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花絮之日本書籍 (83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澤伸明的《國王遊戲-滅亡6.11》一書,繼《國王遊戲-滅亡6.08》之後,不僅讓國王遊戲恣意屠殺日本各地的高中生,亦打算進軍成人世界,首先,除了倒楣鬼金澤伸明之外,亦被國王遊戲整到死去活來的工藤智久,接下金澤的意志、命運和使命,留下一絲氣息在人間和國王遊戲對峙。

  再者,國王遊戲得以進軍成人世界,第一道命令就是屠殺「金澤伸明」,舉凡同名同姓者一概不能倖免,於是全日本有92位「金澤伸明」,立刻被「殲滅」掉26人,實在慘不忍睹,所幸目前日本政府開始高度重視國王遊戲,也立刻做了因應措施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溯一個知名的虛擬人物的過去,是一件相當有趣的事,島田莊司筆下的御手洗潔系列,遠比吉敷竹史要紅的多,想必御手洗在日本有一群粉絲了,為了滿足讀者的閱讀況味,偶然間提及御手洗的童年趣事,無可厚非。

  島田莊司給了御手洗一對優秀的父母,可惜不幸早逝,以致於御手洗必須「淪為」同樣優秀的阿姨養子,阿姨雖然優秀,是塞里斯托女子大學的校長,有一些讓人受不了的怪癖,總之,御手洗的長輩們都有一些美中不足的地方,實在很遺憾,這些美中不足,那就是「先天不足,後天失調」,養成了同樣有怪癖的御手洗,尤其是,他還討厭那些吱吱喳喳的饒舌女人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澤伸明的《國王遊戲-滅亡6.08》一書,描繪接續一個白目誤闖禁區的少女兒玉葉月之後,國王遊戲像病毒一樣,終於擴散到了日本各地,首先遇難的,就是廣島和岡山二地,廣島並不如作者虛構的夜鳴村是個臨海的偏遠村落,而是一個大都市,雖遠不如東京、大阪等地,一但執行起國王遊戲,罹難者的屍體必然堆積如山,處處哀鴻遍野。

  《國王遊戲-滅亡 6.08》的主角不是金澤伸明,是個剛剛喪父的三和高中二年級生工藤智久,和女友今村友香、死黨渡邊修一,起初,智久沉浸在父喪之痛,一直走不出來,和學校的課業也快要脫節,恰巧遇到國王遊戲開始蔓延,第一個命令要求廣島的高中生移動到岡山,友香和修一為了幫助智久走出傷痛,索性湊個熱鬧到岡山散散心,沒想到卻開始了點燃了一場大規模的血腥殺戮遊戲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次接觸谷崎潤一郎的小說,就是《細雪》,分成上、下兩冊,據說是他在二次大戰期間完成的,這位在日本評價極高,絲毫不亞於川端康成和三島由紀夫兩人,以唯美、優雅的文風行於世,是經典的唯美派大師,卻是女人緣出奇的好,還有過三段婚姻,甚至出讓自己的妻子,和好友佐藤春夫不僅互稱「表兄弟」,還翻過臉,雖然他是根據和第三任妻子森田松子的婚姻所帶來的靈感完成,但以他身邊的女人來來去去,一生不缺女人,他這番說法肯定是含蓄了些。

  彷彿,舉凡文學、藝術大師們都有一段耐人尋味的過往,愛情觀與眾不同,或性格性情異於常人等,谷崎女人緣出奇的好,見過形形色色的女人,可以一男劈多女,亦能臨老入花叢,作品泰半以女人為藍本寫下,是另類的「吃軟飯」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堂冬樹的《愛之詩》,也是一本描繪純愛的小說,在這裡的純愛比較廣泛,除了愛情,還有親情、友情,動物的情誼,在於男主角七瀨拓海,他的親和力十足,總是能讓身邊的人們對他卸下心防,就連一隻海豚,也能對他百分之兩百地信任,拓海除了是個孤兒之外,其它的條件,都是完美到無懈可擊。

  女主角柏木流香,是一位女高音,也是冰山美人,從小和父親泰三相依為命,母親在她年幼時拋下她離去遠赴米蘭,基於如此她對愛情產生不信任,往往冷酷到讓人退避三舍。說到她和男主角的邂逅,就在男主角生長的小笠原群島的父島,流香到島上旅遊,不久就被男主角的純真所吸引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井戶潤,是一位亂步獎作家兼直木獎作家,在日本推理作家當中,能夠同時攻占這兩項大獎的推理作家實在是少之又少,甚至是,有許多亂步獎的得主,一但得獎之後,便是風光不再,還就此沒沒無聞,抑或斷了推理作家之路,某些程度亂步獎是推理作家的「死亡之吻」。

  《飛上天空的輪胎》是池井戶潤的代表作,他最擅長書寫小人物奮鬥的心路歷程,以金融方面做為題材,但不是金融或商戰小說,過去,池井戶有此相關經歷,甚至是曾和書中影射企業的關係企業任職過,那麼,對於這方面的題材自然非常熟悉,讓他寫來非常輕鬆,字裡行間有他入微的洞察,豐沛的人生歷練,掌握金融動態等等,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栩栩如生,可以和山崎豐子的《不沉的太陽》相媲美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川次郎的《糊塗偵探謎推理》是本短篇小集,屬於大貫警部系列,也叫做四字熟語系列,大貫警部和部屬井上刑事登場,象徵的是無能型偵探,也就是書名的糊塗偵探,至於「四字熟語」,乃是書名中會有四個字套在殺人事件之前,有的是成語,有的僅僅是常用的四個字,例如「東南西北」,以此為例並不能視為成語,大多情況下,稱該系列為四字熟語者似乎來得較多一些。

  大貫警部隸屬於警視廳搜查一課,除了下屬井上刑事是老搭檔,還有上司箱崎警視,三個人辦案都是昏聵愚昧,再加上井上的女友向井直子,一位年方19的妙齡女郎湊合起來聯合搞笑,四個人雖然沒什麼通天本領,不能像安樂椅神探捉兇手如探囊取物,倒也能集思廣益,在本書裡,就是所謂的「四個」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城三紀彥寫下溫婉柔媚的「花葬」系列的推理作品之後,尤其絕版多年的《一朵桔梗花》一書再度重新譯成《花葬》出現在坊間,讓讀者感受到連城專屬的溫婉風格,《人造花之蜜》一書雖是詮釋推理小說中司空見慣的綁架犯罪,但將連城最擅長的風格化成一種無形的標識,更以花、人造花、蜜蜂和花蜜四者之間密不可分的關係形容整起犯罪,這不只是創造了連城的美學,也達到了他寫作上的最高境界。

  書中的開場,描繪和兒子相依為命的單親媽媽小川香奈子,為了兒子圭太被歹徒綁架一事弄到焦頭爛額,由於歹徒的穿著刻意和香奈子的裝扮激似,還能時時掌握香奈子的狀況,讓人不免懷疑這是由熟人所為,熟人犯罪,雖是知己知彼,可以百戰百勝,但也容易成為警方的甕中之鱉,因為,只要警方鎖定香奈子身邊的關係人加以調查、盯梢,破案指日可待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城昌治的《光天化日》是一本惡漢小說,而惡漢小說,大概就是以幽默、譏諷的筆調描寫一些游走在法律邊緣,又和警察作對的小偷、扒手、黑道等角色,之前閱讀過淺田次郎的惡漢小說「金光閃閃」和「監獄飯店」系列,描繪的人物泰半和小偷、扒手、黑道等角色有關,想必這就是惡漢小說的範疇吧。(淺田不寫推理,所以不能視為犯罪小說)

  所以,在結城昌治的筆下,出現了一群以富田銀三和渡邊勝次為首的扒手集團,銀三和渡邊並不是什麼扒竊的箇中高手,銀三還數度栽在美女扒手腰石良子的手裡,唯獨論起當扒手的資歷較為資深,所以,這兩人負責指導後輩行竊,提供相關經驗躲避警方的追捕,警視廳搜查三課的森澤雄三和寺井,都對他們莫可奈何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尾秀介是日本文壇的明日之星,各界對他皆寄予厚望,所以,《月之戀人》一書是順著電視台的企劃應運而生,小說付梓之時也同步播映連續劇,這是相當罕見的,只因為,大部份的情況下,都是小說炙手可熱之際才改拍成電影或連續劇,或是如「賽德克.巴萊」先有電影後有小說,對於道尾秀介而言,讓小說和電視劇同步出現,說明了他正背負了來自各界的許多期待,與日本文壇對他的倚重。

  說到台灣本身,想要提升閱讀力還需要一番努力,除非文化部能夠做出有力的決策獎勵讀者閱讀、作家寫作,在文化的傳承上不遺餘力,抑或是購買書籍節稅一事等等,那麼閱讀力提升必然指日可待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島由紀夫的「豐饒之海」書系第四作,也是最後的一本《天人五衰》,是他的遺作,當三島由紀夫決定要切腹自殺辭世之際,上午事先將原稿完成後,並將該系列作的倒數兩本《曉寺》和《天人五衰》交給了出版社,中午和「楯之會」四位成員連袂闖進東京陸上自衛隊東部方面總監部切腹自殺,三島由紀夫做事有規劃,非常謹慎,可惜用錯了地方,倘若他尚在人世,也將近步入九十高壽的人生大關了。

  「豐饒之海」詮釋佛家的輪迴轉世,套用在主角本多繁邦的好友松枝清顯的身上,清顯二十歲因罹患肺病亡故,拋下了為他未婚墮胎的青梅竹馬聰子,自此也開始了輪迴轉世的命運,倘若清顯的事真真切切地發生在生活裡,那本多勢必是最痛苦的人,因為,自己的好友在自己面前出生三次、死亡三次,出生,未必能夠見到,死亡,卻是紮紮實實在自己跟前上演著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坂幸太郎寫下另類的戀愛小說《Bye Bye, Blackbird-再見,黑鳥》,乃是根據太宰治的遺世之作《Goodbye》所得來的靈感,由於太宰治本身就是個劈腿男,身邊的女人來來去去,還間接地讓兩個同父異母的女兒先後當了作家,所以,劈腿是人們飯後茶餘最最津津樂道的話題,但劈腿最大的傷害,只有如當事人自個兒飲水,冷暖自知。

  看到本書在博客來網路書店的商品頁上,附了米果的專欄文章連結,提到白石一文對愛情的看法,「戀愛真的有所謂好與不好嗎?就算是痛苦到極點的分手經驗,我仍認為沒有什麼挫折會比在戀愛中所受到的挫折更高尚……」,說到「高尚」二字或者有些弔詭,抑或有爭議性,倒不如說深刻,並非每段愛情都會令當事人感到刻骨銘心,但總會牢記每一段的經過,除非是漫不經心,或是極力想要忘卻不堪回首的一段。那麼,伊坂幸太郎向來以荒誕的手法來處理每一個故事線,於是,他發明了五劈男星野一彥,和大隻女繭美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手和小偷,是娛樂推理作家伊坂幸太郎最愛的人物身份,在新書《瓢蟲》裡,他一次祭出了若干位殺手,在開往東北的新幹線列車上魚貫登場,最讓人瞠目結舌的是,還有一個殺手世家,儘管如此,這些人基於某些細故,有人萬不得以,有人為出任務,甚至,有人要翹家冒險,諸如此類有許多原因,大家萍水相逢了,卻也是一趟別開生面的「死亡旅情推理」。

  本書的初登場,第一號殺手木村雄一出現,已經金盆洗手,是個失敗的丈夫、爸爸,搭上新幹線的理由就是為了復仇,其餘還有「蜜柑+檸檬」水果二人組、七尾、王子慧,那麼,這幾個人組成的一本厚重的故事,究竟和書名有何關連?答案就在七尾的綽號就是「瓢蟲」,殺手的本事雖然了得,但經常時運不濟,以致背負了許多罪愆,那些罪愆就是瓢蟲背上的紅色圈圈,七尾終將背負一生,帶著它們嚐盡人間冷暖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本清張的新書《諸神的狂亂》上市在即,先把積欠已久的《異變街道》一書的心得文完成。《異變街道》是松本清張晚年所發表的一本時代推理長篇小說,主角三浦銀之助聽到朋友鈴木榮吾「死後復活」的消息,讓他一頭霧水,死者不能復生是個定律,說白了就是維持生態平衡的法則,在本書則是增添幾分靈異的色彩,所以,找出真相就是銀之助的任務。

  榮吾素行不良、臭名遠播,最愛流連在花街柳巷之間,銀之助為了這樣的「損友」四處尋訪,所為何來?可能是這樣的設定可以突顯人物性格。然而,推理小說理多的是十惡不赦的壞蛋,一但看多了之後,便是見怪不怪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從東川篤哉的《推理要在晚餐後》在日本書店大獎贏得驚異的成績,尖端出版社和新雨出版社競相爭奪東川篤哉小說這塊大餅,並非他的推理作品藏有令人嘖嘖稱奇的推理技巧,而是他以幽默、戲謔的口吻,征服了許多讀者的心,尤其是,吸引了許多不看推理小說的讀者和女性讀者,我想,對於這一點,這無疑是所有推理作家夢寐以求的事-自己的作品霎時間洛陽紙貴,又,或者,會有些推理作家,抑或推理迷認為東川篤哉以再平凡不過的解謎方式征服廣大讀者,甚至互相咬耳朵以表示不以為然。

  說到東川篤哉作品中一貫的輕鬆筆調,這一點,伊坂幸太郎或許能夠懂得,這兩人同是日本書店大獎的贏家,於是我們可以明白一點,那就是當今的推理小說,從來也能像充滿娛樂、搞笑性質的綜藝節目如出一轍,成為一本膾炙人口的作品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綠郎是一位針炙師,畢業自東洋針灸専科學校,還有針灸師的資格(執照),但,他卻寫出了一本完全與針灸無關的推理小說《完美的蛇頸龍之日》,專門探討植物人與自殺的癥結,不僅讓人在跌破眼鏡,還感到匪夷所思,也許是,作者跳出了他最專業與最熟悉的範疇,在植物人的部分經過一番研究與苦思,才蘊釀了本書。更成為了第9屆「這本推理小說真了不起!」大獎的得主。

  女主角是知名的少女漫畫家和淳美,為了世間唯一的至親-弟弟浩市因自殺未遂成為植物人一事,忙到焦頭爛額,因為,她不僅冀望弟弟能夠甦醒,亦期待找出弟弟自殺的原因,於是在西湘婚迷溝通中心療養的同時,她如斯可以透過SC介面和弟弟做昏迷溝通,很遺憾的是,弟弟老是「醉翁之意不在酒」,總愛耽溺在兒時和姐姐雙雙溺水的海面上的記憶,非但是和死神搏擊,既遙遠且不堪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野圭吾的《假面飯店》,也是他在去年出道成為作家25週年發表的新作之一,包括《麒麟之翼》和《真夏方程式》在內,三本的中譯本均已出版完畢,實在是一大樂事,亦是讀者之幸。

  去年,東野圭吾為集英社出版本書之際,在書中構思了一起連續殺人命案,有三位犧牲者,亦拋出了多個暗號向警方挑釁,不諱言地向警方宣告「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」的快感,不僅如此,兇手還預告了第四次的犯案訊息,地點即將選在一家極是豪華的飯店裡,警方為了阻止命案的發生,派出刑警新田浩介前往喬裝、臥底,和該飯店的飯店人山岸尚美搭檔,他們兩位,曾因工作的理念格格不入一度產生衝突,最後達成共識,那是在於,新田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便要做到維妙維肖,既不失臥底的目的,也要能以假亂真,成為一個敬業的服務業員工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村薰的《街燈》一書,是在春櫻亭圓紫與我系列之外,屬於貝琪小姐系列作第一作,他的直木獎得獎作《鷺與雪》也是該系列作之一。貝琪小姐原名別宮Mitsuko(別宮みつ子),是她那愛好風雅的主人花村英子給她取的綽號,綽號的典故根據伯奈特的小說《小公主》(莎拉公主)而來,這位貝琪小姐是花村家大小姐英子的司機兼保鑣,身懷絕技,讓人咋舌不止。

  然而,偵探和助手是主從關係的並不多見,目前最廣為人知的即是東川篤哉筆下的影山管家,和無能的刑事大小姐寶生麗子就是一例,但,北村薰筆下的人物往往喜愛風雅,飽讀詩書,無論是那個始終不具名的我,或是花村英子,倘若和周遭的人們唇槍舌劍,難免有失高雅的氣質,或貶抑自身的形象。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氛圍,自然也造就了不同的閱讀況味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水真弓是一位剛踏出社會的菜鳥OL,遇到一位有偷窺怪癖的惡鄰居大澤芳男,大澤是個翻譯家,除了愛偷窺,還喜歡酗酒,因此罹患酒精中毒,真弓在201號房賃屋而居,採光良好、窗明几淨,亦缺乏維護隱私的觀念,所以,窗戶開敞的時候,就是危險步步逼近的時候。

  真弓亦是缺乏危機意識,雖然她時時感受到背後或身邊有個灼熱的雙眼對她緊迫盯人,並且和上司有染,於是乎真弓在無形之間把自己漸漸地帶向死亡的胡同裡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藪春彥獎第12屆得獎作品,就是道尾秀介的《龍神之雨》一書,藉由龍是掌管水的神為題,它能懲罰人類,也能洗滌罪惡,還給世界一片澄明,那麼,書中描繪那一些家庭的邊緣人,在單親家庭翻滾,和毫無血緣關係的「父母」相處,究竟存在哪些難題?

  添木田蓮和須佐楓這對兄妹倆,必須要和家暴的繼父添木田睦男相處,溝田圭介和弟弟辰也,則是要和繼母里江同處一個屋簷下,這兩個家庭的孩子們,在繼父母眼裡就是個拖油瓶,唯獨睦男的暴力、卑劣的性格讓蓮和楓退避三舍,甚至他臭名遠播,對孩子們而言,親生父母不在人間,和繼父母朝夕相處,不僅彆扭,還讓他們忐忑不安,乍看之下,他們隱約地期待能夠儘快長大成人,不再和繼父母朝夕相處就是他們最大的願望。

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