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208 (4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雨出版的《巫歌-日影丈吉怪奇探偵小說名作選》是一本精選集,日文版原著是日下三藏編纂,他個人為早期的日本多位推理名家編纂過精選集,數量之豐,日影丈吉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日影丈吉(1908-1991)的作品裡,充滿了五花八門的怪誕奇想,簡單地說就是想像力異常豐富,寫作原本就需要一些想像力做為支撐點,日影丈吉的作品賣點就是想像力,推理居其次(推理也很簡單,邏輯性亦不高),所以,他的作品《泥汽車》曾於1990年得到第18屆泉鏡花文學獎,該獎項的主題就是針對此等豐富的想像力而來,獎勵一些擁有故事寶窟的作家,對於泉鏡花本人生前亦是如此,說起來,日影丈吉就是泉鏡花的後繼之人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到兩角長彥的《真相》,那是一本關於校園暴力事件的作品,近幾年坊間頗為盛行校園青春推理譯介(很高興有栖川有栖的《女王國之城》也出版了),其中首推湊佳苗的作品,無論是《告白》,抑或是《贖罪》,其它的推理名家也不乏有此一類之作,由於《真相》從許多人的視角切入,囊括校園師生、家長、媒體等等,很難不與《告白》稍做聯想,黑武洋的《肅清之門》也有相仿的架構安排,但相似度還是以《告白》為最高。

  故事的開端,以一位失業、酗酒的單親爸爸日垣吉之為核心,受到獨生女里奈在學校裡跳樓自殺的衝擊,里奈的身份國中二年級生年方十四,正是涉世未深的少女,然而,她卻留下一紙語焉不詳的遺書,讓眾人絞盡腦汁也猜不透箇中的含義,只有心碎已極的父親悔不當初,深深地引以為咎,自責不該讓女兒就讀瀨尾中學這所貴族學校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理鋪「船屋」的千金大小姐阿鈴,因為臥病在床,病情危篤、藥石罔醫,毋寧說是屋內鬧鬼的緣故讓她生重病,就在彌留之際遇到了小女孩阿梅在對她扮鬼臉,小女孩不是人,她更不是來帶阿鈴去彼岸,反而她身邊的老翁妙手回春醫好了阿鈴的病,由於老翁和阿梅的身份相同,阿鈴被老翁醫好了簡直和「找鬼拆藥單」(台語)倒行逆施,但從今而後,阿鈴便和一屋子的「好兄弟」結為莫逆之交。

  阿鈴有個好心腸,眼見這五位好兄弟不能昇天,言下之意就是到不了彼岸,因為解不開內心的糾結、生前的恩怨而停留在原地,其實,不知作者是否有鑽研過此一方面的知識?只見書中諸多描述,和一些真實情景是非常雷同的,五位好兄弟死於非命,在「船屋」裡魅影幢幢,唯有和他(她)們同等際遇的人們,才能見到他(她)們的身影,阿鈴一方面同他(她)們攀談,一方面也向對方表明自己的心跡,要釐清所有的謎團,讓五位好兄弟得以昇天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起橋本豐這個人,他原先是十津川警部的下屬之一,但因女友捲進事件裡,而他也因殺人的罪名身陷囹圄,當他出獄之際,他孑然一身,丟了警察的工作之後,也恢復單身,唯獨多了一樣,就是歷盡滄桑,背負著女友被殺的不共戴天之仇,賠了夫人又折兵,因而半路出家當起私家偵探來。

  橋本豐帶著滿心傷痕與滿面風霜,在《雪國殺人事件》一書登場,西村京太郎撰寫此書,乃是要向大文豪川端康成致敬,並以川端的名著之一《雪國》的背景湯澤為舞台,身在滿是皚皚大雪的湯澤(新潟縣的最南端),橋本遇上了當地越後湯澤所舉辦的「湯澤溫泉祭」,選出駒子小姐,想來也是一種選美比賽,因而邂逅了去年的駒子小姐高村真紀(菊乃),並捲進了一起事件裡,橋本原先帶著想要療傷的心情來到湯澤,孰料卻把傷口越戳越大,適得其反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西村京太郎的《神話列車殺人事件》一書,乃是以神話為基調,發展出來的旅情推理,以神話為題的推理小說不勝枚舉,多位推理作家都曾經以神話做為藍本,逐一發揮之,在本書一次網羅三個神話,將三個神話的所屬地點串連起來,幅員遼闊,對偵探日高健介本人是一項重大的挑戰。

  尤其是,日高梅開二度,在作者的筆下,主角都有著婚姻、愛情方面慘痛的經歷,泰半是因為女方捲進案子而犧牲,日高的新婚妻子湯村亞木子,在蜜月旅行之際,無端地在列車上失蹤,少了女主角的蜜月旅行自然不能成行,既是讓人心急如焚,也份外地苦悶、枯燥,讓人一刻也等不了,另一方面,亞木子承辦的案件,委託人君原由美子和日高一樣的情況,新婚丈夫君原淳也在列車上失蹤了,兩起失蹤案的相似度太高,讓日高不由得暗自做了許多比較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崎豐子的《女人的勳章》可以說是她的早期作品,不過,她的作品重質不重量,讀者所知道的大都已經出版,所以是扳著手指便能數得出來的,最重要的是,在《暖簾》和《花暖簾》之後,她以某個特定的圈子做為舞台,悉心地勾勒該空間的人事物,與幾位關係人物之間微妙的互動、愛恨情仇,和森村誠一刻劃飯店和企業內部高層的死角之範圍,更加寬廣,這些關係人不僅身在高層,同時在社會上也享有某種程度的地位,一但發生鬥爭,也能震驚社會。

  書中的女主角大庭式子,年過三十仍然單身,在書本問世的年代早已是個老姑娘了,她來自大阪船場名門千金,儘管父母雙亡,她仍舊是仰賴雙親的餘蔭繼承家產,缺點是涉世未深,就某些情況而言是個扶不起的阿斗,就領導方面尚欠足夠的魄力,時而可以看見她優柔寡斷的一面。她憑著自己的夢想和實力,成為服裝界的設計師,經營聖和服飾學院,擁有三位入室弟子-津川倫子、坪田勝美和大木富枝,四個女人其實比三個臭皮匠還要優秀,偏偏是屋漏偏逢連夜雨,四個女人勾心鬥角、暗渡陳倉不打緊,竟然全部栽倒在一位鬚眉男子八代銀四郎的手裡,無法自拔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部美幸的《通靈阿初捕物帳 2: 天狗風》是通靈阿初系列的第二本,平心而論,為宮部美幸的作品逐一劃分系列作是一件不怎麼具有任何意義的事,理由在於每個「系列」都只有兩本書,數量實在太少,反倒像是該故事的主人翁都有一本「續集」,可以向意猶未盡的讀者解釋一下後續的發展,以此做個交代,凡事點到為止,給予讀者許許多多想像的空間,或許這才是宮部美幸真正的用意。

  阿初年方十七,是通町的小飯館「姊妹屋」的招牌姑娘,所謂的招牌姑娘,不知是否和日本餐廳的女侍一樣,都具有酒店小姐的陪客性質?(其它小說當中餐廳女侍和酒女相仿)阿初想必有一身絕活能吸引客人光顧,因為光靠通靈反而會帶來反效果,有個絕活才能讓「姊妹屋」的生意興隆才是。此外,阿初的身世在書中介紹一遍,她是父母老蚌生珠所誕下的,既是父母也是兄嫂-六藏和阿好的掌上明珠,怎奈父母雙雙死於祝融,阿初由兄嫂撫養,故事的開場在賞夜櫻的宴會上遇見兄長的同事柏木十三郎,父母的往事才又再度提起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清張的《嫌疑》一書,其中的同名小說,恰好就和過去林白出版的《疑惑》同名小說相符,只有譯名不同,情節拍案叫絕,故事的氛圍一如篇名讓人感到其中疑點重重,是一則難能可貴的上乘之作,很自然而然地,它亦是影像化的寵兒,深受大導演的喜愛,因而有多次翻拍的記錄,松本清張百年誕辰時,亦是列入翻拍的名單之中,至於劇情則不再贅述。

  獨步文化於再版時選擇忠於原著,原著只有兩篇短篇,除了同名小說之外,尚有一則短篇《倒楣的名字》,故事具有歷史的氛圍,也像是一則報導文學,描述一起發生在明治時代的偽超案,由作者這位大作家解開了謎團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村誠一的《殺人株式會社》,和《暗渠的連鎖》一書一樣都是描寫情侶被課戀愛稅,但本書緊接著談到酒店媽媽桑屋代時枝慘死,爾後一連串的喋血事件層出不窮,其實,本書犯罪的底蘊,同樣都是一種利害關係的連鎖,和《暗渠的連鎖》同樣有個「暗渠」,無形之間串接了所有的事件,作者再逐一抽絲剝繭,找出所謂的真相。

  於是,北原美和和竹浦真吾被課戀愛稅之後分道揚鑣;屋代時枝被岸本弘行、山川和安井真知子聯手謀財害命;竹浦真吾和時枝之妹由美子聯袂尋找線索;真吾之父真一郎意外地墜入真知子的桃色情網當中;……作者佈下這些巧合中的巧合,構成一張既是食物戀,也是一張命案關係的蜘蛛網,抑或是若干個互相疊合的圓,那麼,交集之處正是涉案越多的人們-兇手是也,牽一髮動全身,幾個共犯亦因黑吃黑的緣故相繼死去,餘下的「悻存者」不僅是黑吃黑的贏家,也是最歹毒的兇手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田宜永的《來自巴黎的遺言》一書,屬於他個人早期的創作,當他在大學肄業後(很可惜沒有畢業)移居巴黎,任職於法國航空,可能是地勤人員吧?或是空中少爺?地勤人員的可能性較高,當時,藤田宜永還兼職翻譯推理小說,倘若是擔任空中少爺,很難有餘裕從事譯介的工作,這是題外話了,當時,年輕的藤田宜永寫下了多本以法國為舞台的作品,一來有著對推理小說的熱愛,二來,想必是對當時的客居歲月留下記錄。

  主角片桐隆一在父親忠昭過世那年,接獲來自祖父忠次的好友之子常田彥三親自遞交給他的信件,那是祖父的遺書,由於祖父生前過度放縱,曾經拋妻棄子,在巴黎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,不僅縱情縱慾,流連在聲色場所,是個不定性的浪子。祖父對家庭毫無責任之心,他做為一位馬戲團的團員,除了居無定所,心性也是飄浮不定,這樣的人並不適合做為家庭的附屬品,被妻兒怨懟終生也是理所當然,主角的父親恨透了祖父一輩子,同時,祖父在心知肚明的情況下,交待了遺言給好友,想必這位好友和祖父是臭味相投的損友吧?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川哲也的代表作《黑桃A的血咒》是一本典型的殺人館式的本格推理,推理小說當中以密室犯罪為最多,在鮎川哲也活躍的年代裡,以密室為題材的作品早已是多到不勝枚舉,請先試想一下,光是「推理四大奇書」裡就有三本是密室推理(夢野久作的《腦髓地獄》除外),現在更是氾濫成災啦,但想要閱讀密室推理,本書是其中之一,斷然不能錯過它,想要創作密室推理的,更是要將它奉為圭臬才是。

  故事中以七位日本藝術大學的學生,來到大學所屬的學生休閒度假中心-紫丁香莊,紫丁香莊有別於其它殺人館,有個綺麗的名字,說到其它的殺人館論造型和名稱都相當駭人,已經告知讀者這就是一幢即將上演血腥暴力的殺戮戲碼,鮎川哲也為這幢殺人館給了一個美麗的名字,乍看之下比較自然,貼近生活化,對膽小的讀者而言還不至於被嚇很大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村誠一的《銷魂蝕骨》是一本短篇小說集,收錄五則短篇,題材各有不同,其中兩篇包括和高層之間的纏鬥,和松本清張的短篇一樣,都是由幾個大惡人互相惡鬥,到了白熱化的地步之後竟是展開黑吃黑,動轍背棄了自己人,或是枉顧朋友之情、夫妻之情等等,這一切實在令人髮指。

  本書和作者另一本《死亡株式會社》一樣,都是和長篇小說的風格截然不同,亦是典型的本格,第二篇《復仇者》是山岳小說,寫盡登山攻頂的情境,精準地勾勒出線條,作者酷愛登山,寫了不少以登山為題的作品,在此也是一例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村誠一的中、短篇小說《死亡株式會社》,不完全屬於經濟(商戰)小說的類型,只有《企業特訓殺人事件》和《科學管理法殺人事件》符合故鄉出版社策劃一系列的訴求,其餘都是極為平常的本格推理,有一篇和土屋隆夫的作品不謀而合,非常有趣,因此,憑心而論,本書純粹是一本推理中短篇小說集罷了。

  作者的短篇小說裡,有別於長篇小說以時代、社會的良心自勉,深度發掘其中的弊害,在此,他寫最典型的本格,同樣是揉合他個人風格,亦即慣有的作品元素,諸如繁複的人際關係、情慾戲碼、復仇血恨、高層惡鬥等等,基於篇幅較小所致,森村誠一乃是「酌量」置入,若是比較長、短篇兩者的精彩程度,想當然爾由長篇勝過一籌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國偉的短篇小說集《空間失控》(應該是他的處女作吧?),以靈異、驚悚為訴求,六則短篇的題材各有所異-有的為了救贖、有的書寫愛情、有的詮釋幸福、有的訴說犯罪,不約而同地匯集到充滿不思議的氛圍裡,若說靈異存在於另一個空間裡,書中的情境便是擁有一張自由通行證,可以任意在人間穿梭,甚至是到了讓人們見怪不怪的程度,即便是教人嘖嘖稱奇,也得在旁人的提醒、勸說之下務必要習以為常,靈異,是一件稀鬆平常的物事。

  作者在故事裡做了如此設定,於是有的短篇裡看了讓人渾身打哆嗦,寒毛直豎,但這一切和擅於處理恐怖元素的既晴截然不同,那是因為後者著重在滿是黑暗氣氛的恐怖裡,讓恐怖的指數破表,作者則是在靈異方面著墨,任驚悚破表,在此截然不同,可惜本書是作者目前唯一的作品,無從進一步的比較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野圭吾的《沉睡的森林》,有別於野澤尚的同名小說,本書乃是罕見的以芭蕾舞團做為事件關係人的生活圈,如此特殊的題材,身為一位作家,都要深入瞭解該行業的生態,當作者描述到舞者的寫照,使人立刻聯想到雲門舞集,林懷民、許芳宜,和已故的羅曼菲,還有共產國家最拿手的芭蕾舞,當他們登台演出,舞姿形同藝術,「即便如此,他還是完全被她的舞姿深深吸引,只見她的肢體就像萬花筒一般,與其說配合樂曲,更像是和曲子合而為一。」(P.59)但想要成為一位傑出的舞者,需要付出許多代價,一如行行要出狀元,必然要經過辛苦的耕耘,這些,都化成書中的一道風景,作者引領我們從中了解到從事舞者的辛苦,體會誠如台上十分鐘、台下十年功,見識到舞者箇中的魅力。

  本書屬於加賀恭一郎系列,接續在第一彈
《畢業-雪月花殺人事件》一書之後,加賀已經離開校園,畢業後成為一位優秀的刑警,作者在前作深入茶道,在本書深入芭蕾舞團,可能該系列作都是如此,根據書末的解說文瞭解到,作者早期的作品當中,都有深入特殊領域的專門敘述,還有主角愛上關係人等等諸如此類(如果草薙愛上鈴音,也如同加賀一樣的作風會更好),作者在每個寫作階段都會表現出特有風格,這便是其一,如今他出道成為作家邁入三十年,作品風格想來是千變萬化了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優‧穆索的作品素來以療癒人心的作用聞名文壇,並大受好評,讓讀者能夠從生活的困頓中得到救贖,釋放出來,自此之後,閱讀的彊界和視野擴展,還多了一項療癒人心的作用,我想,活在工商社會的人們必然有較多的苦悶之處,作家們因時因地,寫出相似情境的作品,再次引發讀者的共鳴是必然的,唯獨療癒人心的作品,竟是出自一位年輕作家之手,頗是教人感到萬分詫異。

  《救救我》是一本典型的愛情小說,男主角山姆.葛若維醫生喪偶,已逝的妻子和他是青梅竹馬,卻在懷孕最重要的階段自殺殞命,給了山姆最深沉的痛苦與打擊,女主角茱麗葉.波蒙,則是一位平凡的女子,懷著成為百老匯當代名伶的夢想,赴紐約發展,於是在劇院裡權當個不起眼的小演員,還要兼差在咖啡店裡當女服務生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西村京太郎的作品當中,時時可以見到歹徒以炸彈做為犯罪的利器,如此滔天大罪,得讓十津川警部小心翼翼才行,他的對手可都是一些思想詭異的激進份子,動不動便是以炸彈做要脅,逼得被勒索的苦主要交付天價的贖金才行,在《東京灣海螢大橋十五.一公里的圈套》一書裡,歹徒企圖炸掉橫越東京灣的海螢大橋,但不是一次全部炸光,不僅要消磨警部的耐力,需知道警部不是省油的燈,畢竟炸掉整個海螢大橋觀光區,絕非易事,作者想要強調的,就是警部和激進份子的鬥智角力戰。

  故事的開端,從鈴木克己被人發現陳屍在公寓裡,現場還有遺書和死亡訊息,翌日,道路公團接獲一通恐嚇電話,揚言勒索五億圓贖金,藉以交換東京灣海螢大橋的安全,作者筆下的歹徒無所不炸,他隨心所欲,從最小的一個人開始,炸掉建築物、整列火車、一座橋、一艘油輪,海螢大橋是東京灣的橫斷道路,包括海螢人工島,於1997年完成,更是能證明本書是他後期的作品,警部和炸彈結下不解之緣,西村京太郎酷愛炸彈,想要找出比他更愛炸彈的,可能不多了,說不定他還是把玩炸彈最多的一位作家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初以為,冰岩的《死亡沙灘》是一本推理小說,其實它像報導文學,記述一段非法偷渡勞工的悲歌,慘絕人寰的經過使人不敢想像,只能說海水遇到漲潮或退潮的時刻,要格外謹慎,尤其是踩在一灘不穩定的泥沙裡,還有,切莫在現場逗留,否則那會是一場玩命的賭注。

  主角是某位中國非法勞工之子,不滿十歲就得面對父親死於非命的噩耗,他是福建人,生在多高山多丘陵的不毛地帶,很多當地人都會外出賺錢,當個異鄉人,相對的,早年台灣的人口大多是從福建、廣東移民過來,理由在於當地不易謀生,對於人們而言,哪裡賺錢容易,人口就會往那個方向移動,這是必然的情形。所以,主角的父親和其它同鄉男人,受到不肖人士穆家兄弟-穆偉德、穆小栓的威逼利誘,輾轉將他們運送到英國的魔鬼毛蛤蜊灣,從事非法的拾貝工作,再由當地的業者收購他們採收的蛤蜊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一的《在黑暗中等待》像一本輕小說,其餘《小生物語》、《瀕死之綠》等亦是,主角不外是品嚐著孤獨,啜飲其中的況味,再依作者的兩大風格區分,延伸出既心碎、心折又痛苦交織的故事。

  女主角本間滿(阿滿)在三年前因車禍喪失視力,從此以後,她的人生得在黑暗中度過,變成一個真正的盲人,她沒有導盲犬可以協助她,有時仰賴朋友二葉花末的幫忙,在父親過世之後,她的日子大半都耗在家中、宅在家中,日復一日,數著無盡的黑暗過生活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情推理名家內田康夫,除了將地方旅遊,結合地方文化,也有專書描述地方文化,《十三冥府》就是其中之一,讀過若干本作者的作品,深覺作者泰半將地方旅遊和文化各半融入情節當中,也不乏著重地方文化者,旅遊擺第二,這樣的前提下,劇情讀來是沉靜的,值得稱許的是作者必然做了一番實地查訪,帶給讀者豐饒的知性之旅,想想淺見光彥的足跡,遍及日本的大江南北,上天下地之餘,他的工作業務之繁忙,其實是舟車勞頓所造成的。

  如此說來,另一位旅情推理名家西村京太郎筆下的十津川警部,固然貴為「最忙碌的警部」,不過,他的忙碌和淺見比起來,淺見的忙碌來自於勞碌命,十津川的忙碌還是愜意的,能搭著火車或其它交通工具四處奔走,遠比自己駕車走遍窮鄉僻壤要勝過許多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