↑ 水上勉 ↑ 陳舜臣

  近正在閱讀水上勉的推理小說,查了一下資料,前不久在台北淡水,竟然有個和他淵源頗深的「一滴水紀念館」落成了,裡頭不僅展出他的作品,包括中文版和其它語言版在內,還有另一位重量級的推理作家陳舜臣的作品,但不知何故,兩人的作品區同在紀念館裡,這對我是非常新鮮的,尤其是兩人還是推理大獎和其它各項大獎的常勝軍,可惜水上勉的中譯本不多,遠不如陳舜臣,基於高度的好奇心驅使,我還是給它殺去淡水瞧它一瞧了。

  一滴水紀念館的前身是水上勉的故居,1915年由水上勉擔任木匠的父親覺治在日本福井縣親手打造,在水上勉的簡歷當中,他是窮木匠之子,是五個兄弟姐妹當中的次男,不過,父親儘管是木匠,還有本事搭建一幢架構緊實的木造古宅,讓古宅走過近一個世紀的風華,能夠挺得住阪神大地震的侵襲,實在太威了!至於窮可能是戰亂期間還要養活五個小孩吧?還能造就一位大文豪,這位父親的治家功夫真是了得!


↑ 一滴水紀念館東邊 ↑ 紀念館架構模型


  一滴水紀念館的名稱,源自於「一滴水脈中有無限可能」,是水上勉常用來鼓勵家境貧窮的學生的一句話,他一生承襲日本「滴水」禪師禪宗思想,崇尚簡樸的精神,紀念館內還有書法展示,懸掛在和室的牆上。紀念館外東側的日式庭園裡,還有個小小的木製汲水器,古色古香,更有滴水的象徵。

↑ 一滴水脈中有無限可能~書法



  這座古宅裡留有許多水上家的回憶,過去在日本的時候,水上勉一手創辦的一滴文庫和故居相鄰,由此可見水上勉的原鄉情感非常濃厚。


↑ 水上勉文庫的展示書架 ~玻璃門投射了我的影子



  從館內的右邊進去,穿過玄關、大廳,走廊上有塊匾額寫著「水上勉文庫」,接著就是一個約三坪大的小房間,館內的電器設備不多,現代化的東西應該只有兩台液晶螢幕,還有幾盞電燈等等,正因電燈少所以光線不足,拍照有點困難,「水上勉文庫」展出他生前的幾張重要的照片,還有他的大事年表,幾樣精巧的小飾品,書架上配合古屋的設計,也是古色古香,擺滿了水上勉的作品,還有推理小說,以及其它不曾見過的推理作品。


↑ 水上勉文庫匾額 ↑ 水上勉的重要照片 (右上那張是直木獎現場他和父親的合照)



  照館內行走方向,走出「水上勉文庫」之後,就是「陳舜臣文庫」,一直沒能弄明白兩個人的「關係」,所以才會把作品擺在一起?對於水上勉而言,很可惜他在台灣是個冷門作家,台灣讀者對他是陌生的,尤其是他的中譯本非常少(約十本左右),和陳舜臣相比實在差太多了,至於兩人之間是否有關係?應該要問問館員才是,由於水上勉已經過世多年,可能要問問遠流出版社,或是陳舜臣本人才清楚了。


↑ 水上勉的簡歷



  陳舜臣是知名的歷史小說家,也跨界撰寫推理小說,同時,還對日本文化方面有卓越的貢獻。第一次看見他的大名是在《謎詭1》,陳舜臣的《再見玉嶺》名列「好看、必看的日本推理六十作」,《枯草之根》則出現在《謎詭2》的「40本旅行主題推薦好書」裡,遠流出版社幾乎是出了一系列關於他的著作,在書架上的陳列也非常可觀,加上日文版的原著,數量上比起鄰室的水上勉還多。

↑ 陳舜臣的書籍


  兩個文庫房間展示的東西並不多,兩個房間加起來也不到十坪,裝飾上簡樸,光線也有限,看久了其實會有些吃力的,最重要的是,還是對這兩人的感覺陌生,走馬看花,淡水一滴水紀念館之行,實際上很快就結束了。

  接下來,不用說的是,讀完水上勉的作品之後,就要開始看陳舜臣的作品了,這兩位阿公、阿祖級(當然比亂步年輕許多)的知名推理作家,仍然值得推理迷走進他們的文學世界。

↑ 陳舜臣文庫匾額

↑ 陳舜臣的簡歷










*延伸閱讀-
 一滴水紀念館 淡水重建開幕
 「一滴水紀念館」開幕 為日震災默哀
 災難見真情 一滴水紀念館 見證台日情誼
 淡水區一滴水紀念館開幕 古宅保留回憶


創作者介紹

fairy的書香歲月~一葉扁舟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