於愛情的小說,在他的愛情世界裡,男女主角似乎都沒有如王子與公主美好的情節,即便是厚重如《波之塔》裡的小野木喬夫與結城賴子兩人的情感,亦是如此。松本清張早在執筆寫作成為作家之際,一面鑽研多位名家的鉅著,一面嘗試各式題材的書寫,但是,最讓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,當1960年松本清張完成此一鉅著之後,讀者大眾並沒有對其中蕩氣迴腸的情感為之心折,繼而代之的,是書中最後一道風景-富士山麓青木原樹海就此淪為日本的自殺聖地。

  被標榜成「不打擾他人的安靜死法」、佔地達3000公頃的青木原樹海,想來是松本清張無心插柳的結果,樹海遼闊可以讓人在其中迷失方向,尤其更能成為熱門自殺地點的不二因素,對當地政府,以及附近的居民而言都是一種困擾,日本的自殺率居高不下,一來得拜嚴苛的人文風情所致,縱然在日本的生活中,大家以抱持著希望度日,仍舊解決不了高自殺率,所以,高自殺率配上自殺聖地,日本聖山旁邊有塊自殺聖地,說起來何其諷刺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野和明的《13級階梯》是2001年第47屆江戶川亂步獎的得獎作品,暢談死刑犯與死刑制度下截然不同的獄中生活,殺人犯固然讓人想要得而誅之,一命償一命方能得到平等的對待,但由公權力居中處理,以理性和法律當前,但無情緒化的支配,在此之前,案情必須要得到徹底的調查,否則只有淪為冤獄一樁,白白送掉了一條性命。

  主角三上純一剛獲得假釋,和松山監獄裡的「法務事務官看守」南鄉正二,接受了律師杉浦的委託,兩人著手調查純一在牢房裡的同伴樹原亮的案情,時限三個月,報酬高達一千萬元(日),乍看之下和米澤穗信的《算計》相仿,實際上就兩者的情境而言,都是一樣的刺激、緊湊,作者安排的偵探二人組委實特殊,一個監獄看守官和一位假釋中的犯人連袂出擊,尤其純一還得戰戰兢兢、如履薄冰,稍有差池就得再回到不見天日的牢房裡,南鄉能否一面保護純一、一面著手進行任務,看起來是有些吃力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清張的《高中生殺人事件》,顧名思義就是一則校園青春推理的長篇小說,位於武藏野高地的一隅,城山,主角羽島謙的學校就在當地,和一座名為「享光院」的寺廟比鄰而居,總之學校和寺廟都是位於荒郊野外,相當偏僻,正因偏僻,自是形成了封閉如密室的狀態,松本清張和橫溝正史算是同時代(同樣出生在大正年間),但也不致於將之視為松本清張仿照橫溝作品的詭計,無論是抄襲,抑或異曲同工,作家之間會有相同的巧思出現並不稀奇。

  寫出校園青春推理,乃至於其它的題材,在日本推理早期的發展階段當中,松本清張創出了所謂空前的局面,即使是後起之秀奮而直追,他的作品仍然能和他們平起平坐,這本於1959年底開始連載,1961年付梓,歷經半個世紀有餘的時間,憑心而論,它的功力仍舊存在,魅力不減當年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  重人格是一種精神障礙,一個人在承受偌大的壓力衝擊之際,有時會從心中衍生迥然不同的態度,或作風去面對,曾經有過一個人身上有多個或十來個人格的案例,當多重人格的數量越多,當事人內心受創的程度也就越重,兩者呈現互為等比級數的關係,美國知名的精神科醫師理察.貝爾曾寫下一本《我遺失的時間》,記錄了他治療多重人格的過程,對於《櫻樹下殺人事件》僅僅提及此項病症,未做病情的詳細描述,在此特別一提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西村京太郎的短篇小說集《奪命特快車》是一本佳作,做為一本旅情推理,以火車相伴,從中延伸出意想不到的刑案情節,還是要為這位即將年滿八十歲的作家稱頌一番。

  在日文的原著當中,篇名幾乎是以列車為名,對作者而言,馳騁在鐵軌上的列車風景不同,得到的靈感也各有所異,他感受到人生的複雜與難解,包括含有殺意的人生,在本書當中,其所沾染的刑事案件著實重大,收錄的五則短篇當中,犧牲者也不只一位,倘若這些事發生在現實生活中,最是震撼社會的,莫過於《關門隧道》和《加班特快『曙光51號』慘案》,當刑案當前,列車旅行也就成了輔助的作用,做為一種無辜、無端惹禍的犯罪工具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田瑠璃子繼她個人的鮎川哲也獎得獎作品《密室的安魂曲》之後,推出了同樣以密室為主打的最新力作,《沒有出口的房間》,敘述著兩女一男共處一室的故事,被關在房間裡無以逃脫,同時,岸田瑠璃子秉著她個人所學,在故事中嵌入了生化學的相關學識,以超小說的型態呈現,多樣的視角和《密室的安魂曲》敘事方式完全不同,足見她的寫作功力已是更上層樓。

  研究的衝突、親情的扞格、愛情的矛盾,和罪惡無止境地在其中延燒,由三位被關在房間的當事人,以內心戲的獨白開始展開,不停地捫心自問,在愛已遠離之後,餘下的是一個人間地獄,時間在此將他們的心思拉回過去,於是,專攻免疫學的大學講師夏木祐子、診所醫師的續弦妻子船出鏡子,和螢光幕名人的暢銷作家佐島響,三個人在外擁有某種程度的社會地位,可惜在家卻分別擁有一段狼狽不堪的私生活,家庭不能使他們得到完整,反而更加破碎,那麼,是他們在家庭方面的敗筆導致被關在一起的原因嗎?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起內田康夫筆下的淺見光彥,一如西村京太郎的十津川省三警部一樣,都和作家劃上等號,兩人分別擁有俱樂部和事件簿,記載他們的生平事蹟,想當然粉絲無數,頗受推理迷的喜愛,在辦案方面,淺見有位強悍的媽媽,和在警界擔任高層的大哥,兩人不約而同都能對他產生不大不小的影響力和壓力,至於十津川警部則是公認的勞碌命,想西村京太郎的著作逾四百本,如此豐沛而又驚人的數量,泰半都由十津川警部登場,勞碌命則已,但不知大作家可否有意為他升遷?警視?或是更高的官階呢?這是題外話了。

  《歌枕殺人事件》的開場,仍然是由淺見家裡喋喋不休的老夫人,正在斥責沒有出息的淺見次子,奈何淺見的工作性質和大哥實在差太多,只要淺見呈現半賦閒的狀態,老夫人充滿犀利的口氣立刻迎上來,淺見自然也無法賦閒太久,畢竟耳根子無法清淨,名偵探淺見光彥的煩惱不在於年過三十還是光棍一個,而是家有悍母,讓他百般為難,唯唯諾諾。當內田康夫的作品初開場,若是看見淺見家開始「不平靜」,想必就是名偵探最狼狽的時候了,這位名偵探沒有陋習,也沒有難以相處的毛病,卻有一位悍母,想來不覺好笑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影師古賀在「隼號」列車上拍照,邂逅美麗的女主角小田明,卻也因她飲下啤酒裡的毒藥惹禍上身,有道是「好心被雷驚」(台語),古賀被美女反咬一口成為下毒的兇手,時運不濟的攝影師碰上不明究理的警察,就要被起訴對上簿公堂,和松本清張的《波之塔》截然不同的是,男主角都基於紳士的心態想要英雄救美,在本書當中,紳士變成了狼狽不堪的階下囚,運氣真是跌落到谷底了。

  西村京太郎在《奪命夜快車-『隼號』事件》一書當中詮釋了冤獄事件、男女不倫關係,以及社會上家族企業裡內部不法勾當,描繪家族企業的腐敗,在推理小說當中不難見到,正可謂是推理版的《華麗一族》,此外還提及了如松本清張《湖底的光芒》一書,類似公司和衛星廠商(協力廠商)的往來情節,惡意地斷絕訂單,以致於廠商發生資金問題,這樣的企業對內壓搾員工,對外構成詐欺,此等「家醜」一但外揚,真是非同小可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知名的旅情推理作家西村京太郎,喜歡一面搭火車,一面思考小說的靈感,他會毫不猶豫地搭上一班列車,當他下了月台,新的故事在腦海中也就有了雛形,同時在他的旅情推理作品當中,出現次數最多的交通工具自然也是火車,西村京太郎的作品大多屬於單薄,和厚重型幾乎絕緣,在詭計的設計方面可以想像得到的是密室、不在場證明,抑或將死亡訊息留在車廂上等,從幾本早期的作品看來,詭計簡單,情節泰半著重在十津川警部搜查證據的過程,乍看之下像是旅情推理兼顧警察程序推理的性質。

  西村京太郎筆下最著名的就是十津川警部,和搭檔龜井刑事,隨著作者的作品與日俱增,作品迄今已逾400本,十津川警部出現的次數也增加許多,警部曾被戲稱最忙碌的警部,易言之也是最勞碌命的警部,警部的鍥而不捨、實事求是,和另外兩位旅情推理名家筆下的偵探們相比,十津川警部專業又積極,終年幹勁十足,堪稱為名偵探們的表率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說金田一耕助為了允諾已故的袍澤鬼頭千萬太生前的請求,來到位於瀨戶內海的獄門島-一座盡是海盜與罪犯後代的小島,二次大戰過去,沒有所謂的海盜和罪犯,只有以海為生的漁民,千萬太過世之後,故鄉餘下同父異母的蛇蠍三姐妹-月代、雪枝和花子,三姐妹對哥哥的死毫不在意,但何以千萬太生前又如此在乎三姐妹的生死呢?

  大致上《獄門島》和橫溝正史的另一本傑作《犬神家一族》相仿,都是為了繼承家業而萌生殺意,但兩本不同之處著實令人驚愕,橫溝正史的作品以解謎為主,在戰後的推理小說亦以他的作品做為主流,《獄門島》就是一本典型的解謎之作,鬼頭家的蛇蠍三姐妹,以最離奇、弔詭的方式死去,金田一無法完成亡友的諾言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解開三姐妹的死亡之謎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了哥哥柳田正夫蒙受不白之冤四處奔走的少女桐子(麗惠子),隻身一人來到東京,拜訪當地一位享譽盛名的大律師大塚欽三,期盼大塚律師能為哥哥辯護,但是大塚一直以桐子無法支付辯護費用拒絕她,不久,哥哥死於獄中,一起凶殺案也就劃下句點。

  怪的是少女在哥哥亡故之後寄了張明信片給律師,而律師竟也開始調查案件的真相,密而不宣,雜誌記者阿部啟一對正夫的案子感興趣卻遭到上司拒絕,少女並沒有感慨社會的冷暖,反而以倔強的態度,為了賺取更多的生活費,她和朋友信子一起下海當起酒女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西村京太郎的《恐怖的星期五》,極有可能是藉由歐美國家對於十三號黑色星期五的忌諱(迷信),所做的延伸題材,或應用,這是一本在旅情推理以外的典型本格推理,還兼有警察程序推理的性質,仍然由作者筆下最當紅的十津川警部領銜演出,西村京太郎除了打造十津川警部,尚有一位德日混血的美日雙重國籍的偵探左文字進,可惜關於這位特殊血統、背景的名偵探的資料並不多,於是十津川警部益加地活躍,在案情的偵破上更是不屈不撓,在《恐怖的星期五》裡便能驗證這一點。

  故事的背景,在於一位性好漁色的兇手,總愛鎖定曲線玲瓏,具有健康美的妙齡女子下手,比基尼泳裝的白色痕跡清楚可見,並予以姦殺,最重要的是,在每週的星期五晚上,具備這些條件的女子當中就有一人要犧牲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清張的短篇小說集《水之肌》,是在他的「惡女三部曲」之外,少量的以詮釋惡人心懷不軌的動機,企圖殺害他人以謀奪財物,或是其它動機以維護自己的利益,但善惡終有報,是非曲折終有個結果,即使是惡貫滿盈的壞傢伙們也要難逃法網,這就是推理小說,為伸張正義而寫,刻劃惡人的惡,讀來感到大快人心。

  《水之肌》收錄5則短篇小說,在敘事的角度、故事的體裁等方面各有所異,松本清張採取了截然不同的方式撰寫,拜讀過他的多本作品之後,不難發現他在生前試著撰寫多樣的小說面世,諸如社會性濃厚的《點與線》、《砂之器》和《零的焦點》,「惡女三部曲」之《黑革記事本》、《獸之道》和《壞傢伙們》,以外遇為主的短篇小說集《黑色畫集》,長篇的《波之塔》、《沙漠之死》等,和校園青春推理的《高中生殺人事件》,此外松本清張也寫出了倒敘推理,但截至目前為止為數不多,在本書當中,他嚐試了各種角度,並融入私家偵探等第三者的立場,看待故事裡身陷事件風暴裡的一群當事人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清張的《水焰》是《波之塔》的姐妹作,乍看女主角鹽川信子的婚姻生活不和睦,便能和《波之塔》裡的結城賴子產生聯想,信子和淺野副教授的戀情,並非不可抗力的緣份擋也擋不住,而是無心插柳,外加第三人蓄意地設計陷害,單純如《波之塔》裡的小野木喬夫檢察官,淺野忠夫副教授竟然甘心為信子做出一切,甚至動輒放棄媒妁之言的婚約。

  信子的丈夫弘治和結城庸雄一樣在外金屋藏嬌,對於松本清張書寫的婚外情,除了門當戶對,在小康家庭之上,還具有某種程度的財力,《水焰》和《波之塔》的丈夫外遇基調就是飽暖思淫慾,妻子長期在丈夫的漠視之下,任性到無法忍受的程度,外遇的對象因而應運而生,妻子在丈夫的眼裡和家裡的管家地位沒有任何差異,對於信子而言,她的外遇並不是對淺野副教授投懷送抱,而是在函授課程的過程當中,和副教授在家進行近距離的面授,正是所謂的近水樓台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清張寫下了許多關於愛情的小說,在他的愛情世界裡,男女主角似乎都沒有如王子與公主美好的情節,即便是厚重如《波之塔》裡的小野木喬夫與結城賴子兩人的情感,亦是如此。松本清張早在執筆寫作成為作家之際,一面鑽研多位名家的鉅著,一面嘗試各式題材的書寫,但是,最讓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,當1960年松本清張完成此一鉅著之後,讀者大眾並沒有對其中蕩氣迴腸的情感為之心折,繼而代之的,是書中最後一道風景-富士山麓青木原樹海就此淪為日本的自殺聖地。

  被標榜成「不打擾他人的安靜死法」、佔地達3000公頃的青木原樹海,想來是松本清張無心插柳的結果,樹海遼闊可以讓人在其中迷失方向,尤其更能成為熱門自殺地點的不二因素,對當地政府,以及附近的居民而言都是一種困擾,日本的自殺率居高不下,一來得拜嚴苛的人文風情所致,縱然在日本的生活中,大家以抱持著希望度日,仍舊解決不了高自殺率,所以,高自殺率配上自殺聖地,日本聖山旁邊有塊自殺聖地,說起來何其諷刺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主角高峰薰,女友大越澪,就在高三那年夏天,兩人在學校因文化祭的校園選拔結識,高三的夏天,也是高中生涯的結束,兩人終日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,即便是天塌下來了還有別人頂著,薰開著父親給他的敞篷車四處兜風,自然也載著澪。薰來自單親家庭,美其名和父親相依為命,但是,父親的情婦一個換過一個,換情婦如同換衣服,說起來薰有敞篷車可以四處玩樂,在高中生當中實在少見,儘管他抱怨敞篷車,羨慕朋友的轎車,說穿了薰和這群朋友正是一票公子哥兒,無憂無慮,也不知天高地厚。

  芥川獎作家伊藤高巳,於2006年以《捨棄在八月的路上》一書獲得第135屆芥川獎,處女作《在助手席上跳舞》是他就讀大學時的作品,他的寫作功力也在當時見了真章,該書是第32屆文藝獎的得獎作,伊藤高巳擅長於描寫年輕人無憂、徬徨的心理,筆下的主角大多相當年輕,《捨棄在八月的路上》裡的主角很有可能是年齡最大的,於是這些主角們訴說著少年的煩惱,但少年不識愁滋味,看在成人的眼裡實在微不足道,換句話說,伊藤高巳敘述年青人的心態相當細膩,寫他們的年少無知、不解世事,對未來還沒有周延的規劃,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,和眾人擦肩而過,偶然的聚首,經常性的分離,留下的是兀自悵惘的自己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清張的《高中生殺人事件》,顧名思義就是一則校園青春推理的長篇小說,位於武藏野高地的一隅,城山,主角羽島謙的學校就在當地,和一座名為「享光院」的寺廟比鄰而居,總之學校和寺廟都是位於荒郊野外,相當偏僻,正因偏僻,自是形成了封閉如密室的狀態,松本清張和橫溝正史算是同時代(同樣出生在大正年間),但也不致於將之視為松本清張仿照橫溝作品的詭計,無論是抄襲,抑或異曲同工,作家之間會有相同的巧思出現並不稀奇。

  寫出校園青春推理,乃至於其它的題材,在日本推理早期的發展階段當中,松本清張創出了所謂空前的局面,即使是後起之秀奮而直追,他的作品仍然能和他們平起平坐,這本於1959年底開始連載,1961年付梓,歷經半個世紀有餘的時間,憑心而論,它的功力仍舊存在,魅力不減當年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位在月之丘女子短期大學擔任助教的日野克一,因車禍肇事導致性功能障礙,日野失去了性功能,過著不像男人的生活,儘管自己的妻子悅子不斷地為他復健,但不見任何起色,更糟的是,悅子外出參加喜宴後遲遲未歸,得到的竟是從飯店來的消息,她和情夫遭到祝融肆虐,慘死在床上。

  土屋隆夫的作品在於重質不重量,擅於利用人性寫出推理小說,《獻給妻子的犯罪》乍看是一對鶼鰈情深的夫妻,情深意濃,丈夫為了心愛的妻子所精心策劃的犯罪,但書名對於故事的核心是個側擊,日野被妻子矇騙、背叛,被戴上綠帽子好一段時間仍不自知,最讓他顏面掛不住的是,妻子因為自己喪失性功能而外遇,對象還是自己的熟人,某出版社編輯關登理雄,此等打擊,真是情何以堪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