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105 (2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村誠一寫下了轟動一時的《魂斷天涯》(日文書名:《新.人性の證明》),乃是為了二次大戰日本侵略中國東北最主要的一支部隊而寫,那是以石井四郎為主的細菌部隊,又稱七三一部隊,石井四郎和他的三個哥哥-虎男、剛男和三男,皆在部隊裡擔任要職,石井家兄弟在部隊裡呼風喚雨,將擄來的俘虜進行各項醫學實驗,被迫感染多種傳染疾病,令受難的人們折磨到死為止,光是一本歷史推理小說是難以將他們的惡行惡狀完全交待清楚的,因此森村誠一還寫下《惡魔的飽食》一書,還有續作若干,由於該部隊的罪行磬竹難書,震驚了許多國家。

  當時,森村誠一為了七三一部隊別具用心,《惡魔的飽食》先行出版,接著推出《續.惡魔的飽食》(日文書名:《続・悪魔の飽食》)和《魂斷天涯》,以及《惡魔的飽食 第三部》(日文書名:《悪魔の飽食 第3部》),這是一個還原歷史真相的忠實表現,加上日本的歷史教科書又企圖湮滅許多罪證,他的幾本作品也就相當可貴,對岸的中國也格外重視,還改編成舞台劇、混聲合唱組曲演出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戶川亂步的《奇面城的秘密》,乃是循著莫里斯.盧布朗筆下的亞森.羅蘋系列《奇嚴城》的脈絡進行,根據日本知名推理評論家新保博久的解釋,亂步不僅以該書為範本,奇面城也是奇嚴城,四十面相會帶女性到他的賊窟,也是受羅蘋影響,所以,讀過《奇嚴城》的讀者,再來讀《奇面城的秘密》,會找到許多相當熟悉的感覺,不只是似曾相識,而且,還是「我們才剛認識」(或,認識很久了)。

  四十面相就是怪盜二十面相,當他栽在明智小五郎的手裡,他因而鋃鐺入獄,為了洗心革面,他以四十面相的名義越獄、重出江湖(說不定飛天二十面相也是他本人),繼續幹起他怪盜的舊業,當然,只要四十面相當一天怪盜,明智就得為他的偵探事業撞一天鐘,四十面相因明智越挫越勇,明智也靠他撐起名偵探的名氣,兩人可說是逆向的相輔相成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見《弒魂詩》一書,單從書名會無法想像它的情節,乍看之下很文謅謅,尤其是「弒」字,「弒」可以換成「誅」、「殺」、「屠」等同義字,一首足以誅殺魂魄的詩,讓人一命嗚呼,究竟又何等「魅力」,剎時間讓讀詩的那些人看了在鬼門關走一圈,嚴重的會魂飛魄散,這就是奇幻小說所要詮釋的東西了。

  話說有位中法混血的詩人新秀胡梅寫下了詩,舉凡只要是他的詩作,都具有一股難以抵擋的魔力,甚至引來異常的行為,尤其是「時間的黃金」更是
「讓人感受到一種不可思議的氣氛。該怎麼說呢,好像是在傾聽住在無人知曉的曠世秘境的人們唱歌般。而且,那個光景忽然就浮現在腦海中。」(P.224)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天前甫聽完司馬爺爺的演講,想要在「谷歌」(Google)裡找一下司馬爺爺的資料,赫然發現他有一張極是能詮釋赤子之心的照片,非常動人,司馬爺爺從年輕到現在,頭髮全白了也不吝於在公眾面前露齒一笑,司馬爺爺不是「回眸一笑百媚生」,而是「露齒一笑百魅生」,當然,看到「魅」字實在太奇怪了,在此解釋一下:一是司馬爺爺是說鬼故事達人,一是司馬爺爺露齒一笑,魅力無限,親和力滿點囉。

  這張年輕的司馬爺爺,當時是「司馬爸爸」(近三十年前嘛),髮間僅僅竄出幾根花白的頭髮而已,那時他用雙手背托著下巴對著鏡頭露齒一笑,立刻將那股子赤子之心流露在鏡頭前,而這張照片,就收錄在徐宏義的攝影集《作家的影象》裡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川昌子的《幻影之城》,是一本中短篇推理小說集,也是在1962年第8屆江戶川亂步獎的得獎作,和佐賀潛《華麗的屍體》一同分享了該屆的榮耀,本書收錄三則中短篇小說,同名小說屬於長篇,其餘兩篇一是中篇、一是短篇,實在很難界定是哪一種。

  戶川昌子以社會上發生的事做為題材寫成的本格推理,舉凡《獵人日記》,乃至於本書都是,在故事的情境中佈下了濃重的懸疑氛圍,主角以第一人稱登場,但殺人兇手不盡然就是主角本人,作者一面鋪陳劇情,將讀者先行拐進虛假的死胡同裡,設下所謂的敘述性詭計,就在結局中安排了意外性出現,意外程度之賁張,著實難以料想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野洋的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的得獎作《華麗的醜聞》,顧名思義,它是一本關於知名人物的醜聞,醜聞有貪瀆、緋聞,在本書裡,則是一位P國駐日大使保羅.尼迪倫和日本女性雙葉米子的緋聞,那位女性很自然地就是第三者,基於這起「N大使事件」,當事人被革職,他的婚姻也宣告破裂,只有刊出的「P.S」報,為當時這起醜聞留下一個歷史的見證,成為尼迪倫大使一輩子的污點。

  事隔多年,主角嘗試去調查「N大使事件」,不外乎是為了還原事件的真相,以及尼迪倫大使是否真的鬧出醜聞,讓P國蒙羞,關於官員瀆職,是司空見慣,上流社會的奢華生活,和官員過從甚密者,亦是稀鬆平常之事,作者以最悉心的方式處理故事中的每個情節,然而,安排醫院裡還有高級女侍應生出現,進而「服務」男性病患等特殊照顧,是非常使人訝異的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心樂是台灣早期的推理作家,曾以《生死線上》獲得第二屆林佛兒推理小說劃作獎首獎,就此展露頭角,他的推理評論「偵探推理文學面面觀」,流露對推理的熱愛與研究,《推理之旅》更是他個人的首部長篇,以他最熟悉的瑞士為故事背景,由於他曾在瑞士留學,任職蘇黎世台北貿易辦事處,瑞士是他第二個家,對於瑞士自是再熟悉不過,尤其是瑞士當地還有個來欣八賀大瀑布,是福爾摩斯和莫禮阿提教授決鬥的地點,對此他將部份的推理情節融入自己的作品當中,十分特殊。

  坦言之能以瑞士為背景的推理小說並不多,余心樂是其一,最重要的是他還在當地佔有重要的地位,具有某種程度的份量,不能不說是台灣的榮耀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灣推理第一人林佛兒之女林竺霓(霓霓),和她的同窗好友鄭世安(安安),兩人的魚雁往返,全部收錄在《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》一書裡,當林竺霓跟著家人移居到加拿大,兩人不得不分開,於是隔著寬廣的太平洋,在當時通訊不算發達的年代,勉強有BB Call,手機也不甚流通,更遑及電子郵件、網路等等,就在天安門事件前後,民進黨開始為民主發聲、發難之際,兩人只能盼著對方的信,一解思念好友的苦。

  大約二十年前,民國七○年代末期,這對手帕交通信非常勤勞,只見航空郵件飛來飛去,絲毫沒有阻隔她們的情誼,對於現在的八、九年級生是非常難以理解的,安安(書中的署名)和霓霓兩人性格迥異,以互補的方式成為無話不談的閨中密友,沒有任何利害關係。利害關係太深的情感維持不久,也容易翻臉、也容易做表面功夫,人們常懷念、遙想過去的美好年代,不具任何利害關係,另一方面卻又時時感慨,為了自己的生計,即便再厭倦、憎惡對方,還是不要撕破臉才好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原家三姐妹-緒方鏡子、伊原香代和伊原秀,是父母再婚之後各自帶來的女兒,鏡子是爸爸第一次婚姻的女兒,香代是媽媽第一次婚姻的女兒,只有秀是父母再婚生下的,嚴格說來,鏡子和香代是靠法律關係維繫的姐妹,彼此是夫妻雙方的拖油瓶,只有小妹秀和同父姐姐鏡子、同母姐姐香代有血緣關係,三姐妹在這種尷尬而又矛盾的血緣關係下成了一家人,如此情形或者只有已故的芥川獎作家中上健次能夠明白,三姐妹一樣具有老大、老二和老么的特質,尤其在婚姻、感情的世界裡,此等特質益發地明顯,甚至讓人感到突兀。

  在某個因緣際會之下,鏡子和秀在馬耳他島的旅途中邂逅了醫生楯俵介,橫生在三姐妹之間的矛盾,立刻讓俵介猜出了幾分,當幾個人分別回到日本之後,三姐妹的矛盾仍然是越演越烈,只有香代顯得蠻橫,自己事業有成,還是單身則已,還非得要共享姐妹的丈夫不可。故事的開場,鏡子已婚,秀在日後也嫁作他人婦,最妙的是對象就是俵介,儘管如此,幾個男人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香代對異性的態度,是逢場作戲,但也唯獨對香代是小姨子的身份,無法像陌生人一樣對她下逐客令,於是香代的蠻橫鬧得不可收拾,先後和姐夫、妹婿有染,也引來了多次的家庭大戰,鏡子和秀的婚姻岌岌可危,隨時就要宣告破裂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文音繼《豔歌行》之後,推出了《短歌行》一書,是台灣百年物語二部曲,百年物語猶如浩瀚的家族史詩,寫來蕩氣迴腸,作者預計於年底(夏秋交會)之時推出三部曲《傷歌行》,《豔歌行》和《短歌行》一樣地厚重,《傷歌行》自然不亞於前兩本吧?而台灣百年物語既是寫作者的家族史,也是寫你我台灣人的家族史,放眼望去,多位作家都曾寫過家族史,但唯有鍾文音的與眾不同,那是因為,她計劃好了撰寫一部長篇大河小說。

  乍看之下,「台灣百年物語」也可謂之鍾小娜系列,鍾小娜以跑龍套的形式,在書中串場,作者也坦言在即將出版的《傷歌行》裡,也是扮演同樣的角色,鍾小娜其實就是作者的化身,在《豔歌行》裡曝光率高,由於《短歌行》的時間點回溯到日據時代,二二八事件和對日抗戰期間之前,對於鍾小娜本身是遙遠的,不復追尋,但祖父、曾祖父留下的步履可以供她遙想他們的當年事,從書中的文字敘述可以得知,作者勢必搜集了許多資料,有備而來,寫下的不僅是先祖的事跡,也寫下了多舛不安的台灣,一個永遠處在多事之秋的蕞爾小島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  村誠一的《勇探魔穴》屬於十字架系列作,該系列作的書名均以顏色區分之,本書在日文名直譯是《黑色十字架》,代表著無盡的邪惡(罪惡),當罪惡不能接受法律的制裁,逍遙法外,或者可能搖身一變,成為社會或國家的混世魔王,是否國家整體會陷入萬劫不復?連故事裡的執法人都不敢也不忍再揣測。

  本書係根據日本社會裡最龐大的人蛇集團犯罪事實寫成,作者架空了一處空間-F縣羽代市,做為這人蛇集團「中戶組」猖獗的舞台,故事的開場,以一位極為頑劣不堪的少年,他和玩伴的惡意縱火引來火災,導致一位消防員因公殉職一事,和之後中戶組強行擄掠良家婦女,進而逼良為娼等惡行惡狀,兩者之間看似毫不相關,但又在卷末的發展,作者又將之巧妙地連結在一塊兒,在此代表了少年長大後和「中戶組」狼狽為奸,年少時的頑劣沒及時導正,長大了便是一尾人人得而誅之的「大尾流氓」(台語)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歧川恭的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之作《濕濡的心》,以兩位絕美無比的同志少女-御廚典子和南方壽利做為核心,尚有寫出外遇、師生戀等等不倫戀,各種「光怪陸離」的戀情在書中紛紛出籠,在過去,不倫戀隱匿著鮮有訴諸筆墨,早期的推理作品裡,約略從松本清張的作品裡可以片面地捕捉到些許題材,如今以不倫戀書寫推理,反而有種老掉牙,司空見慣的感覺,多歧川恭能於1958年,以此書贏得第4屆的江戶川亂步獎,頗有驚豔的效用,畫龍點睛,令評審讚不絕口。

  標緻的少女,或者是類似林志玲、侯佩岑,典子和壽利是校園內的焦點,兩人既是同志、同學,也是鄰居關係(說不定還是校花),因此也在街頭巷尾當中成為焦點,況乎是美女讓人百看不厭,尤其是典子,還有兩位追求者-風流的英語老師野末兆介,典子父執輩的兒子楯陸一,更是想要一親芳澤,總而言之,典子無異是一位雙性戀,美的冒泡、男女通吃。作者寫下了典子和壽利成為萬人迷的文字,除了女同志的關係讓她們扣分,餘者還是完美到無懈可擊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藤友哉的《聖誕節的恐怖份子》是一本推理性質的輕小說,描述一位少女不知莫名所以,意即「一整個衝動」來到苫小牧外的離島,她孤身一人在島上闖盪,歷劫歸來,多次闖盪的結果,邂逅了幾位性格迥異的人們,與其說恐怖份子,倒不如說是島上的一群怪人來得貼切。

  小林冬子在島上闖盪,遇到一位怪里怪氣的男子熊谷夏人,一會要她當女工出勞力,一會又要她去監視人,才知道熊谷家兄弟的家務事實在麻煩,哥哥一直對弟弟尚人的舉止百思不解-一直猛敲鍵盤打字,卻又無從瞭解,兄弟之間的鴻溝於是越來越深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野洋的《變色的蝴蝶結》是一本推理短篇,中譯本的外型就是一本口袋書,方便攜帶,但也在茫茫書海裡容易忽略它的存在,這本口袋書小巧玲瓏,份量單薄,讓每則短篇讀來便是極短篇,所以能夠在短時間內閱讀完畢,非常適合排遣時間。

  書中的八則短篇取材簡單,泰半以家庭婚姻的事情為主,探討婚外情、三角戀愛此等複雜的男女關係,有的可以化為事件的核心,有的則是做為故事的陪襯,同時,作者更在劇情的尾聲置入結局意外性,讓平凡的男女情愛糾葛,帶入另一波意想不到的高潮裡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阪圭吉(1912-1945)是戰前代表性的本格推理作家,尤以擅長詭計佈局,突顯出本格推理其所具備的要素,從而寫出篇篇精彩的短篇推理,本書《銀座幽靈》是其一,其中的短篇歷經多次再版,更是能驗證這一點。

  在本書當中,主角幾乎可說是由機關和幽靈登場,但另一方面,又可以看到物理、自然等現象的嵌入來和它們相輔相成,並非是要讓理性和非理性產生扞格,而是要在解謎的過程當中,作者想要滿足讀者的好奇心之餘,給予一個最合理的解釋罷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真沙子的《恐怖青燈館》,彷彿如同鮎川哲也的短篇《青色密室》具有恐怖、森然的感覺,從書名論之,它,青燈館便是一座殺人館,無論兇手和被害人,都是環繞在青燈館內外的人們,但未必就是屋主榆隆一郎一家人所犯下的罪行,只是青燈館擁有數十年的歷史,早在明治時代便在當地是一幢赫赫有名的大宅院,不用說榆家就是當地的名門望族了,根據作者的設定,榆家祖輩曾和明治維新重要人物伊藤博文平起平坐,一座豪宅之所以變得恐怖,那就是要詮釋榆家的家道中落了。

  27歲的女主角霧生冴子,是一位接受心理治療的小提琴家,在開場透過精神科醫生家城廣明的引介、接受榆隆一郎的聘用,為榆的獨生女美也教授小提琴,意即冴子是美也的小提琴家教老師,全書以她的視角,看待榆家和整棟青燈館所發生的恐怖事件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故推理名家笹澤左保(1930-2002)的作品《空白的起點》,是第46屆直木獎入圍作品,敗給了該屆得主伊藤桂一,過去,笹澤左保多次入圍大獎,卻也都和大獎失之交臂,非常可惜,如此還是能夠證明,他的推理作品受好評的程度。

  《空白的起點》的開場,乃是由幾位保險公司的業務員-佐伯初子、塚本清三和新田,三人在列車上的對話開始,此外,少女小梶鮎子和她的上司也在同一列車上,此刻,卻意外地目擊自己的父親美智雄,在列車轉彎行經的懸崖墜落身亡,如此戲劇性的發展,為了鮎子是父親投保鉅額保險金的受益人,加上新田對鮎子頗有好感之故,新田決定調查事件的真相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村誠一的《惡夢的設計者》,成書於1974年,正是一個離現代略為遙遠的年代,儘管如此,但書中的情境並不遙遠,有著知名企業為了繼承人選的寶座爭奪不休,富可敵國的遺產教人又羨慕,也教家族的成員們覬覦不止,因此,家族內的爾虞我詐、謀財害命之事此起彼落,加上森村誠一擅長的高層鬥爭加諸其中,成就了一本犯罪小說。

  故事的開場,企業鉅子財川總一郎的獨子一郎結婚,對即將蜜月旅行的兒子叮嚀到了旅行地網鹽溫泉,尋找一位名叫水木時彥的男子,但是在陰錯陽差的情況下,一郎途中遭人砍殺,恰好就在水木的身上斷了氣,由於一郎和水木相貌非常接近,就連新婚妻子多津子一開始也誤認了,自此之後,水木代替一郎,開始了如黃易《尋秦記》一書裡,趙盤取代嬴政、繼位成為史上第一位皇帝-秦始皇的橋段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庭一樹的短篇小說集《為青年設立的讀書俱樂部》,乍看之下和之前發表的輕小說「GOSICK」系列如出一轍,同樣在校園裡,幾位高中生各自面對學校裡突如其來的新鮮事,在這本短篇集當中,一個擁有百年歷史的聖瑪莉安娜學園,同樣是個架空的舞台,而學園是個女校,裡頭設立著和推理小說研究社相仿的社團「讀書俱樂部」,分別由五位社員記錄五則短篇裡所發生的大事,如輕小說一樣的進行,一路讀來十分有趣。

  本書匯集了輕小說與大眾讀物的特性,除了天馬行空的想像,輕小說裡寫盡年少不知愁滋味的青澀情懷,書中的劇情具有連貫性,排除第二篇是提及學校創辦人的年少時代,聖瑪莉安娜不是日本人,而是來自法國巴黎,因此第二篇是番外性質,額外談到的,但和學園裡的少女們都有著少女情懷,而少女情懷是不分年代的,於是作者一併列入其中,由記錄的社員納入事件簿裡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