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108 (1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西村京太郎早期的作品著重在社會派本格推理,而後才是以旅情推理打響他的知名度,《高爾夫殺人事件》是其一,過去林白出版社也出版了若干本他的社會派本格作品,也都相當精彩,儘管十津川警部「耽溺」在旅遊世界裡,搭著火車展開一次又一次的旅行,不斷地遇到炸彈狂魔的威逼,但彷彿旅遊便是呈半放空的狀態,放著警部去旅遊當起閒雲野鶴,似乎是大才小用了些。

  這麼說是基於有些作品完全以旅情為主,推理辦案居次,劇情的張力和緊湊度次於社會派推理,縱然是一面看著警部上天下地,一面又不免感到懸疑的氛圍消散了許多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田光代寫下了《森之眠魚》,在故事裡,她特別援引真實事件「音羽殺人事件」,寫下了終日得失心重,為了子女的未來,在教育方面的輸贏與否,一群內心因而陷入困頓、匱乏的年輕媽媽們,言行上益發地神經質,甚至日趨嚴重,究竟該要為她們表示同情?還是惋惜?抑或是,就此調整日本的教育制度?

  於是,我們得談到日本人終其一生都在和別人競爭一事,一個孩子呱呱落地之後,在嬰幼兒時期要開始接受家庭教育,接著面臨幼稚園考試、小學考試的挑戰,爾後的每一個教育層級都有相關的入學考試,考驗每個莘莘學子,在萬頭攢動當中,不一定要脫穎而出,但求能得到一個容得下自己的一席之地,彷彿日本沒有義務教育,所以,在書中的風景,不外是媽媽們為了孩子不輸在起跑點上,終日汲汲營營,為孩子做這做那,送小孩上補習班、才藝班,圓成自己的「英才教育」,以免落於人後,求個心安,如此,人的一生和競爭相伴,到了白熱化的程度,竟爾上演出如「音羽殺人事件」的悲劇,或者,作者有鑑於事件裡當事人山田光子的罪行,寫下本書呼籲年輕的媽媽們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之宮稻荷(莉莉佳)是一位金髮、年輕的巨乳級的妓女,正值荳蔻年華便為了生計賣淫,游走在法律邊緣,純粹還是個未成年的援交女,但這不打緊,她卻在某天喝到酩酊大醉,不慎失足讓下巴撞上大石頭,因而在下巴留下一個形狀古怪的瘀血,以致於被一個神明附身,她也只能每天貼上OK繃將瘀血處遮掩,從此過著另類的生活,讓她叫苦連天。

  說到稻荷身上的神「嗚嘎」,倒不如說祂是個動物靈,有別於鬼魂,外形好像狐狸和豺狼的混合體,但稻荷還能掐住祂的脖子和祂談判,對於附身,說不定稻荷毋寧讓豬八戒附身,可以讓生意興隆,成天躺著都能財源滾滾,然而「嗚嘎」什麼都沒有,還說稻荷是個被牠中意的女巫,平時憑附在那塊瘀血上的同時,還生性好鬥,倘若遇上了和「嗚嘎」一樣的動物靈,便要纏鬥個你死我活,「呀答」如同是祂的宿敵,對方恰好也附在一位少女身上,可惜好鬥的「嗚嘎」和「呀答」一但動干戈,輸的永遠都是「嗚嘎」一方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原田舞葉寫情、詠情,總有一股特殊的魔力,不計任何情感、亦沒有差別待遇,書中的主角總能和自己深愛的對象相濡以沫,沒有勾心鬥角、沒有斤斤計較,無怨無悔,完全是一種「純愛」式的付出,讓讀者深深感受到「此情永不渝」、「蒼天曷有極」,對於主角本身,更是個值得交心、付出的人。在《向影神祈禱》一書裡,作者一口氣刻劃了親情和友情兩種,同樣具有這些特色,亦饒富人情味,當然,一樣深深地觸動讀者的心弦,令你我為之動容,不失為一本賺人熱淚之作。

  故事中描繪舉債度日的圓山一家人,欠下債務的始作俑者是一家之主圓山鄉直(阿鄉),沉迷賭博,在桌上沉迷游泳散盡家財,耽溺電影,為了看電影時時不見蹤跡,家裡有這種男主人是夠疲累的了,他過於樂天,更無憂患意識,終日樂不思蜀,即便天塌下來了還有妻女為他撐著,沒有治家的觀念,從不曾樹立起為人夫、為人父的風範,完全是個人主義的表現,但晚年有個能幹的女兒步(小步)恰好賺錢供他花用,有其父必有其女,步從事著和父親喜好的行業,對金錢也缺乏概念,唯獨做父親的與小孩子劃上等號,父女倆簡直大異其趣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要十津川警部跨海緝兇,不分上天下地,千里迢迢到異國去尋找線索,並非難事,目前還未接觸到有關他遠赴歐美,或非洲大陸探案的作品,先前他已去過印尼、中國等地,在《十津川警部跨海緝兇》裡,地點是僅僅以日本海和日本兩兩相望的南韓,如同台灣之於菲律賓或中國一樣近在咫尺,對警部而言,更是稀鬆平常了。

  警部動身前往南韓的理由,乃是他此番遇上了在祭典中慘遭殺害的妙齡女子,由於犧牲者貌美如花,恰好又在祭典上被歹徒盯上,成為另類的活人獻祭,只是犧牲者紅顏薄命,她們的香消玉殞讓十津川感到惋惜,那麼,在東京三大祭典之後,還有什麼樣的祭典讓歹徒成為下手的目標呢?於是有位受刑人北川廣明,宣稱他知道歹徒犯案的情報,而十津川警部,竟然同意讓北川成為他辦案的軍師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續了膾炙人口的《冰點》,三浦綾子再接再厲寫下了《續‧冰點》,主要以身世飄零的辻口陽子為中心點,向四周延伸敘述,向讀者再做一個完整的交待,其實,續集的作用往往都是為了滿足讀者欲罷不能的心態,對前作懸而未決的劇情做出衝擊性的補強,如同《飄》的續集,亦是為了滿足讀者的情緒,郝思嘉的未來和幸福究竟落在何處,由一位作家給了一個方向將之完成,所以同理可證,自殺未遂的陽子,開始對自己飄零的身世迷惘不已,自己的身份一直充滿爭議,讓辻口全家失和,作者以此為出發點,想要讓辻口家回歸到寧靜、幸福的日子裡。

  辻口家的成員向來都有優柔寡斷的毛病,甚至是書中的每位人物(可能作者也是這樣的人吧?),以致於風波不斷,一波未平、一波又起,倒底他們想要怎麼樣呢?委實沒有個定數,還得讓其它人出面為他們善後,然而,也多虧有了這些人主動表示要善後,他們生命中的原罪和遺憾,得以找到救贖,而這些原罪,在他們內心不斷地產生糾結,又因隨著每個人的性格殊異,衍生不同的處世態度,尤其是夏枝和她的地下情人村井靖夫,看者教人為之氣結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井潔對台灣的讀者而言很陌生,但說起日本新本格推理諸位名家當中,他是其中之一,還創造了哲學家偵探矢吹驅(阿驅),從代表作《伊底帕斯症候群》來看,矢吹驅和京極堂一樣擁有滔滔不絕的口才,華麗的辯證思維,宏觀的視野讓人大為傾倒,並且從中見到作者的博學,以及特殊的經歷,摘下第三屆本格推理大獎的同時,《伊底帕斯症候群》符合日本推理四大奇書的要素,由於奇書在精不在多,奇書還是曠世珍奇、鳳毛麟角,在沒有所謂21世紀的四大奇書之前,作者彷彿也為本書預約新一世紀的四大奇書名單之中。

  言下之意,作者和京極同樣存在著濃烈的表演慾,比起一般的作家多更多,愈是讓讀者感到辯才無礙,該作家在小說構思的雄才大略愈能顯現,一切昭然若揭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到大阪船場知名的棉布批發商「矢島商店」,第四代的矢島嘉藏辭世,矢島家接連四代都是女性掌家,並招贅男婿料理店內生意,在矢島家的寫照,正是女人奉行大女人主義,男性的地位比女性矮一截,儼然就是個小型的母系社會,但是第四代的嘉藏不僅在他的妻子松子面前抬不起頭來,上行下效的結果,導致三個女兒-藤代、千壽、雛子,和大掌櫃大野宇市都看扁他。

  一位男主人於內於外都被看扁,備受鄙夷,彷彿入贅只是傳宗接代的機器,在矢島家就是寄人籬下,矢島家還有許多異於其它人的傳統,就這樣眼看嘉藏行將就木,除了妻子比自己先走一步,為了報復女兒的不孝,和大掌櫃僭越分寸,報復的工具全然用在遺囑方面,企圖讓屋簷下的一群人發動爭奪財產的戰爭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英姝的《無伴奏安魂曲》,男主角阿泊跨越了十年的時空,開始追憶兒時鄰居阿秋的死,長大後,阿夏的出現讓他以為是阿秋,阿夏和阿秋是兩個人,在此彷彿有著雙胞案,然而,在他心中兩個長相相若的女子都死於非命,阿泊的心被掏空,於是他開始尋找阿夏的電話錄音,可惜沒有什麼頭緒。

  作者構築的推理空間單純樸素,以及兇手很單純而又平凡的殺人心理,沒來由地妒火中燒(真是女人何苦「為難」女人哪),犯罪陡地出現,猛一下子就蹦出來,儘管這一切和當前蓬勃的日系推理小說相比,並沒有相似的類型可以比較,或者這是沒有受日系小說影響書寫而成(沒被牽著鼻子走),此外,男主角本身既非偵探,劇情也沒有安排偵探出現,真相隨著劇情發展自然出現,順理成章地出現,更無所謂曲折的情節置入,這是一本再陽春不過的推理作品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京車站站長北島祐也接到一通勒索電話,恐怖份子山田太郎(金澤善明)為了加拿大總理夫婦搭新幹線一事,以甘油炸彈為武器索價一億圓,否則誓將炸毀整個東京車站,儘管此番使用的炸彈是甘油炸彈,但作者絲毫不減對炸彈的熱愛,就在炸彈爆炸之前,列車上發生一起殺人命案,這一次,十津川警部意識到,他將和北島站長聯手應付這名炸彈客。

  第二次勒索一億圓,炸彈引爆之前又發現在列車裡有遺體出現,於是,歹徒越做越起勁,前前後後勒索了三次,一共祭出三顆炸彈,其中不僅有肉票,還有共犯被殺害等黑吃黑的情事,為的是能讓自己全身而退,平安地捲款逃到美國,完全只為自己圖利,和作者另一本作品《東京灣海螢大橋十五.一公里的圈套》相仿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到兩角長彥的《真相》,那是一本關於校園暴力事件的作品,近幾年坊間頗為盛行校園青春推理譯介(很高興有栖川有栖的《女王國之城》也出版了),其中首推湊佳苗的作品,無論是《告白》,抑或是《贖罪》,其它的推理名家也不乏有此一類之作,由於《真相》從許多人的視角切入,囊括校園師生、家長、媒體等等,很難不與《告白》稍做聯想,黑武洋的《肅清之門》也有相仿的架構安排,但相似度還是以《告白》為最高。

  故事的開端,以一位失業、酗酒的單親爸爸日垣吉之為核心,受到獨生女里奈在學校裡跳樓自殺的衝擊,里奈的身份國中二年級生年方十四,正是涉世未深的少女,然而,她卻留下一紙語焉不詳的遺書,讓眾人絞盡腦汁也猜不透箇中的含義,只有心碎已極的父親悔不當初,深深地引以為咎,自責不該讓女兒就讀瀨尾中學這所貴族學校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理鋪「船屋」的千金大小姐阿鈴,因為臥病在床,病情危篤、藥石罔醫,毋寧說是屋內鬧鬼的緣故讓她生重病,就在彌留之際遇到了小女孩阿梅在對她扮鬼臉,小女孩不是人,她更不是來帶阿鈴去彼岸,反而她身邊的老翁妙手回春醫好了阿鈴的病,由於老翁和阿梅的身份相同,阿鈴被老翁醫好了簡直和「找鬼拆藥單」(台語)倒行逆施,但從今而後,阿鈴便和一屋子的「好兄弟」結為莫逆之交。

  阿鈴有個好心腸,眼見這五位好兄弟不能昇天,言下之意就是到不了彼岸,因為解不開內心的糾結、生前的恩怨而停留在原地,其實,不知作者是否有鑽研過此一方面的知識?只見書中諸多描述,和一些真實情景是非常雷同的,五位好兄弟死於非命,在「船屋」裡魅影幢幢,唯有和他(她)們同等際遇的人們,才能見到他(她)們的身影,阿鈴一方面同他(她)們攀談,一方面也向對方表明自己的心跡,要釐清所有的謎團,讓五位好兄弟得以昇天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起橋本豐這個人,他原先是十津川警部的下屬之一,但因女友捲進事件裡,而他也因殺人的罪名身陷囹圄,當他出獄之際,他孑然一身,丟了警察的工作之後,也恢復單身,唯獨多了一樣,就是歷盡滄桑,背負著女友被殺的不共戴天之仇,賠了夫人又折兵,因而半路出家當起私家偵探來。

  橋本豐帶著滿心傷痕與滿面風霜,在《雪國殺人事件》一書登場,西村京太郎撰寫此書,乃是要向大文豪川端康成致敬,並以川端的名著之一《雪國》的背景湯澤為舞台,身在滿是皚皚大雪的湯澤(新潟縣的最南端),橋本遇上了當地越後湯澤所舉辦的「湯澤溫泉祭」,選出駒子小姐,想來也是一種選美比賽,因而邂逅了去年的駒子小姐高村真紀(菊乃),並捲進了一起事件裡,橋本原先帶著想要療傷的心情來到湯澤,孰料卻把傷口越戳越大,適得其反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西村京太郎的《神話列車殺人事件》一書,乃是以神話為基調,發展出來的旅情推理,以神話為題的推理小說不勝枚舉,多位推理作家都曾經以神話做為藍本,逐一發揮之,在本書一次網羅三個神話,將三個神話的所屬地點串連起來,幅員遼闊,對偵探日高健介本人是一項重大的挑戰。

  尤其是,日高梅開二度,在作者的筆下,主角都有著婚姻、愛情方面慘痛的經歷,泰半是因為女方捲進案子而犧牲,日高的新婚妻子湯村亞木子,在蜜月旅行之際,無端地在列車上失蹤,少了女主角的蜜月旅行自然不能成行,既是讓人心急如焚,也份外地苦悶、枯燥,讓人一刻也等不了,另一方面,亞木子承辦的案件,委託人君原由美子和日高一樣的情況,新婚丈夫君原淳也在列車上失蹤了,兩起失蹤案的相似度太高,讓日高不由得暗自做了許多比較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崎豐子的《女人的勳章》可以說是她的早期作品,不過,她的作品重質不重量,讀者所知道的大都已經出版,所以是扳著手指便能數得出來的,最重要的是,在《暖簾》和《花暖簾》之後,她以某個特定的圈子做為舞台,悉心地勾勒該空間的人事物,與幾位關係人物之間微妙的互動、愛恨情仇,和森村誠一刻劃飯店和企業內部高層的死角之範圍,更加寬廣,這些關係人不僅身在高層,同時在社會上也享有某種程度的地位,一但發生鬥爭,也能震驚社會。

  書中的女主角大庭式子,年過三十仍然單身,在書本問世的年代早已是個老姑娘了,她來自大阪船場名門千金,儘管父母雙亡,她仍舊是仰賴雙親的餘蔭繼承家產,缺點是涉世未深,就某些情況而言是個扶不起的阿斗,就領導方面尚欠足夠的魄力,時而可以看見她優柔寡斷的一面。她憑著自己的夢想和實力,成為服裝界的設計師,經營聖和服飾學院,擁有三位入室弟子-津川倫子、坪田勝美和大木富枝,四個女人其實比三個臭皮匠還要優秀,偏偏是屋漏偏逢連夜雨,四個女人勾心鬥角、暗渡陳倉不打緊,竟然全部栽倒在一位鬚眉男子八代銀四郎的手裡,無法自拔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村誠一的《殺人株式會社》,和《暗渠的連鎖》一書一樣都是描寫情侶被課戀愛稅,但本書緊接著談到酒店媽媽桑屋代時枝慘死,爾後一連串的喋血事件層出不窮,其實,本書犯罪的底蘊,同樣都是一種利害關係的連鎖,和《暗渠的連鎖》同樣有個「暗渠」,無形之間串接了所有的事件,作者再逐一抽絲剝繭,找出所謂的真相。

  於是,北原美和和竹浦真吾被課戀愛稅之後分道揚鑣;屋代時枝被岸本弘行、山川和安井真知子聯手謀財害命;竹浦真吾和時枝之妹由美子聯袂尋找線索;真吾之父真一郎意外地墜入真知子的桃色情網當中;……作者佈下這些巧合中的巧合,構成一張既是食物戀,也是一張命案關係的蜘蛛網,抑或是若干個互相疊合的圓,那麼,交集之處正是涉案越多的人們-兇手是也,牽一髮動全身,幾個共犯亦因黑吃黑的緣故相繼死去,餘下的「悻存者」不僅是黑吃黑的贏家,也是最歹毒的兇手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村誠一的《銷魂蝕骨》是一本短篇小說集,收錄五則短篇,題材各有不同,其中兩篇包括和高層之間的纏鬥,和松本清張的短篇一樣,都是由幾個大惡人互相惡鬥,到了白熱化的地步之後竟是展開黑吃黑,動轍背棄了自己人,或是枉顧朋友之情、夫妻之情等等,這一切實在令人髮指。

  本書和作者另一本《死亡株式會社》一樣,都是和長篇小說的風格截然不同,亦是典型的本格,第二篇《復仇者》是山岳小說,寫盡登山攻頂的情境,精準地勾勒出線條,作者酷愛登山,寫了不少以登山為題的作品,在此也是一例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村誠一的中、短篇小說《死亡株式會社》,不完全屬於經濟(商戰)小說的類型,只有《企業特訓殺人事件》和《科學管理法殺人事件》符合故鄉出版社策劃一系列的訴求,其餘都是極為平常的本格推理,有一篇和土屋隆夫的作品不謀而合,非常有趣,因此,憑心而論,本書純粹是一本推理中短篇小說集罷了。

  作者的短篇小說裡,有別於長篇小說以時代、社會的良心自勉,深度發掘其中的弊害,在此,他寫最典型的本格,同樣是揉合他個人風格,亦即慣有的作品元素,諸如繁複的人際關係、情慾戲碼、復仇血恨、高層惡鬥等等,基於篇幅較小所致,森村誠一乃是「酌量」置入,若是比較長、短篇兩者的精彩程度,想當然爾由長篇勝過一籌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國偉的短篇小說集《空間失控》(應該是他的處女作吧?),以靈異、驚悚為訴求,六則短篇的題材各有所異-有的為了救贖、有的書寫愛情、有的詮釋幸福、有的訴說犯罪,不約而同地匯集到充滿不思議的氛圍裡,若說靈異存在於另一個空間裡,書中的情境便是擁有一張自由通行證,可以任意在人間穿梭,甚至是到了讓人們見怪不怪的程度,即便是教人嘖嘖稱奇,也得在旁人的提醒、勸說之下務必要習以為常,靈異,是一件稀鬆平常的物事。

  作者在故事裡做了如此設定,於是有的短篇裡看了讓人渾身打哆嗦,寒毛直豎,但這一切和擅於處理恐怖元素的既晴截然不同,那是因為後者著重在滿是黑暗氣氛的恐怖裡,讓恐怖的指數破表,作者則是在靈異方面著墨,任驚悚破表,在此截然不同,可惜本書是作者目前唯一的作品,無從進一步的比較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