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012 (51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灣本土推理作家秀霖的首部長篇《國球的眼淚》,和坂本光一的《白色的殘像》相仿,都是書寫棒球推理,故事的切入點大不相同,主角以第一人稱登場,在《國球的眼淚》裡記述為棒球付出的心路歷程,在《白色的殘像》則是描繪甲子園及好友的死因。

  《國球的眼淚》主角李君山(阿山)是一位從小就熱愛棒球的球員,兼之教練,和弟弟李君風在棒球界赫赫有名,李家兄弟受到家裡父兄的影響,對棒球產生高度的興趣、熱忱,心之嚮往,視棒球為一種夢想,進而想要就讀棒球明星學校訓練,阿山的奮鬥歷程不如弟弟來得順利,論實力也沒有弟弟強勁,書中有大多數的情節在敘述阿山的奮鬥,以及對張教練和徐總的敬畏,當夢想和現實互相扞格,一如《白色的殘像》使人感慨,從中領悟到人生的道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藤史惠的《犧牲》一書,談的是自由車競技,它也和越野摩托車一樣飆特技,考驗選手的體力、耐力,亦是如石井敏弘的《勁風下的彎道》有著騎車的情境特寫,在《犧牲》裡的文字敘述更多了,藉由主角白石誓(阿誓)的角度,寫出運動推理的另一個層面,倘若運動推理要逐一細分,按運動項目進行區分,本書就是歸屬於自由車推理。

  至於運動推理的作品為數不多,坂本光一《白色的殘像》、秀霖《國球的眼淚》、東野圭吾《美麗的凶器》、鳥羽亮《劍道殺人事件》和岡嶋二人《寶馬血痕》等皆是,屈指可數,寥寥無幾,但都是坊間的鳳毛麟角,幾本以運動為題的作品,都是值得一讀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到第28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品之一,正是岡嶋二人的《寶馬血痕》一書,該書和中津文彥的《黃金流砂》同時獲獎,在岡嶋二人的亂步獎得獎作裡,他們不談綁架,而是談賽馬黑霧,並且深入淺出地向讀者介紹關於賽馬的一切,以及和犯罪沾上邊的可能性。

  對賽馬有印象的小說,是松本清張短篇作品《賣馬的女人》,書中不談賽馬的細節,只有好事之徒熱衷於孰勝孰敗,以利於下賭注,藉機賺賭金從中牟利,作者談賽馬黑霧之際,從賽馬的血統、飼育、買賣等談起,以及和賽馬有關的學術界、牧場一一切入,其中的不肖份子非法牟利,事情一但抖出來便是見光死,讓整個業界蒙羞,牽連入案的人們也不在少數,至於透過賽馬下賭注的,則是一概不提,和松本清張的作品是有出入的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西村京太郎的《最上川殺人事件》一書,和他的另一本《夜間飛行殺人事件》,都是透過警察的小登科,偕同新婚妻子在日本境內蜜月旅行,途中所遇到的殺人命案,儘管是煞風景,但身為警察,他們仍得以目擊者的身份,協助當地的警察辦案。在《夜間飛行殺人事件》裡,十津川警部終於結婚了,在《最上川殺人事件》一書裡,則是他的屬下清水結婚度蜜月,蜜月旅行的地點位在宮城縣,恰好是作家伊坂幸太郎的居住地,伊坂的作品輕快、明亮,和西村京太郎的作品迥然不同,繼而代之的,是具富懸疑的旅情推理之作。

  清水刑警和新婚妻子堀場征子,兩人的蜜月旅行當中,征子陡地遇到歹徒襲擊,引導整個事件和十津川警部一群人辦案,接著便是從旁做為點綴。和十津川警部的蜜月旅行一樣,蜜月的新人總會見到同路線的新婚夫妻,恰好都是同路線的新婚夫妻出了狀況,被捲進命案裡,接著警部就要馬不停蹄,循著列車的路線展開調查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坂幸太郎的《終末的愚者》,是一本以世界末日為主題的短篇小說集,收錄八則短篇。世界末日的話題以基督教方面為最多,最著名的莫過於諾亞方舟,雖然沒有提到世界末日四個字,不失為一則家喻戶曉的故事,至於其它方面,時時會有預言家預言某年會降臨災難,所幸最後都沒有實現,於是世界末日的說法便是姑且聽聞,不需要太認真。相對的,當太陽的壽命將屆,才是真正的世界末日降臨,沒有陽光照射的地方形成永夜的局面,地球恐怕也要走向毀滅了,所以,太陽的壽命究竟還有多久,不妨可以向天文學家確認一下。

  書中的世界末日,則是一顆隕石即將於四年後撞擊地球,可想而知的是,地球將會元氣大傷,各國面臨毀滅的浩劫,說不定地球會消失,變成多個小石塊在宇宙間飄浮,至於人類會在哪裡,也就不敢想像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庭一樹的《荒野》,是她在獲得直木獎之後的最新力作,在她的作品之中,不難發現她十分擅長關於少女和男女不倫戀的題材,從她的作品逐一瀏覽,以少女為主軸的故事非常多,包括輕小說在內都是,男女不倫戀挑戰道德禁忌話題,更是讓人嘖嘖稱奇,尤其以《少女七龕和七個可憐的大人》和直木獎得獎作《我的男人》更是如此,相對於《荒野》一書,女主角山野內荒野險些捲進不倫戀裡,反而為她寫出純愛故事,一樣使人驚奇、驚豔。

  荒野來自單親家庭,和瀟灑風流的作家爸爸正慶相依為命,還有一位管家整理家務,但荒野的爸爸將他的風流韻事付諸筆墨,讀者總在他的小說裡找到他和他的女人的身影,妙的是荒野不曾看過爸爸的小說,換句話說,爸爸喜歡消費他的女人,視女人為糞土,這些就是微不足道又不足以讓女兒了解的事,反觀男主角神無月悠也,同樣也來自單親家庭,母親優子恰好是荒野爸爸的情人,當兩家成為法律上的親人之際,爾後五個人同住一個屋簷下,關係何其微妙,看了讓人不禁拍案叫絕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第23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之一的《歲月之潮》,作者是藤本泉,她擅長撰寫偏遠村落的風土習俗與愛恨悲劇,《歲月之潮》一書展現出作者典型的風格,故事的舞台落在日本東北岩手縣的海邊,岩手縣距離繁華的東京非常遙遠,相反的它距離北海道較為接近,能夠有一本小說以岩手縣的海邊做為舞台,是一件非常稀奇且新鮮的事情。

  故事的開場從該地點的海邊,撈上兩具溺斃的屍體,那是下屋敷家的孿生兄弟-民人和國人,但讓警方不解的是,打撈上來的對象並非他們接獲報案的失蹤人口-船渡誠記,而引起承辦員警高館永夫高度的好奇的是,三個人的背景、經歷都非常相似,無論年齡、學歷,可以看出是同校同學,因此,高館決心要找出這三個人之間的秘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灣本土推理作家藍霄的《光與影》一書,是他於1999年參加第3屆時報文學百萬小說獎的作品,之後費時三年,內容經過修改,於2003年再角逐第5屆皇冠大眾小說獎,可惜兩次都和大獎失之交臂,不過,拜讀過《錯置體》和《天人菊殺人事件》之後,了解秦博士的箇中魅力,同樣的,《光與影》不僅是秦博士系列作,也是詮釋校園青春推理,但《光與影》頗有吸睛的效果,在於書中有位角色擁有特異功能,能夠預知死亡,這位特異人士自然也成了作者優先賜死的人物。

  這位綽號叫做「刺蝟」的特異人士蔡宇征,是個喜歡跑圖書館的閱讀型宅男,不擅於經營人際關係,他曾預知別人的死亡,也預知自己的,是一位死神特派員,最離奇的是,當他「一語成讖」,翌日便赫然發現他的遺體,即便是他不擅於經營人際關係,大家也會對他敬而遠之,說不定在生活中,倘若有這樣的人,當事人也會怏怏不樂,身為「刺蝟」的老師,也是秦博士的同窗好友許明宣(許仙),開始著手調查學生的死因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芥川獎作家村上龍的芥川獎得獎作,《接近無限透明的藍》一書是他個人的處女作,1976年發表之時,不只是得到第75屆的芥川獎,此外還有第19屆群像新人文學獎,讓他就此一砲而紅,當時他年僅24歲,正是年少有成,書中以禁忌話題,徹底呈現社會上時下年青男女離經叛道的荒唐、墮落之事。

  書中的主角龍,是一位極盡墮落的青年,吸毒、玩樂無所不做,和幾個朋友共處一室,男男女女若干人都是一樣的墮落,有道是物以類聚,只見他們一群人大玩性愛、吸毒轟趴遊戲,淫猥之至,浪漫的情調蕩然無存,純粹是一種變向的性愛、吸毒享樂主義充斥在他們的大腦,多人的遊戲也能教他們欲仙欲死,玩到樂此不疲,因此,書中有許多性愛的文字敘述,逼肖真實現場,但也因為作者赤裸裸的文字描繪,絲毫感受不到歡愉的氣氛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故的推理小說名家泡坂妻夫的《失控的玩具》一書,是他於1977年獲得第31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長篇組的得獎作品,同屆(同組)還有大岡昇平的《事件》,兩人一起贏得長篇組獎項,但兩本作品大相庭逕,題材相當特殊,唯獨相同的,是兩本作品讀來頗有研讀教科書的感覺,兩位作者傾全力地投入相關的知識在其中,不失為絕佳的工具書。

  《失控的玩具》主角由宇內舞子和勝敏夫擔綱,演出偵探要角,全書以作者最擅長的機關魔術做為題材,一個篇章一個機關玩具,並非是作者童心未泯,而是機關玩具在日本的歷史文化中佔有一席之地,濫觴的年代相當久遠,若是從劇情裡提到的開始追溯,則是可以往前推至三、四百年,如此漫長,尚且還有機關師傅的職業出現,倘若在中國,非得要視為一種娛樂了,或是將之列為和優、伶一樣的地位,卑賤不堪,由此可見,日本有些人士還有針對機關玩具的著述,著實教人感到咋舌不已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井英夫的代表作《獻給虛無的供物》,是日本四大奇書當中其一,前兩本《腦髓地獄》和《黑死館殺人事件》先後出版之時,他還是這兩本書的讀者,當中井英夫於1962年,以塔晶夫的筆名將本書序章到第二章的部份,角逐第8屆江戶川亂步獎,得到第二名,敗給戶川昌子和佐賀潛兩位(該屆有兩位得主),而後中井英夫幾經將小說內容修改若干次,成就了在時間順序上名列第三的推理奇書,最可貴的是,本書還是作者唯一的一本推理之作,此書一出,讓其它推理名家為之失色。

  在本書當中,作者援引1954年發生於北海道的「洞爺丸事故」,以真實的船隻翻覆事件做開場,導出冰沼家一家滅門的悲劇,幾個大型的事件如廣島原子彈、函館大火等等,彷彿就是受到了愛奴蛇神的詛咒,冰沼家的家族成員一一喪命在其中,死於非命,其餘生者,也就是遺族,則是在紅司與蒼司的東京寓所裡一一死去,著實慘不忍睹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到京極夏彥的妖怪推理小說-「京極堂」系列,想起從《姑獲鳥之夏》一書伊始,直到《塗佛之宴.撤宴》(接著應該會在明年出版《陰摩羅鬼之瑕》),他以驚人的博學、對妖怪的潛心鑽研,寫出本本質量兼備的小說,厚重的情節當中,益發見到他對妖怪領域的執著,值得欽佩。

  《塗佛之宴.撤宴》銜接《塗佛之宴.備宴》未完的劇情,京極堂一群人當中,除了京極堂本人之外,其餘盡皆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劫難,關口巽因涉嫌殺人身陷囹圄,榎木津、木場行蹤成謎,中禪寺敦子被綁架,表面上京極堂老神在在,內心是波濤洶湧,焦急不已,他面對的是以塗佛為名的歹徒,需要個個擊破,才能直搗虎穴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坂幸太郎的《FISH STORY -龐克救地球》是一本中、短篇小說集,收錄四則故事,其中的同名短篇被拍成電影,頗受好評,但對於伊坂幸太郎作品風格充滿了娛樂、輕快的明亮調,即使有較為苦澀的情節出現,還是讓人不會感到有太多的憂傷在其中,亦不至於黑暗,因此,他的作品很受日本導演的青睞,說不定還是座上嘉賓,20世紀末到21世紀初,日本的推理小說多元化是有目共睹,他的作品也是其一,但故事的氛圍滿滿的娛樂性,他是第一人,論娛樂性的小說,拍成電影自是再適合不過。

  所以,讀者可以理解到,從小說篇名充滿怪誕、奇想的構思,到內容亦是滿佈天馬行空的想像力,作者的繆思是不容置疑的,在本書當中,小偷是主角,由他當家,其它的作品裡亦是隨處可見樑上君子的足跡,顯而易見地小偷的角色是作者的最愛之一,藉由一位反派角色主宰整個故事,為的是顛覆故事裡的世界,猶能奏出一曲輕快的樂章,為了生活,不妨以另類的方式走出一片天,就是作者寫作的宗旨之所在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村誠一的《暗渠的連鎖》,乃是描繪戀愛男女約會之際,就在花前月下,陡地遇到歹徒襲擊,對情侶課戀愛稅,男方立刻被制伏,完全是手無縛雞之力乖乖就範,女方則是在無力反抗之下受到性侵害,這無異是比煞風景還要更悲慘的事,難道預防課戀愛稅的方法,非得將防狼武器隨身攜帶不可?於是,森村誠一在本書當中,以多起情侶被課戀愛稅的案件做開端,警民合作,合力揪出專門突襲情侶的那隻狼,並繩之以法。

  被課戀愛稅的代價是淒慘無比的,在歹徒以刀,或槍械挾持之下,情侶只能束手就擒,完全不能反擊,眼睜睜地任其劫財劫色,事發之後,可謂是劫後餘生,男方會自責沒有能力保護女方,女方則要做心理建設,勇於走出被強暴的陰霾,更糟糕的是,情侶們會因此事的衝擊無法再繼續交往,有的人的理由是「女生被別人睡過了」,有的人會對陰霾難以釋懷,一但被課戀愛稅,女方的作風往往是悶不吭聲不報警,讓歹徒逍遙法外,可以連連犯下獸行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賀潛(1914-1970)的《綴花的屍體》,是1962年第8屆江戶川亂步獎的得獎作品之一,和戶川昌子同享該屆的榮耀,佐賀潛以律師兼作家的身份,擁有極為專業的法律背景,方能寫出這本得獎作品,刻劃司法界人士庸庸碌碌的寫照,寫來栩栩如生,那麼,法庭推理的情節也就對此應運而生,成為他筆下的一處風景。

  書中的主角是一位年輕的檢察官城戶明,書名「綴花的屍體」是城戶承辦的案子,死者柿本高信董事長陳屍在家中,屍體上還有沾附菊花和不祥的石蒜花,犯罪的情境彷彿和山村美紗的《花之寺殺人事件》如出一轍,既華麗又驚悚。柿本董事長本人花名在外,年過五旬有一位年輕的再婚妻子美雪,同時還和現任秘書片岡綾子有染,美雪則和柿本董事長前任秘書人見十郎大搞不倫,柿本家複雜的男女關係,以及董事長夫妻貌合神離的結果,終於讓他們家道中落,作者為了描繪城戶辦案渾身是勁,還有滿腔的熱血,於是讓兇手早早現身,並安排了大量的法庭推理、城戶和兇手較勁做為全書的焦點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村誠一的《狙擊者的悲歌》,是罕見的以冷硬派的筆觸書寫,在拜讀過作者幾乎是清一色的社會寫實的推理小說,突然筆鋒一轉,一位冷面殺手於焉登場,讀來頗有使人驚豔的感覺,然而,殺手是個非法的職業(白色恐怖時代叫「特務」),書名當中的「悲歌」二字,無異是訴說著主角是個悲劇人物,讓冷硬派的氛圍裡抹上一層寒霜,肅殺的氣氛讓人不禁全身一凜。

  故事中的主人公山形直也過去常被眾人唾棄、欺侮,一直到被黑道裡的份子濱野利隆收留,才終止了悲涼的命運,黑道的生活縱然衣食無虞,但時時要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,以命相拼,因為,山形搖身一變,成了機動性、時時待命的狙擊者,犧牲個人的玩樂全心投入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光一的《白色的殘像》,是1988年第34屆江戶川亂步獎的得獎作品,坂本光一本名太田俊明,是一位業餘作家(昭和後期-平成時代),大學時代在棒球球隊十分活躍,擔任游擊手,對棒球界的大小事瞭若指掌,因而在畢業後,寫下了以棒球為題的《白色的殘像》,亦有其它相同題材的作品陸續發表,作品數量不多,是一件非常遺憾的事情。

  主角中山涼介是體育新聞記者,在過去,他曾是一位活躍在甲子園大賽的球員,一年稍縱即逝,一年前,時間設定在昭和55年初,棒球明星學校的球員向井健一觸電自殺,言下之意就是以電殛的方式終結自己的生命,說起自殺,觸電自殺在小說裡非常少見,觸電的經驗你我都有,但觸電致死的伏特值多少,超乎大家的想像,但無論如何,是關乎自己好友的死,中山看在眼裡覺得非常遺憾,本書便是以中山的角度,回憶這段過去,他更想要探索其中的秘密,是自殺還是他殺,想要打破沙鍋追蹤到底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田康夫的《消逝於虛無道中》,屬於淺見光彥系列,他的作品不外都是以特定的事物,介紹日本某地的文化、歷史等,讓讀者身歷其中,走一趟紙上的人文之旅,從而瞭解更多的人文知識,具有知性的旅情推理。內田康夫積極地在作品裡介紹、推理日本的各項文化,比起同樣都是旅情推理名家的西村京太郎和山村美紗兩人,作品的知性更甚於他們倆,如能獲頒日本文化勳章等相關殊榮,勢必會成為推理界的一段佳話。

  《消逝於虛無道中》一書,得從「虛無道」三個字說起,那便是因地震等天災,或是其它因素形成的廢棄道路,在地狹人稠的台灣,斷然不可能有廢棄道路的出現,即便是有也會改建做為其它用途,在日本有廢棄道路的存在,當它出現在推理小說當中,無異是一個殺人棄屍的絕佳地點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清張的短篇《影之車》,收錄七則短篇,部份的短篇在先前各家中譯本裡曾經出現過,對照到日文原著也是如此,七則短篇當中,題材各有所異,主角們的生活背景與社會階層也各有不同,這些人當中,各有各的惡,有些人不是天生的大壞蛋,並不是以惡小而為之,而是基於某些因素,或情勢所逼,令人性當中出現了那顆壞了一鍋粥的老鼠屎,犯罪就此應運而生,他們的罪行不甚嚴重,有些值得同情,有的不可饒恕,在松本清張的詮釋之下,這些主角的所做所為另有內情。

  縱觀小說,都以詮釋人性的幽微之處為最大宗,松本清張的作品也不例外,由於他早年的生活苦澀,往事不堪回首,卻都一一化為他作品中的風景,再加上他閱讀的經歷當中,有過疑似涉獵左派的文學作品之嫌,受到朋友的牽累,以致被檢舉遭到警察造訪、拘役,所以他對公權力也有某種程度的不滿,松本清張的作品一路讀來都是苦澀備至,悲哀的情境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,人性的極惡在此發揮到淋漓盡致,甚至偶爾會讓人質疑,是否沒有否極泰來的可能?在此,只能說這就是松本清張的風格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澤在昌的《毒猿》,是「新宿鮫」系列作的第二本,在第一集當中,被貶謫的鮫島刑事令歹徒聞風喪膽,有了「新宿鮫」的美稱,被貶謫仍然締造了辦案佳績,屢建奇功,第二集《毒猿》裡,鮫島的任務是要尋找一位犯罪中的箇中翹楚,綽號「毒猿」的台灣籍殺人魔,既然「毒猿」能讓日本黑道知道他,表示這位殺人魔做出了跨國性犯罪,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,同樣讓人聞風喪膽,那麼對鮫島來說,這次任務便是一場無間任務了。

  毒猿也是心狠手辣的,足以讓人渾身打哆嗦直上背脊,為了緝捕毒猿,作者勢將在情節的安排上做出跨過辦案的設定,於是在台灣這邊也有刑警和鮫島合作,和西村京太郎的
《上海特急殺人事件》一樣,都是跨國辦案,馳星周的作品裡也不乏見到類似的情節,此外作者的「打工偵探」系列作裡,《女王陛下的打工偵探》亦是如此,跨國辦案聲勢浩大,也需要動員多人,而「新宿鮫」系列作又是作者的代表作,更是可見他在寫作上極是圓熟的魅力,代表正義的警方不折不撓,幾經挫敗,也要殺殺對方的銳氣才是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